文|傅悅婷 

國片《大佛普拉斯》日前上映,是由黃信堯所導演的短片《大佛》的衍生,描寫佛像製作工廠「葛洛伯文創藝術」的夜間警衛菜脯以及摯友肚財,在半夜無聊解乏,偷看老闆啟文的行車紀錄器,意外發現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起初只是想一窺上流社會的人生,藉此暫時擺脫當下窮苦不堪的日子,除了在行車紀錄器裡發現男女纏綿畫面,也因此發現一樁令人怵目驚心的凶殺案,犯案者即是老闆啟文,被害者為他從前所愛的女子葉女士,兩人因此從單純享受情色影片的日子,莫名的被捲入政商勾結、情慾滿溢的無縫謀殺案。

《大佛普拉斯》將故事由小放大,凶殺案的發生並不是故事唯一亮點,整部電影中的每一角色,才是環環相扣的重點。整部片由「廣播劇」的方式呈現,導演黃信堯會在某些時刻來段旁白說明劇情,運用極具台灣味的方式訴說屬於台灣這片土地上所發生的故事,非常有吸引力。

菜脯及肚財在電影中代表台灣底層的平民百姓。(甲上提供)

片中有地位甚高的人士,有擁有權力的高官,仗恃著地位無法被高攀的心態,在地方逐漸壯大。有著看似溫文儒雅卻笑裡藏刀的斯文人,表面上和諧處事,內心卻互相勾心鬥角。有貪婪的議員,絕對權力絕對腐化,如此病態的內心,快速侵蝕單純的人心。有作怪的人及人生尋找不到出口的人們,只能求神拜佛仰賴虔誠信仰的居民。有身世不明的市井小民,將自己妝個整潔,在這骯髒不潔的地方「逛一逛」。角色眾多,但每個人物都像是一則則的短篇故事,最後集結成一部充滿荒誕且帶有被社會現實面壓榨的黑色喜劇。

其中有幾幕片段是令人深刻且具言外之意,第一為工廠老闆啟文在殺害葉女士後,他發現菜脯及肚財一窺行車紀錄器之行徑,便在菜脯當班期間暗示別輕舉妄動。突然間,老闆摘下假髮,「你有看過我沒戴假髮的樣子嗎?」啟文說道,此話暗示菜脯,「我已經發現你們偷窺行車紀錄器之事」,最後他戴上假髮時,接著又說「假髮一天不戴心裡就會不大安心」。如此點出他人前人後不同樣貌,一面是給社會大眾看的體面外表,一面是摘掉假髮後私下醜陋的模樣。

酒池肉林及官商勾結的社會現象,成就《大佛普拉斯》的深遠意義。(甲上提供)

第二為「面會菜」的片段,什麼是面會菜?面會菜是專門給入獄人所吃的,在他們的親人生活繁忙等狀態下,他們將會委託「面會菜」業者送上餐點給入獄人。招牌「面」被毀壞,沒有臉,沒有面,間接暗示著肚財生如隱形人,被人們忽略的存在,孤身一人在世間走跳,肚財死前吃了面會菜,道出身為人最單純的付出,意外的是,肚財在路上慘死街頭的悲劇。

最後,來到最讓人值得深思的片尾。法會上,燈火照亮著大佛,閃閃發亮的祂背後映著沉重的陰影,如同權重位高者對弱勢者的欺壓,接著在法會進行時,大佛內傳來一陣陣的敲打聲。大家一定覺得很不可思議,讓我們把記憶點回播至啟文殺害葉女士的片段,這片段的主要場景即是在大佛面前進行,且在殺人未遂後,啟文將被害人裝進大佛內並囚禁於內。這情況看似匪夷所思,但在這劇情的發展下,極有可能發生,可以因此而揣測。

《大佛普拉斯》是部黑色喜劇,幽默中帶有諷刺,笑話人間卻又能讓人深刻反思,以黑白片呈現,只有在行車紀錄器畫面以彩色呈現上層社會多采多姿的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運用最原始的台灣味說著屬於台灣故事,既殘酷又溫暖,值得一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