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項貽斐

今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焦點影人」萊拉巴卡尼娜,是拉脫維亞的國寶級導演,創作影片包 含紀錄片、電影以及短片,尤其拍紀錄片時更以時間換取獨特的畫面,等待也成為她拍片的一項重要功課。

許多人對於等待總覺得無聊、甚至不耐煩,但萊拉透露,「等待就是我的工作。我很喜歡拍電影,也表示我很喜歡等待,但只喜歡在拍電影時等待,而非在真實生活裡喜歡等巴士、飛機等。」萊拉幽默地表示,「有時被迫要在機場等待,我也會讓自己盡量享受等待的過程、不覺得痛苦,因為等待有時會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我會假裝這和我的電影有關。」

萊拉拍紀錄片的方式,往往是選定一個定點,透過長期蹲點與觀察、以固定攝影機的方式捕捉鏡頭前出現的各種樣貌。儘管看似尋常,但因時間的累積與獨到的觀點,讓萊拉的作品細膩真實且富詩意。

不少人拍紀錄片會為先行研究拍攝的題材、深入了解議題或人物背景,但萊拉卻選擇以不介入的旁觀者角度拍攝。她的作品沒有一部涉及歷史題材,多半都是日常生活,從日常生活中去挖掘一些事情,但這也意味著要花時間。「有時你得在一個地方停留很久、持續等待某些事情發生、人生改變。當感覺到影片已經存在於素材中之後,再開始剪接。雖然拍攝時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我知道生活總是會發生什麼事情。」

由於萊拉拍片總是花許多時間等待,所以每次出門拍片都得做好萬全的準備。「得帶著食物和飲水,還有足夠的保暖配備,尤其拉脫維亞的氣候即使是秋天,到了晚上也是非常冷。」在拍攝紀錄片《夢之地》時,因要等待各種動物入鏡,攝影師得躲在暗處拍攝。有一次為了拍貓頭鷹爸媽帶老鼠餵寶寶,因小貓頭鷹很笨會怕,大貓頭鷹常缺席、有時又不來,所以很不容易拍到,攝影師大概等24小時才拍到畫面,這應該也是她拍片以來等最久的一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