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修傑

2010年智利礦災中,受困地底長達69天的一名礦工以過來人的經驗表示,在等待脫困期間,少年與教練一定要彼此合作,相互打氣,才能度過這場危機。

Omar Reygadas是8年前那場礦災中,逃出生天的33名礦工之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這批泰國少年足球隊的隊員都是青少年,身強體壯,應該可以順利撐過這段時間煎熬,他也建議受困者要正向思考,不要想壞的一面,盡量集中思緒在脫困之後和家人團聚的美好情境,但也不應過度壓抑自己的情緒。

「他們不必因為覺得害怕而感到羞愧,我們受困那時也是怕得要死,常常不自覺落淚,就算是大人也會哭的,」Reygadas說。

2006年在澳洲塔斯馬尼亞一處礦場,受困地底深處14天的2名礦工之一Brant Webb,則是警告受困人員接下來要有迎接「最困難的部分」的心理準備,因為未來還有漫長的等待,就算成功脫困,也得克服心理上可能留下的陰影。

「我們那次逃出來之後,心理上都無法承受社會和人群帶來的壓力,雖然現在已經適應,但他們勢必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Webb說。

心理學家表示,長時間受困者在獲救後,常有做惡夢、失眠、易受驚嚇、注意力渙散等症狀,「有些人的陰暗情緒會隨著時間消失,但某些人會無法抽離,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賓州大學佩雷爾曼醫學院的心理學家Sandy Capaldi說。

當英國潛水員在失聯9天後,終於找到受困的少年足球隊時,據說有隊員詢問潛水員:「今天可以出去嗎?」心理學家分析,當人受困在狹小空間時,往往會沉浸在恐懼、困惑、焦慮、無助和無望的狀態下,而以泰國探鑾洞這批受困人員來說,少年們被找到時原本喜出望外,稍後卻又獲知可能需要好幾天、甚至數月才能脫困,心理上的打擊恐怕又更大。

除了心理調適之外,少年的身體狀況現在也受到巨大考驗。史丹佛大學的野外醫療專家Paul Auerbach認為洞窟環境存在著各種風險,包括缺水、細菌和黴菌,以及毒蛇、蝙蝠等野生動物的威脅。另外氣溫也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溫度直接影響人體的功能運作,若是因為氣溫過低而失溫,或是洞窟裡太熱而體溫過高,都會讓他們病倒,」Auerbach教授說。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