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瑞芬    攝影|攝影組

桃園機場第二航廈C、D區的免稅店委託經營管理契約將於8月底到期,睽違12年後,2區的經營權終於再次招標。國際免稅店大咖老早就相中桃機免稅店的肥美商機、望眼欲穿多年後,這回果然紛紛加入搶標大戰,其中,中資也赫然在列。

全球最大免稅店瑞士商Dufry,同樣來勢洶洶,但翻開這家公司公開在網站上的股權結構,其最大股東是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占20.92%的股份。機場免稅店是國家門面,如果讓中資得標,而且營運期最長可達15年,恐怕非國人所樂見。

桃園機場第二航廈C、D二區的免稅店招標案,上週二(7月24日)截止投件,由於加總每年營業額上看新台幣200億元,商機龐大,估計共9家國內外業者摩拳擦掌,搶奪這2張免稅店的特許執照,土洋大戰戰況激烈,前所未見。

這次加入搶標的全球免稅店龍頭Dufry,最大股東是中資。(東方IC)
這次加入搶標的全球免稅店龍頭Dufry,最大股東是中資。(東方IC)

 

Dufry搶標 有中資疑慮

據了解,全球前5大免稅店中的4大,這回都沒有缺席,其中第一大、在瑞士巴塞爾註冊的Dufry,去年8月經具有官方色彩的中國海航集團收購16.2%股份後,中資就成了這家免稅店龍頭的最大股東,共持股20.92%。

啟人疑竇的是,Dufry公開的最新股權結構,明白標註股東是慈航公益基金會,牽扯出慈航和海航雙方複雜糾葛的關係,也引發歐美二地監管當局的嚴格審查。

環繞著神祕色彩的慈航公益基金會,是這次來搶標的Dufry最大股東。(東方IC)
環繞著神祕色彩的慈航公益基金會,是這次來搶標的Dufry最大股東。(東方IC)

去年七月,位於紐約的慈航公益基金會,因為一樁神祕的股權贈予,而躍上新聞版面。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中國人把中國海航集團近3成的股權轉讓給慈航,然而過程卻疑點重重。

《紐約時報》報導,海航不遺餘力在海外進行收購,2016年是對美投資最多的中國公司,但負債累累、股權混沌不明,美銀美林等華爾街銀行更終止與海航的業務往來。

在收下股權捐贈後,分別在海南島與紐約設有分部的慈航公益基金會,一共持有海航集團52.25%的股份,也就是海航的實際控制人。

 

九業者競爭 土洋戰激烈

或許,環繞慈航基金會的謎團不至於影響Dufry免稅店的經營,但如同采盟集團董事長古素琴先前接受外媒訪問所說:「桃園國際機場是國家的門面,旅客對一個國家的第一印象就從機場開始。」

身為國家門面,若免稅店經營權讓中資色彩鮮明的免稅店奪走,國人心理上難免觀感不佳。

依照合約,桃機免稅店的經營者還必須投資公共服務,並維護管制區內的設施。
依照合約,桃機免稅店的經營者還必須投資公共服務,並維護管制區內的設施。

據了解,這次桃機的免稅店標案,國內外共有9家業者投標(C區7家、D區9家,可重複遞件,但僅可得1標),有獨資競標,也有土洋結盟,爭取12年的營運期,若績效良好,還可續約3年,因此最長得經營15年。

這九家業者除了尋求續約的采盟與昇恆昌,還包括與DFS結盟的微風廣場、漢神百貨、豐陽貿易、南仁湖,以及Dufry、韓商樂天(Lotte Duty Free)和新羅(The Shilla Duty Free)等9家。

據全球旅遊零售獨立媒體《The Moodie Davitt Report》7月底最新出爐的調查,Dufry連續3年蟬聯全球最大免稅店的霸主地位,第2名是樂天,其餘依序為法商拉加代爾( Lagardère Travel Retail)、DFS與新羅。

香港機場的新羅免稅店。新羅是三星集團子公 司,經營的免稅店被戲稱為「三星一條街」。(東方IC)
香港機場的新羅免稅店。新羅是三星集團子公 司,經營的免稅店被戲稱為「三星一條街」。(東方IC)

 

韓商免稅店 留毀約紀錄

幾家國際巨頭中,除了Dufry有中資疑慮,韓商樂天和新羅在征戰全球免稅店的過程中,也各自爆發過爭議。

全球第二大免稅店樂天,正極力尋求在南韓之外擴張版圖,藉此挹注集團營收成長,這回也大動作搶標,還特地在台灣設立辦公室,積極爭取桃機第二航廈的經營權。然而,樂天今年才寫下毀約的紀錄。

根據《The Moodie Davitt Report》報導,去年初,南韓同意美軍在境內部署終端高空防衛系統薩德(THAAD),中國在盛怒下,祭出禁韓令報復,禁止陸客赴韓旅遊,重創樂天等零售業者,樂天的仁川機場免稅店第二季虧損297億韓圜(約合新台幣8.8億元),是2003年SARS危機以來首季出現虧損。

樂天是在2015年拿下仁川機場第一航站免稅店5年的經營權,涵蓋香水化妝品、菸酒和精品店,當時,樂天樂觀地預估免稅店業績將大幅成長,因而和機場簽訂了高昂的租約。但面對飛來的橫禍,不但生意慘淡,租金又居高不下,樂天不堪沉重負擔,去年9月要求仁川機場調降租金,雙方經過數月協商仍未達成共識,樂天最後在今年2月宣布關閉部分分店,販售菸酒的店面則繼續營運。

樂天集團一家免稅店,在中國祭出禁韓令之前,店裡滿是中國旅客。(東方IC)
樂天集團一家免稅店,在中國祭出禁韓令之前,店裡滿是中國旅客。(東方IC)

除此之外,樂天2013年贏得關島機場的標案,但因為涉嫌違反關島的招標法律,而遭DFS提出控告。纏訟多年後,今年2月法院判DFS勝訴,樂天卻遲遲不撤櫃,延宕至今。

另一家韓商新羅,也曾留下不履約的紀錄。2014年,新羅成功標下馬來西亞機場美容類免稅商品的營運權,後來卻因為顧慮特許經營權並未給予新羅獨家販售權,而決定退出標案。但馬來西亞機場公司強調,這紙合約未提供獨家販售權,是一開始就清楚表明的。

此外,新羅是三星集團子公司,新羅經營的免稅店常鋪滿大量韓貨,有「三星一條街」的稱號。

全球前5大免稅店中第4大的DFS集團,在1997年之前,一直由多禮公司代理,壟斷桃機免稅店經營權,直到2005年,才由本土精品業者昇恆昌取得第一航廈的免稅店經營權。

 

DFS想返台 企圖改規則

2003年SARS疫情衝擊,導致二航廈機場提貨區業績不佳,DFS因此毀約,並陸續退出台灣各大小機場的免稅店經營,無異於放棄台灣市場。

在2008年藍營執政後,陸客來台觀光人次持續創新高,DFS看準商機想重回台灣市場,便委託知名律師陳長文當「顧問」,協助DFS開設市區免稅店。依照規定,市區免稅店必須先在機場內設提貨區,才能申請設立。

目前桃園機場第二航站免稅店C區和D區分別由昇恆昌和采盟經營,營運期到8月底截止。(東方IC)
目前桃園機場第二航站免稅店C區和D區分別由昇恆昌和采盟經營,營運期到8月底截止。(東方IC)

然而,當時昇恆昌已經握有桃機免稅店的經營權,而且根據昇恆昌與交通部合約,經營模式採全由一家統包經營的模式,其他業者不得進入,陳長文在找當時交通部長毛治國等人疏通,企圖修改規則不成後,大動作投書媒體,批評公務員心態保守,整起爭議最後不了了之。

去年,桃機兩航廈總計有超過4000萬人次旅客量,今年更有機會上看5000萬人次,即使近幾年來陸客減少,桃機的旅客量不減反增,加上比起其他國際機場,桃機的免稅店權利金相對低廉,讓業者認為商機無限。

機場是國家的門面,倘若被中資拿走免稅店經營權,恐怕觀感不佳。
機場是國家的門面,倘若被中資拿走免稅店經營權,恐怕觀感不佳。

 

桃機ROT 廠商投資大

然而,桃機的經營管理合約與一般國際合約不同,在於桃機是採ROT(整建、營運、移轉)模式辦理,得標廠商在前3年內,必須分別投資公共服務6億至7億元,還需負責維護管制區內的設施。約期可達15年,就是希望藉此可以讓廠商回收投資成本,維持正常的營運與獲利。機場公司審查之後,預計8月7日開標,倘若由中資或是紀錄不佳的外資得標,台灣的門面被外人把持,恐怕非國人樂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