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瑞芬    影音|林恒光

費爾今年稍早再度來台灣,是應埔里新故鄉基金會之邀,至桃米紙教堂擔任駐村藝術家,他說,當年他曾在日記中寫下幾個欲完成的心願,在埔里辦展覽是其中一個,這個願望,如今也達成了。

費爾結束了駐村藝術家的工作後,在桃米紙教堂辦了 《 童心未泯 》 展覽,展示他幾個月內和大小朋友的創作。

展品中有一個黏土捏製的半身像,《七秒鐘的微笑》,是費爾特地從紐西蘭帶來的。

「它非常重,我一路從家裡帶來台灣,因為我要把這個帶回埔里,這是一個微笑的農夫,七秒鐘美好的笑容,當時那個微笑讓我重新振作,我永遠也忘不了。這雕像從1999年就陪著我,如今,該是讓它回家的時候了。」

1998年,費爾第一次來台灣尋找失蹤的兒子魯本,有一天在埔里,清晨時分他在田間小徑散步,迎面來了一位騎著車的老先生,臉上綻放著一個微笑。兩人交錯不過短短幾秒,卻讓費爾低盪的心情豁然開朗。

我懂了,笑,是最簡單的語言。別人覺得能親近你,才能幫你,老先生和阿公一定也有煩惱的事,但笑著又何妨?笑著,可以寬恕不屬於我們可以插嘴的命運。
摘錄自《眠月之山》

費爾解釋,因為怕託運會弄壞,他只能帶著雕像上飛機,十幾個小時航程中 ,完全不敢闔眼,一路小心呵護。他忍不住和我們分享搭機過境泰國時的一段趣事。

「在曼谷通關時,有三個男子坐在X光機前面,我看到他們臉上驚愕的表情,我彎身看著他們,他們似乎以為我砍下了誰的頭。」接著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

20年前,費爾最悲傷之際在埔里巧遇一位老農,教會了他如何重新微笑,激發他捏製這尊陶雕,名稱就叫《七秒鐘的微笑》。
20年前,費爾最悲傷之際在埔里巧遇一位老農,教會了他如何重新微笑,激發他捏製這尊陶雕,名稱就叫《七秒鐘的微笑》。

這次來台灣,費爾說正巧了卻了他一樁心願,就是在埔里辦一個展覽,藉此回饋當初在他最悲傷時,教會他重新微笑的埔里鄉親和其他台灣友人。

「我來埔里的原因,是希望能有機會辦一個藝術展,和年輕人、老人以及心智障礙人士一起。」

費爾和日月潭德化國小學生一起進行陶藝創作。(新故鄉文教基金會提供)
費爾和日月潭德化國小學生一起進行陶藝創作。(新故鄉文教基金會提供)
費爾也應邀至炫寬愛心教養家園,教大家畫圖。(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費爾也應邀至炫寬愛心教養家園,教大家畫圖。(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費爾擔任紙教堂駐村藝術家的幾個月內,應邀到埔里長照教學中心、桃源國小、炫寬愛心教養家園等機構,和大家一起創作。

費爾說,靈感稍縱即逝,他畫畫或捏陶總是迅速而隨興。在和埔里的老老少少一起創作時,他通常只花五分鐘示範基本原則,接著就讓大家自由發揮。

桃米長青繪畫班的巫桂鶯高齡93,費爾非常愛戴這位善良慈祥的老人家。(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桃米長青繪畫班的巫桂鶯高齡93,費爾非常愛戴這位善良慈祥的老人家。(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桃米長青繪畫班高齡93的巫桂鶯,是費爾這趟台灣行又一次美好的相遇。她的慈祥、善良讓費爾深深折服,也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

展覽開幕前,費爾在他的房間先為我們介紹他的作品,不少是他用回收的鐵絲和衣架,即興折出在桃米到處可見的蝴蝶,其中有一件作品特別引起我們的注意,除了有明顯的青天白日國旗,正中央正是巫媽媽巫桂鶯的照片。

「所有材料都是回收的,台灣國旗在空中飄揚,中間有一顆心,對我來說,她代表了我在埔里見證的所有美好事物。埔里女子的美是出了名的,但美麗不只是皮相,是很深的東西,你看看這張臉,多美的一張臉!」

費爾用回收的鐵絲折出桃米到處可見的蝴蝶。
費爾用回收的鐵絲折出桃米到處可見的蝴蝶。

展覽開幕當天,費爾致詞時再度紅了眼眶,他說,「這是我能回饋的最好方式,感謝我在台灣獲得的溫暖人情,但整個過程也非常愉快,大家都很歡樂,總是充滿了笑聲。」

不留遺憾地,費爾回紐西蘭了,但台灣早已是他第二個家;很快地,他會再回來看看長眠阿里山的兒子,再見見老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