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9.08.12 06:41

【六四最後的秘密(一)】六四最機密文件流出:三十年後,他們又怕了?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發行最新六四歷史檔案《最後的秘密》(網路截圖:新世紀出版社)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發行最新六四歷史檔案《最後的秘密》(網路截圖:新世紀出版社)

香港由反送中條例所引發的街頭抗爭遍地開花,如今港府進退兩難,北京中央最後會如何收場引發各種揣測。甚至有人憂心三十年前六四天安門的血腥場面會再次重演。

今年五月底,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了《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六四」結論文檔》,揭露當時中共出兵鎮壓的權力鬥爭內幕。這些珍貴檔案資料或可一窺中共政權權力架構與決策思維。

曾因報導法輪功受中共迫害而獲普立茲獎的美籍作家張彥(Ian Johnson)最近在《紐約書評》,專文介紹了這本揭露當年中共權力內幕的重要文獻。

張彥在導言中,首先提到了今年初北京清華大學的法學院教授許章潤被停職接受調查的事件。

許章潤被消音讓學術界人人自危。不過這樣的結果不致太意外,許章潤過去一兩年來發表文章,警告中國「文革捲土重來」、「極權政治全面回歸」,並提出立即停止個人崇拜等建議。

不過張彥認為值得注意的是,仍有不少知名的人士繼續公開發表文章、請願信公開聲援。其中聲援的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

於是,今年春天/ 他們又怕了。
柳建樹,中國獨立音樂人

「春天」自然指的是三十年前的春天那場以和平開頭、以血腥收場的六四事件,迄今仍是中共政治史上最醜惡的一頁。

不過,今年是中國的「敏感年」,除了「六四」三十週年,還包括中共「建政」的七十週年,以及以「民主」和「科學」為標竿的五四運動一百週年。所有具備一定政治敏感度的人似乎都該閉緊嘴巴,不要說就沒事了。為什麼這些人還是要挺身發言?

張彥說,對中共這樣的極權政權,歷史就是力量,因為他們的體制的正當性是透過神話建立。

在中共的建國神話裡,中國過去的現代化努力皆以失敗告終,唯有中國共產黨把中國帶向未來。這樣的歷史中國人從小透過教科書、電影、電視、報紙深植入腦。歷史的真相難以完全掩蓋,但極權政府能把它從絕大部分民眾的生活中消除掉,避免它成為立即的政權威脅。

而五月底在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的《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六四」結論文檔》是對還原歷史真相的努力。

這本書的內容是六四屠殺事件後,中共核心的三十位領導的會議紀錄。這場官方名為十三屆四中全會的會議由中共實際領導人鄧小平召開,會議的兩大重點一是要求黨內幹部回溯性地為他決定以武力對付示威者決策背書,還有開除反對鎮壓的總書記趙紫陽。

幾天後,這些官員輸誠的宣示被大聲讀出並列印成冊,分發給另一場會議中五百名黨代表們「研讀」,換句話說,要把它內化成共產黨內部對這起事件官方本的「真相」。

會議之後,這些文件都列為「最機密」等級。

三十年之後這個「最機密」文件在香港流出。新世紀出版社的發行人鮑樸(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用這些檔案來解釋共黨內部的運作。

張彥提到,這本書名為「最後的秘密」,一方面是因為它是中共當年對六四事件「最後」敲板定案的說法。所有官員不論層級高低,不論本身看法或親身見證如何,最後被調整口徑一致的說法。它同時也是個「最後的秘密」因為它揭露了中共政治運作的方式:它是最終必須定於一尊的獨裁政權,需要不時透過清算整肅以及效忠於「領導版的真相」來達成。因此張彥認為,這本書可以看成是中共如何維持政權、以及如今的領導高層如何運作的案例研究。

張彥說《最後的秘密》和一般六四歷史翻案書籍最大不同之處在於,大部分六四的歷史書籍多半強調驚人的現場照片和示威者描述的親歷經驗。它們或強調屠殺的細節,軍隊如何部署,以及罹難者的人數。但是,如《最後的秘密》裡署名吳禹論的編者提到,在六四之後幾個星期發生的事也同樣重要。唯有透過窺見幕後權力的運作,我們才有機會理解「夢想、希望、和數百萬人們的生活」是如何在一夕間改變。

參考資料: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Chinafile

更新時間|2019.08.11 11: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