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1.13 06:28

【小黨風雲錄8】參選初體驗 鄧惠文高人氣未轉換為選票 綠黨(下)

文|陳函謙    攝影|鄒保祥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鄧惠文自承四年前就想出來參選,但因當時女兒尚未離母乳,她於是決定不選。
鄧惠文自承四年前就想出來參選,但因當時女兒尚未離母乳,她於是決定不選。

綠黨本次推出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前3名為精神科醫師鄧惠文、環保聯盟前會長高成炎及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其中最受矚目者為鄧惠文,她長期耕耘兩性議題及心理成長,療癒形象和明星光環雖為綠黨打開知名度,但不敵民進黨操作反韓情緒及亡國感,最終選票仍集中民進黨,綠黨仍未突破3%門檻。

過去綠黨不受媒體關注,鄧惠文列入不分區名單後,各界邀訪大增。掃街拜票時,鄧的粉絲排成長龍等待合影,人氣強強滾,使綠黨上下士氣大振,寄望藉鄧的高知名度,協助綠黨突破3%補助門檻。

然而鄧惠文遲至選前最後二週,才開始抽空安排掃街拜票行程,宣傳起步晚,加上對媒體戒心高,採訪時態度保留,亦不習慣政論性節目的調性及節奏,雖拜票受到粉絲歡迎,最終仍不敵民進黨告急吸票策略,綠黨並未催出期望中的選票數量。

選後,鄧惠文未再受訪,僅透過臉書簡短致謝:「感謝每一位把票投給我們的朋友!雖然這次未過立委席次的門檻,繼續作為在野小黨,我們仍會堅持理想,努力前行,作為自由、平等、開放與多元價值的倡議者。祝福!」

 

揮手不如握手

本刊記者於選前一週,隨鄧惠文及綠黨在台北、台中和台南掃街拜票,觀察鄧與選民互動情形。就像舉辦粉絲見面會,許多路人一見鄧惠文便驚喜雀躍,排隊等候合影。如此盛況,在綠黨的參選歷史上前所未見,黨工們對選情抱樂觀態度,不料結果不如預期,許多年輕黨工都忍不住哭了。

首度參選,鄧惠文從她熟悉的醫院、工作坊、網路媒體及電視攝影棚中走出來面對選民;首先,握手擁抱這種事就令人為難:「作為醫師,應該要宣導不握手,尤其最近又傳出疫病。」有選擇的話,她寧願對路人小幅度揮手,「如果人家沒有伸出手,我也不會勉強。」

又比如,過去鄧惠文重視規律及效率:「我是一個定時睡、定時起床、定時運動、定時三餐,還有定時做心靈自我分析。定時作息,知道自己保持在最好的狀態,我覺得這是一個成功的人必備的條件。」不料從政竟要從早到晚排滿行程,午餐、晚餐都無法準時吃,更別指望黨工留心準備她慣飲用的不冰的某法國進口礦泉水:「參選後,我想要推動大家好好吃午餐,避免胃潰瘍跟胃食道逆流。」

又比如,參選受訪得面對記者詢問各種公私問題,不勝其煩,包括投入選舉是否得到家人支持?如何兼顧家庭和工作?「你會好奇一個女性候選人如何當媽,你有沒有同等的好奇一個男性候選人怎麼當爸爸?為什麼參選需要得到家人的同意和支持?從成年之後,我就沒有期待要得到誰的贊成,我才能做一件事情。」

鄧惠文拜票常被簇擁合照,如同巨星與粉絲見面會。
鄧惠文拜票常被簇擁合照,如同巨星與粉絲見面會。

然而呂秀蓮、蔡英文或陳菊等晉身權力核心的女性政治人物,正巧都未婚不生,女性從政想兼顧感情婚姻家庭,似乎仍較男性受限?她否認:「您講的那種現象,應該是100年前的事,我呼籲大家停止這樣的刻板印象,應該要去看到更多女性如何在家庭和事業當中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現。大家要勇敢地相信,其實女人在工作上沒有任何比男人受限的地方。」

問題是,已婚婦女確實常左支右絀,育嬰假在職場上,常常是看得到吃不到?鄧惠文的耐性顯然被我這些簡直不是問題卻夾纏不休的問題耗光了,她按捺著反問我是否和她活在平行時空?「如果您還認為女性在工作上需要受到那些壓抑,請走出來看看,我,我周邊的女性,大家都好好的用到育嬰假,大家都會去爭取在工作和育兒雙邊的權利,我有很多同事朋友,是太太繼續在工作,先生請育嬰假,而且請蠻長的。」

她連珠炮教導我如何爭取女性應有的權益:「如果你也嚮往這樣的世界,就從自己試試看,好好地跟伴侶溝通。如果你的公司有違法做法,不讓你享受已經制定的法律,你可以挺身而出去檢舉他,我們都會支援你的。」她認為媒體一再報導女性在職場上遭不平等對待,將造成女性更不敢請育嬰假,女性主義的媒體研究對此批評甚多,希望媒體多報導「鄧惠文醫師周圍所有的同事都很享受育嬰假」之正面榜樣,讓女性不願意再受委屈。

我忽然語塞。夜色中,她頭也不回的趕往下一個拜票行程,我目送那美麗優雅的背影上了計程車,識趣地結束了繼續隨她掃街的計畫。回到家,我打開筆電閱讀之前所做的專訪逐字稿,鄧惠文在那一小時的採訪中,一度做了感性陳述:「為什麼我們還是會選擇在家裡兩年、三年、四年,我為什麼還是覺得有需要在家?你也可以選擇不要,我當初也在家裡(育嬰)兩年,為什麼會做這個選擇?職場上有什麼?為什麼會某種程度上放棄我們的職場?」這或許是平行時空中的另一個鄧惠文所發出的疑問吧。

 

偶包在身防衛心強

初入政壇,鄧惠文偶像包袱沉重,連泡麵也不願在我們面前吃,不肯讓自己出一點差錯。拍照時耐心十足,配合攝影指令,務求呈現完美之形象。身為心理醫師,鄧惠文特別注意清理自己的心靈空間,掃街那夜,到了吃飯時間,一位女性粉絲隨黨工及鄧一起步入飲食店,鄧惠文坐下後,嚴肅直視對方:「現在是我的吃飯時間。」乾淨俐落,直接了當,離她2公尺遠的粉絲忙再退後:「您吃您吃,我沒有要打擾的意思。」雖然5分鐘前她才對著鏡頭與這位粉絲熱情擁抱寒暄,但此刻她需要與人保持距離,避免被侵擾。

鄧惠文理性上理解,從政不像過去在電視上扮演療癒角色,任何主張或政策都有反對者,但提及不理性網友在臉書上不斷留言謾罵,她優雅美麗的臉龐出現了螢光幕上未曾見過的惱怒表情。王浩宇回應:「我刪掉留言了。」鄧惠文餘怒未消,向來溫婉平和的語調跟著拉高:「她自稱是我的病患,我是病患零負評的耶!她說在某某醫院看過我的診,我根本沒有在那裡工作過,她根本不是我的病患,我回應她說如果拿不出證據,我要告她!」

我好奇詢問留言內容,王浩宇還來不及回答就遭鄧打斷:「不要和記者說那麼多了!再說下去,記者就會扭曲報導,到時候就變成我被病患攻擊…。她根本不是我的病患好嗎?我要告她。」

一瞬間在場眾人都愣住了。原來是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前一日接受外媒採訪失言,火速辭去蔡辦發言人職務以止血。鄧惠文對林充滿同情:「你不覺得林靜儀真是倒了八輩子楣嗎?遇到那種記者,那個記者問話方式真的讓人抓狂,人家跟他講那樣,他就把你歪曲,講一個完全不是的事情,再來逼你回答,用自己的話去套,好可惡喔!」

同是女醫師從政,她為林靜儀抱不平:「林靜儀應該很不爽吧,遇到這種事情,她已經很盡力在回答了。」彷彿也投射了鄧惠文自己的心情。政治這麼險惡這麼髒,面對眼前不知是否會歪曲事實混淆視聽的記者,我相信,鄧惠文真的盡力了。

更新時間|2020.01.13 16:3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