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3.07 13:48

鬼片編劇午夜12點以前停筆 怕心魔作祟

【校園恐怖傳說番外篇】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女鬼橋》有許多恐怖的夜戲,但監製兼編劇郝柏翔覺得在現場不會怕,反而寫劇本時常覺得恐怖。(張耿銘提供)
《女鬼橋》有許多恐怖的夜戲,但監製兼編劇郝柏翔覺得在現場不會怕,反而寫劇本時常覺得恐怖。(張耿銘提供)

恐怖片讓觀眾嚇到心裡發毛,但編寫恐怖片的過程中,編劇往往因滿腦子都是可怕的畫面,到了晚上,很容易疑神疑鬼,受到另類的「職業傷害」。

恐怖片《粽邪》《女鬼橋》編劇張耿銘雖然因為工作關係,接觸許多靈異素材,但他坦言,自己很怕鬼。為了鬼片的劇本,他常常會一個人在家裡的房間、或是公司寫稿,「有時在公司寫,一寫寫到晚上,大家都下班了,就會開始覺得很恐怖。忽然聽到有聲音,結果仔細看,原來是有人回公司,因為自己嚇自己,還是趕快回家。」

張耿銘說,「寫恐怖片劇本期間總是會陷入那種情境,後來為避免胡思亂想,就規定自己晚上12點以後不再寫,在之前把劇本告一段落,要送給其他人修改的內容也盡量在12點前送出,把壓力傳送給他們。但即使如此還是一樣覺得可怕,因為剛才滿腦子想鬼會從哪裡來,所以躺在床上,窗簾飄動,也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常常那一整個月都處於這種情況。」

張耿銘(左)、郝柏翔認為編劇往往因滿腦子都是可怕的畫面,晚上容易疑神疑鬼。
張耿銘(左)、郝柏翔認為編劇往往因滿腦子都是可怕的畫面,晚上容易疑神疑鬼。

《女鬼橋》的監製兼編劇郝柏翔也坦言:「我覺得寫劇本比拍片時恐怖,因為拍片的時候人很多,但寫劇本時是你自己一個人。我常一個人在公司寫劇本,半夜時,《紅衣小女孩》的海報就貼在門口,上個廁所也覺得滿恐怖。」

郝柏翔雖然認為拍片時因為之前已經做了很多功課、劇本看到麻痺,所以不太會怕,但有時還是會覺得怪怪的,會身體不舒服。在拍《女鬼橋》時,他除了有宗教顧問龍哥的符咒保平安,他的阿姨還因為擔心,帶他去收驚收3次。至於在配音與調色時,也有很多機器讓技術人員覺得「特別調皮,不乖」,常要重做2、3次才能成功。

更新時間|2020.03.06 15: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