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耶誕老人改造成地表最強殺人凶器 《暴戾夜》導演湯米維爾柯拉專訪

文|翁健偉
耶誕老人本來只是來送禮物的,但既然這家人有難,就乾脆開幹了。(UIP提供)

來自挪威的導演湯米維爾柯拉(Tommy Wirkola)始終是惡搞各種題材的電影高手,過去他在挪威拍的兩部《死雪禁地》(Dead Snow)曾在金馬奇幻影展轟動一時,觀眾都想說這導演是吃了什麼藥,可以永無止盡狂噴血漿,又讓人笑到不行。現在他的的惡搞本事升級了,《暴戾夜》(Violent Night)直接讓耶誕老人開殺,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

湯米維爾柯拉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某人在看完《暴戾夜》後跟他建議,「這部片的耶誕老人應該可以去參加《真人快打》的生死格鬥,把其他人都幹掉。」他聽了就說,「我覺得很棒啊,我想看耶誕老人變身電玩主角去幹掉其他玩家!」

等一下,當然耶誕老人沒有要去電玩打擂臺,我們談的是《暴戾夜》,快點把主題拉回來!湯米維爾柯拉解釋為何自己拍的戲,總是混合各種類型,「我個人一直喜歡那種混合多種類型的電影,讓人又哭又笑、也讓觀眾大感出其不意的。對於這部片,我想應該還是以耶誕電影的角度切入,所以全部的那些瘋狂橋段、動作、還有幽默的核心,都是為了要探索耶誕老人跟小女孩之間的那種情誼,透過劇情展現出來。我想只要這個重點維持住,其他部分怎麼瘋狂都無所謂,我很堅持這想法。」

所謂其他部分怎麼瘋狂,的確是有夠狂,而且也跟他過去的電影一樣,充滿各種黑色幽默,他說:「老實說,我們也一路跟其他耶誕電影,像是《小鬼當家》致敬。我們從其他著名的耶誕電影找到很多場景,在這部片重現,應該可以讓觀眾看的開心,大家可以邊看邊找彩蛋。」

關於彩蛋呢,當然要請觀眾自己進戲院去找,但湯米可以先給我們一些提示,「當然囉,這部片最大的靈感就是《終極警探》,編劇幾乎是以這部片的架構、節奏來寫《暴戾夜》。對我來說,從小到大過程我很喜歡《終極警探》,還有比爾墨瑞主演的《回到過去》,當然還有《聖誕假期又瘋狂》,所以才把這部片女主角貝佛莉狄安姬洛(Beverly D’Angelo)請回來加入演出。」

對他來說,各種動作打鬥場面、溫馨的耶誕場景,都不是難事,湯米維爾柯拉說最難的就是維持整部片的調性,不要離耶誕電影太遠,另外一個就是外景戲,「我是從挪威來的,挪威的北方,我們都說那裡很冷,冷到不行。但製片找到居然比我老家更老的地方來拍戲,就是加拿大的溫尼伯(Winniepeg)。那地方真的有夠冷,隨便都是攝氏零下30度的冷風襲來,加上我們得拍夜戲,還要動作場面加特技。

所以工作人員跟演員都為此變得很煩躁,因為冷到你只想跑回室內!在這樣寒冷氣候下,還要在戶外拍攝打鬥場景,真的很逼人!」

就在全部工作人員都冷到靠北的時候,湯米本人卻是唯一不怕冷,「我覺得這樣的氣候對我沒差,因為那是真正的雪、樹,還有當置身那樣的環境中拍戲,真的非常身歷其境,這不是什麼電腦特效可以辦到的。包括演員呼吸時吐出的煙,那是真的,不是電腦特效。」

《暴戾夜》的演員約翰李古查摩(左起)、大衛哈伯、導演湯米維爾柯拉。(UIP提供)

《暴戾夜》的耶誕老人化身功夫高手,打得過癮,湯米說這點子看似很瘋狂,但過程並不是胡搞瞎搞,「如何一層層揭開耶誕老人的過往是非常重要的,電影一開始看到的他是很典型的耶誕老人,白髮、紅大衣、配上鬍子等等。然後我們討論到該怎麼揭開他的其他面目?他的本我?如何在劇情中讓他順理成章大打出手,他又如何受到打擊,又如何找到自己。我們不要很快就讓他變成超級英雄,而是慢慢地、漸進地顯露出來。我們的確真的有讓他慢慢打起來,前幾場打鬥的重點是讓他找回自己的身手。我喜歡這樣的電影,就是英雄要花一點時間才能找到自己的使命,讓觀眾慢慢覺得,這傢伙真的很強。」

「我想最重要的是,耶誕老人只想跟糜鹿一起送禮物,但是隨著故事發展,才知道原來並不光只是送禮這麼簡單,而是散播耶誕節的歡樂精神,這才是他的任務、他的人生。」

但是耶誕老人都能拳打腳踢了,為什麼沒有耶誕老太太也出場呢。他解釋在原始劇本當中,耶誕老太太的確出現了,緊要關頭拯救了大家,但是因為預算的關係沒辦法拍,「有一幕是她駕著糜鹿雪橇飛上天,跟直升機展開空中追逐,但真的實在花太多錢、無法負擔,只能說放棄。當時也想過很多方法,像是用各種攝影角度交代她的存在,但都不行。希望這部片運氣不錯,我們就有機會拍續集,可以有更盛大的動作場面,好好介紹耶誕老太太!」等一下,這是真的嗎?續集要出動耶誕老人跟耶誕老太太,組成雙打?!這麼狂的點子光聽就熱血沸騰啦!

更新時間|2022.11.30 05:1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