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台商到大陸「橫著走」,最高領導的黨書記親自接待,沿途公安警車開道,大片的農地隨意挑,便宜租,招工公告一貼,工廠門口大排長龍,所有障礙都有人幫台商老闆排除,一切好說。大台商,到北京隨時見得到國家領導,小台商在鄉鎮,書記隨傳隨到。

那個美好的舊日時光早已遠離,最近爆發的「新疆棉」事件更是震撼,連投資百億美元的跨國企業都照樣被拿來火烤祭旗,首當其衝的H&M總部在瑞典,「陪烤」的還有美國NIKE、德國Adidas、日本的無印良品、英國的BURBERRY,都是各國的龍頭企業,「政治正確」凌駕投資法規。至於台商,早在3年前川普開打中美貿易戰時就已經烤熟了,這次不抓台商老闆,找了華安基金的台籍經理人套上「台獨」的帽子,逼走他們,把位子讓出來給本地人。

其實,在美國的中資企業同樣面臨遭趕盡殺絕的困境,中興、華為早就無法在美國立足,美國國防部黑名單上的中資企業越來越多,3月底總統拜登確認貫徹《外國企業問責法》,帳目不清、在紐約證交所與NASDAQ上市的176家中概股,都可能必須下市,死抱中概股的投資大師Bill Hwang因此被迫斷頭,一夕賠光100多億美元。

帝王對商人的態度永遠沒有改變,猶太人千年來不斷反覆的悲情是最佳象徵。13世紀末的法國商業興盛,法皇腓力四世誓言奪回英國人在法國的領土,漫長的戰爭雖然把英國人趕回海峽對岸,法皇卻因此欠下巨額債務,最後索性找個理由,將債主猶太人全數逐出法國,充公猶太人的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