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台北市政府又出包了。柯市長從政以來,一直說著一嘴好政治,公平正義、公開透明,垃圾不分藍綠等話術響徹雲霄,不過,實際做出來的事情卻往往令人搖頭嘆息。從大巨蛋的處理、台灣民眾黨的寄生國會,一路到這幾天的「好心肝」偷打疫苗事件,柯文哲的從政歷程,就是一個內捲自爆的過程。

然而,柯文哲特殊的地方在於,很少人能像他這樣,即使被抓包,依然能夠義正詞嚴地幫自己說話。比如說,好心肝事件後,柯文哲把這次做錯事推給疫苗數量不夠,推給人性。他說,「想打疫苗、想搶疫苗,都是出自於人性,如果疫苗足夠,台灣怎麼會有疫苗特權階級?」

柯市長這些話看起來是對的,不過,卻經不起進一步的理性思考。政治存在的目的,不就是要避免社會陷入每個人用卑劣的人性相互鬥爭,怎麼會自己做不好反而推給人性呢?從這件事情上頭,我們可以推論,柯文哲已經忘了政治人物應該鼓勵善良的人性。他已經棄守這項任務,甚至,他巴不得世界更糟,人性更卑劣,好讓他從這個糟糕的世界中獲取政治利益。

其實,台灣每天都有善良的人性在發光,比如說,暴露在疫情高度的風險中,仍然堅持崗位,不放棄任何一位病患的醫護人員,他們每一個人散發出來的都是人性的光輝。不過,很遺憾地,我們從來不曾看到柯市長代表這些價值。在台灣的政壇上,他正在代表這個社會上作弊的人,而且是那些作弊還沒被抓到的人,他引以為樂,他頗為自豪,他的投機性格正帶領他的支持者一起歌頌卑劣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