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塔利班上週重新取得政權。他們取得政權的方式並非透過民主選舉,而是靠槍桿子。這樣的結果也許早在預期之中,只不過,大家沒料到阿富汗政府軍及美國20年來建立的制度竟如此不堪一擊。

2001年,美國以反恐為由,在小布希總統任內出兵阿富汗,20年來,美國政府出錢出力,協助阿富汗建立現代軍隊,引進民主體系與資本主義,其目的無非帶有現實主義的考量,他們希望能改變阿富汗,至少讓阿富汗不再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基地跟溫床。這20年來,很多專家學者都已指出,美國改造阿富汗的計畫注定會失敗。歐巴馬總統知道,但找不出符合美國形象的撤軍理由。繼任的川普則沒有這個顧慮,他的一句「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就解除了過去所有意識形態上的包袱。美國撤軍阿富汗,已經成為美國社會及政壇的共識,大部分的美國人認為,美國子弟被派駐在遙遠的阿富汗是件詭異的事。

就這樣,事情一步一步走向絕境。美國人不知道自己在那裡幹嘛,阿富汗人也質疑美國人在他們國家幹嘛。塔利班並沒有因為美國的存在而消失,他們在阿富汗的各個角落等待時機。當美國撤軍已成為既定事實時,他們班師回朝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這是一場悲劇,不只是對美國的戰略思維而言,對整個阿富汗的民主、人權、經濟、性別平等來說都是一場悲劇。阿富汗用他們自身的悲劇告訴世人,民主這玩意兒不可能移植,即便有外來的制度跟保護,如果自身的社會與文化無法與時俱進,民主就是空的,保護也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