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還是李登輝做總統,他會怎麼打「高端疫苗」這場戰役呢?

雖然台灣大多數人還是不信任高端,但是從學理與實證上,高端疫苗都是令人安心的好疫苗。到8月25日為止,超過35萬人打了高端,一如預期,幾乎沒有副作用,「不良事件」27例(10萬分之7),遠低於莫德納1,084例(10分之29)與AZ的4,802例(10萬分之74);台灣打AZ有543人死亡(10萬分之8.4),打莫德納死亡124人(10萬分之3.2),而高端僅有4人(10萬分之1)。

COVID疫苗雖然是科學,本質卻有濃厚的政治色彩,莫德納、BNT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前,只是籍籍無名、連年虧損的公司,但是美國與歐盟政府強力加持,對兩家公司投注超過新台幣兆元的財政補貼,鋪天蓋地宣傳,現在大家「相信」他們是「世界知名品牌」,生產的疫苗是「好疫苗」。莫德納獲得好萊塢巨星級的待遇,即使副作用大、致死率高,一出場還是星光閃耀。

相較之下,高端則像是剛出道的小歌星,雖然歌藝優異,但是沒有行頭,還被敵對的經紀公司猛潑髒水。如果比照批判高端的待遇,每案報導莫德納的副作用與死亡案例,肯定沒人敢打莫德納了。台灣的反對黨算準高端疫苗是蔡英文的罩門,一路追打的政治效果非常豐碩。

蔡英文堅持自己的手臂要交給高端,可是,打造「戰略疫苗」不能只靠總統的一隻手臂,如果今天李登輝還是總統,用當年強推全民健保的企圖心來打疫苗戰,高端獲得的資源、建立人民的信任、直接對戰反對黨的氣勢,應該會完全不同。

〈鏡評〉不是高端的說客,只是藉著疫苗的政治戰,讓大家清楚看到蔡英文的領導風格,她尊重官僚,遇到障礙與批評,不會開著推土機、展現總統的肌肉去強推政策。李登輝是頭戴鋼盔的劍道者,而蔡英文則是撫養小貓的媽祖婆,面對「戰略疫苗」這種高度爭議性的挑戰,兩人個性的差異,正好解釋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