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在公開場合露面的韓國瑜,週日在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舉辦他個人的新書發表會。這場《韓先生來敲門》的簽書會並沒有太多宣傳,活動現場卻湧進了近萬人。無庸置疑,這些人是全台灣最熱情的群眾,他們不是造勢場上那種被遊覽車載來坐在台下漠然揮著旗子的人,而是一群跟韓國瑜有著極深情感連結的鐵粉。嚴格說來,全台灣的政治人物中,只有韓國瑜擁有這樣一群粉絲。

沒有人會誤讀這個場面,當韓國瑜現身時,現場群眾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吶喊,甚至瘋狂。他們等的人出現了,他們愛眼前這位禿頭的男人,他們相信這位被罷免的市長,他們期待這位在政治路上重摔一跤的男人能重新復出。這場簽書會足以讓所有國民黨的政治人物汗顏,他們使盡吃奶的力氣宣揚公投四個都同意,卻無法生出韓先生一半的人潮跟熱情。韓國瑜是國民黨最能煽動群眾的魅力型領袖,群眾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這在他被罷免一年半後依然成立。

換句話說,國民黨的「後韓國瑜時代」走得並不順利。從江啟臣到今天的朱立倫,國民黨不能說不努力,該反對的反對了,不該反對的也反對了,國民黨使盡洪荒之力來制衡民進黨的一黨獨大,不過,始終無法拉高自己的聲勢,更不用說開展一個新的格局。這一年多來,國民黨今日的格局跟韓國瑜當時被罷免時一模一樣,主事者試圖往中間移動,位移的動能卻十分有限,因為最有熱情的群眾還在等另外一個人,這讓支持者陷入分裂,黨的精神錯亂,最有魅力的領袖是草包,其他不是草包的卻沒有魅力。

事實擺在眼前了,所以,對國民黨來說,最重要的問題也許是:草包成長了嗎?這次藉著簽書會復出的韓國瑜已經蛻變成「韓國瑜2.0」了嗎?我們不妨拿這次簽書會跟2020年8月14日高雄市長補選選前之夜,他幫李眉蓁站台的表現來比較一下。在那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韓國瑜在台上說了吃鵝蛋有助於懷孕。當然,台下的韓粉愛死了這種庶民語言。這一次簽書會他不再講鵝蛋,他的言談從頭到尾都鎖定在人民的良善。從鵝蛋到良善,你不得不承認,韓國瑜這次出場管住了他的嘴巴,他正在做形象修補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