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6.12.12 05:26

「地表的詛咒」: IS正土崩瓦解 「聖戰」運動此消彼長難滅除

文|劉瑞芬

被喻為「地表的詛咒」,一度不可一世、彷彿銳不可擋的伊斯蘭國(IS),近來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戰場上節節敗退,元氣大傷。但即使這個抱持著激進意識形態的遜尼派極端組織潰散,絕不表示「聖戰運動」也將劃下句點。走了一個IS,還會有其他的激進團體頂替,追求建立哈里發國的終極夢想。

曾以勢如破竹之姿,迅速侵吞伊拉克與敘利亞領土的伊斯蘭國(IS),如今正逐漸土崩瓦解。在美軍空襲,以及伊、敘兩國強力回擊下,先前鏡頭上那些張牙舞爪、揮舞著黑色旗幟、以駭人聽聞的手段遂行殘酷統治的激進「聖戰士」,大量遭到殲滅。

近來兩場戰役,尤其具關鍵性。

10月17日,伊拉克部隊發動強攻,企圖收復2014年6月便落入伊斯蘭國控制的北方大城摩蘇爾。

11月6日,敘利亞反政府民兵組織民主部隊(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發起解放拉卡(Raqqa)的行動。位於敘利亞北部的古城拉卡被伊斯蘭國劃為「首都」。

伊拉克士兵準備進入摩蘇爾,要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伊拉克第二大城。(東方IC)
伊拉克士兵準備進入摩蘇爾,要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伊拉克第二大城。(東方IC)

美國一名不願具名的高級將領12月8日表示,自美國歐巴馬總統在2014年8月下令對IS展開軍事行動以來,美國主導的聯軍已殲滅了大約50000名戰士,這數字並未計入利比亞和阿富汗的IS死傷人數;而伊斯蘭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占領的領土,合計曾比英國面積還大,如今也分別吐回55%和27%。

兩個戰場,美軍每日均密集轟炸作為後盾。伊斯蘭國不甘乖乖挨打,「官方通訊社」Amaq宣稱,摩蘇爾戰役開始後六周之內,一共有157位自殺炸彈客跳進堆滿了炸藥的汽車,直接衝撞壓境的伊拉克部隊。

但就連伊斯蘭國的第二號人物阿德納尼(Abu Mohammad al-Adnani)也對其厄運坦承不諱,5月間一則語音訊息,阿德納尼暗示,他們建立的烏托邦理想國哈里發(Caliphate),正在傾頹潰散。

哈里發國與哈里發

2014年6月,當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在摩蘇爾大清真寺宣布成立哈里發國的同時,也自封為哈里發。所謂「哈里發」,意指先知穆罕默德的繼承人、也是至高無上的伊斯蘭政教領袖。哈里發國最早可追溯到伊斯蘭教的起源,但目前卻已被激進的遜尼派意識形態份子所挾持,追求建立一個以伊斯蘭國的極端觀點所詮釋的伊斯蘭教法為基礎的國家。

今年8月底,阿德納尼為了激勵戰士士氣,離開藏匿了數月的公寓,結果,美軍的無人機發現他的行蹤,以雷射導彈擊中他的座車,二號首腦當場被炸死。

這是聯軍的一大勝利。39歲的敘利亞人阿德納尼,在伊斯蘭國負責文宣,以及一支外國秘密行動小組,主要擔綱徵召、訓練、派任精英部隊執行最艱難的任務。 去年11月恐怖分子血洗巴黎巴塔克蘭劇院(Bataclan),以及今年3月布魯塞爾機場的自殺炸彈攻擊,都是由他幕後策畫。

即使已離開人世,阿德納尼的「教誨」仍然留存。伊斯蘭國印製精美的雜誌《Rumiyah》11月間刊了篇文章,呼應他的指示:

號召在西方發動孤狼式攻擊

阿德納尼呼籲聖戰士對戶外的節慶、市集、政治集會和行人擁擠的街道發動攻擊,還附上梅西百貨的感恩節遊行照片,明目張膽地暗示攻擊目標。「這種攻擊手法是駕駛汽車高速衝撞大群異教徒,在行進之間,利用汽車強硬的鋼板碾碎他們的身體,再用車輪和底盤壓扁他們的頭顱、身軀和四肢。」

阿德納尼還號召追隨者發起孤狼式攻擊,「你們在他們土地上最小規模的行動,比起我們這裡最大規模的行動,更讓我們感到窩心。」

11月21日,美國國務院發出國際旅遊警報,指出有「可靠情報」,顯示「全歐洲恐怖攻擊威脅升高」。四天後,法國宣布逮捕了五名伊斯蘭國成員,他們計劃12月1日在法國發動攻擊,目標包括香榭里舍大道,和巴黎郊外的迪士尼樂園。

2014年6月,伊斯蘭國一名戰士在敘利亞古城拉卡揮舞IS的黑色旗幟,伊斯蘭國當時的銳不可擋,已不復見。(東方IC)
2014年6月,伊斯蘭國一名戰士在敘利亞古城拉卡揮舞IS的黑色旗幟,伊斯蘭國當時的銳不可擋,已不復見。(東方IC)

鼓吹這類游擊式的零星攻擊,暗示著伊斯蘭國已逐漸把重心從哈里發內部移向外部。阿德納尼並預言一項戰略性變化:撤回沙漠,之後再伺機重新集結,重返戰場。

阿德納尼在他最後的訊息中,有一段對美國的喊話,意味深長。「噢,美國,即使你們奪回摩蘇爾或拉卡,這就代表我們被打敗、你們取得勝利?…絕非如此!除非你們能把可蘭經從穆斯林心中徹底抹去,我們才會被打敗,你們也才能夠勝利。」

這並非大話,歷史早有前例。

七年內 IS恢復激進聖戰元氣

事實上,IS原本是策劃911攻擊事件的 「 基地組織 」 (Al Qaeda)的分支,基地也以建立伊斯蘭哈里發國為終極目標,2014年初,雙方因理念不合正式分家。

2007年,美軍大軍壓境,迫使伊拉克的基地組織地下化,聖戰士流竄到偏遠村落,以及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約旦和土耳其等邊境地帶;2011年,美軍再擊斃首腦賓拉登,在在令這個激進組織元氣大傷,但IS不只恢復了聖戰的活力,數年之後,更以閃電姿態橫掃敘利亞和伊拉克,並從全球五大洲徵召了數萬名穆斯林戰士,保護這個新成立的哈里發國。

伊斯蘭國慘無人道的血腥統治,讓許多敘利亞人倉皇逃離,成了難民。(東方IC)
伊斯蘭國慘無人道的血腥統治,讓許多敘利亞人倉皇逃離,成了難民。(東方IC)

但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年半之內,伊斯蘭國就開始喪失領土。但激進聖戰運動對現代哈里發國的追尋,不會就此中斷,尤其在中東各國混亂又脆弱之際。

從地中海到波斯灣,肆虐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和葉門的戰爭,以及極端主義的威脅,在在使本區動盪不安。過去六年來,中東局勢不穩,加上人口激增,工作機會極為有限,本區20多個阿拉伯國家中有三分之一的年輕人沒有工作,經濟困頓更加深了政治動盪。

「伊斯蘭國扭曲了伊斯蘭的形象,他們所做的一切──斬首、活活燒死囚犯、溺斃他們、摧毀教堂和聖地的影片,和伊斯蘭根本無關,但我沒見到任何國家或領袖出面,為遜尼派世界提供新的生機。」-- 黎巴嫩遜尼派部落首領拉辛(Nabil Rahim)

值此關鍵時刻,遜尼派伊斯蘭世界的兩大傳統支柱,沙烏地阿拉伯與埃及,卻完全無法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前者受困於尷尬的政治轉型,以及油價大跌導致國家收入銳減;後者則深陷強人總統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的獨裁統治,匯價崩跌近半,觀光和投資都枯竭。

由一小撮遜尼派狂熱份子主導的伊斯蘭國,為整個中東地區帶來災難。遜尼派占阿拉伯人口90%,全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如今,遜尼派卻蒙受了生命財產最巨大的損失,當前世上難民中,也以遜尼派穆斯林占最大一部份。

中東局勢動盪 成了醞釀聖戰沃土

「伊斯蘭國扭曲了伊斯蘭的形象,」黎巴嫩遜尼派部落首領拉辛(Nabil Rahim)說,「他們所做的一切──斬首、活活燒死囚犯、溺斃他們、摧毀教堂和聖地的影片,和伊斯蘭根本無關,但我沒見到任何國家或領袖出面,為遜尼派世界提供新的生機。」

「這令我非常悲傷,也讓我擔心,即使伊斯蘭國政治上和軍事上被擊潰,他們的理念不會滅亡,如果區域是穩定的,他們不會有捲土重來的空間,但問題在於本區不穩定,敘利亞或利比亞的遭遇,也可能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或其他陷於混亂的地方上演。」

圖為參與美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聯軍的法國疾風戰機,正準備飛往敘利亞拉卡執行空襲任務。(東方IC)
圖為參與美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聯軍的法國疾風戰機,正準備飛往敘利亞拉卡執行空襲任務。(東方IC)

美國至今已進行了超過12000場空襲,七千場在伊拉克,敘利亞五千多場,每日平均花費1260萬美元。轟炸至今殲滅了120位IS領袖,但美國情報單位估計,伊敘兩地至少還殘留18000名戰士。但或許因為要進入當地變得越來越困難,新近抵達的外籍戰士人數已經大減,然而還是有新血加入。

在IS目前最重大的兩條戰線上,摩蘇爾損失戰士的速度「快到難以為繼」,因為「他們徹底被包圍,毫無能力強化反擊,」聯軍在伊拉克的發言人多利安上校(John Dorrian)告訴記者。

消滅聖戰運動 美坦承可能性極低

至於敘利亞的拉卡,伊斯蘭國可能遲早也將完全喪失控制權,但預料他們不會從此消失,而是退守敘伊邊界的偏遠地區,重新集結。美國官員承認,完全消滅激進的聖戰運動,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何況,伊斯蘭國和基地兩個激進組織,此消彼長,尤其在敘利亞。基地組織雖沒有IS那麼殘暴,但也追求以暴力和恐怖手段,追求在地表推行真主的統治,並抵禦異教徒和叛教者。

「新總統(川普)上任後,」一名美政府高層官員說,「將會聽到這裡(敘利亞)是基地組織最大的避風港,我指的是核心的基地分支機構。

建立現代哈里發國的夢想,將繼續醞釀,無論是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紐約客、美國之聲

更新時間|2016.12.27 08: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