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虔豪    圖|東方IC 

自97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南韓的「非正規職」(派遣、約聘)崗位,在職場上越來越常見,現在就業人口中,每3到4人就有一人是非正職,連老師也不例外,越來越多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生,擠不進分發考試的窄門,只能尋找約聘職來溫飽。

年末年初,不少民眾在歡度聖誕與新年,然後還要迎接農曆春節假期,這段期間算是與親友相聚最密集的時刻,我身旁卻有不少南韓朋友陷入苦悶。

「今年要做什麼才能繼續生存呢?我還是約聘,契約到2月底為止。楊記者,若您有知道教員的缺,麻煩請告訴我唷!」已經34歲的中學老師金吉南(化名)說道。

從全南大學畢業後,他上京來到成均館大學念了個碩士,由於參加幾次教師分法考試並未錄取,他只能尋求代課或約聘歷史教師的職位,4年多來,已換了3所學校。

金老師平常與學生相觸融洽,目前為止工作過的學校都對他不錯,雖然契約期限將至,幸運的是,學校並未發給他契約終止文件,這表示金老師今年應該也能繼續在學校工作。

不過,金老師去年結了婚,老婆預計在今年中懷孕,他們勢必面臨更沉重的經濟負擔。

在南韓,正職教師與約聘教師的月薪並無太大差異,但許多學校在寒暑假時不支付他們薪資,連帶影響到他們的年資累計與退休金計算;因此,對金老師來說,尋求一個穩定的正職,非常重要。

但受到少子化衝擊影響,教師分發考試的錄取率已高到數百取一的難度,許多人只好先從約聘老師做起,不過一旦忙碌於工作後,還要再花費心思準備分發考試,又要顧及家庭,難度就變得更高。

「啊…等一下我得趕快把這些書面審查資料給完成,然後寄出去。」零下1度的首爾下午時刻,與我在每天寫稿的咖啡店內,相識近3年的好友尹均尚(化名)說道。

今年剛滿30歲的均尚,剛從研究所畢業沒多久,從一開始認識到現在,他都在準備國語教師分發考試。準備分發考試的這段期間,為維持生活所需,手上兼了4個家教,分布在首爾各地,所以他時常得長途來回。

1月初的考試結果,尚均又不幸落榜,這已經是第3次了,所以他決定投履歷到各個公布有代理國語教師缺額的中學,想先從約聘職當起,還沒結婚的他,條件看似比同校學長金老師好上許多。

「每所學校規定都不同,所以各家都得準備不一樣的審查資料…啊,人生真是沒一件開心的事啊。」均尚憂慮地說道,手上拿著約0.5公分厚的備審文件,這只是其中一間學校要求的資料而已,隨後他把這些A4紙張裝訂好,跑去郵局掛號。

均尚是個不容易定下心,又常急性子的人,月初才因落榜而受衝擊,大哭了整晚,又在學長家喝得爛醉如泥,嘶吼咆嘯,身心狀態頗令人擔憂。一開始,我並不是很理解,為何落榜後還沒冷靜下來,審慎思考進路與退路,他就突然決定要應徵約聘職。

每年和我一起看著無數學生準備分發考試與就職的咖啡店老闆娘說道:「再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約聘職教師很辛苦,但先進去的話,不僅能經濟問題能暫時解決,也能更容易從學校教員身上獲取職缺資訊,期限到了再走也不成,分發考試也能繼續準備。」

近來,南韓出現約聘老師僱用期限還沒結束,就發布解職通報的案例,有的是原先休假的正職老師突然提早復歸職場,有的則是學校為了省錢而惡性解聘,因而把原本約聘的老師給趕出學校,或是藉由約聘老師僱用不穩定的特點,要脅或壓榨他們做更多事情,

但各教育主管機關與學校本身,時常互踢皮球。地方教育廳總是回應「簽約決定方在學校」,學校則怪說「教育廳預算不夠」。亦即,約聘職教師的工作權益,目前並未得到充分保障,他們隨時都可能得走人,而長年下來,他們的工作量與一般教師相同,卻沒能獲得該有的福利待遇。

目前南韓中小學裡,約聘教師就有4.7萬人,每10位老師中,就有1人是約聘職,這是不小的數字。台灣也一樣有不少流浪教師,在經濟走向與人口數都呈現下滑的現在,如何讓他們能發揮所長,並提供給國家未來棟樑更好的教育品質,是雙方都得試圖解決的難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