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1.20 02:19

【LINE原創貼圖人氣王】「ㄇㄚˊ幾」YUKIJI 女孩與兔子的冒險

文|楊政勳    攝影|宋岱融

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愛麗絲為了追尋兔子,掉進一個充滿擬人化動物的洞穴,走入全新的冒險世界;現實裡的圖文畫家 YUKIJI( 本名蔡尹瑄 ),也因為兔子展開人生的奇幻旅程,和愛麗絲不同的是,她的夢仍繼續做著,而且愈做愈大。

灰白毛色、大大耳朵、圓滾身材、有時還會翻個大白眼:這是她筆下的道奇兔「ㄇㄚˊ幾」。療癒畫風在貼圖市場颳起旋風,不僅奪下2015年LINE原創貼圖人氣王,如今臉書粉絲數更達42萬。

然而貼圖爆紅後,卻發現自我存在感漸漸被品牌壓過去,她坦言是種矛盾心情:「感覺好像會失去些什麼,雖然這光環是我現在賴以為生的東西。」

凌晨四點才收到 YUKIJI 的郵件回覆,下午一點她就準時出現在約訪的咖啡廳:騎機車、背著數公斤重的大背包、身著紅色外衣、淡妝加上一抹微笑,雖略顯疲態,24歲的她仍散發出滿滿的青春氣息。

YUKIJI拍照時相當活潑,散發出滿滿的青春氣息。
YUKIJI拍照時相當活潑,散發出滿滿的青春氣息。

考大學美術班 震撼教育

高雄女孩,天生愛畫畫。三歲時只要看到家人撕日曆,就拿來當畫紙;高中上補習班,跟同學索取不要的廣告紙,一個寒暑假,全變她的練習紙。

高雄高商三年級時,報考彰師大美術系,卻遇到震撼教育。

「從小畫畫是因為興趣,對於『考試』反而沒什麼概念。」YUKIJI 在筆試時完全措手不及,別人15分鐘就畫完,她15分鐘還在畫一顆蘋果。面試時,她拿日常畫的水彩素描當備審資料,別人則用卡車載來跟窗戶一樣大的畫作。當下她看傻了眼:「覺得丟臉,想把作品藏起來。」面試完就覺得一定落榜,後來她讀了靜宜大學日文系,「ㄇㄚˊ幾」雛型也從這裡開始。

不能養兔子 只好寄託在紙上

「大學旁的夜市賣很多可愛兔子,但住宿生不能養,我只能寄託在圖畫裡。」 YUKIJI 把學姐養的兔子畫下來跟朋友分享,但學姐畢業後,兔子也跟著離開。忽然沒有了參考對象,「那牠為何不能成為一個純粹的角色,也可以當我的代言人?」她開始幫兔子賦予人類特質,「所以兔子就站起來了。」她笑說要幫兔子減肥:「以前耳朵比較尖,現在愈來愈胖。」

因為兔子圓滾滾的,菜市場名是「麻糬」,她覺得叫「麻糬兔」取代性太高,故意把名字寫成注音,後來變成「ㄇㄚˊ幾」。「一開始的粉絲都是養兔子的人,後來我開始畫自己的故事,各式各樣的人就進來了。」

大學不能養兔子,讓YUKIJI只能寄託在畫畫裡。
大學不能養兔子,讓YUKIJI只能寄託在畫畫裡。

爸媽、哥哥、好友 都有專屬角色

兔如其人,「ㄇㄚˊ幾」是 YUKIJI 的自我投射,生活點滴、家庭、朋友、時事都是靈感來源。

「ㄇㄚˊ幾」共有八個主要角色,除了ㄇㄚˊ幾,還有爸爸、媽媽、哥哥及四位好友。兔子還會仿照真人的外觀特徵,「我有一個朋友他皮膚特別黑,所以我就幫他選了黑色的毛色,而且他的手比較黑,所以兔子的手也是黑的。」 YUKIJI 說,網友看到黑黑的手就說「這隻兔子戴了袖套耶」,「然後我朋友莫名其妙就變成『袖套』了。」

「ㄇㄚˊ幾」還扮演 YUKIJI 跟家人的情感橋梁。「有時一段時間沒畫我媽,她還會催我『寶貝,妳好久沒畫我了喔。』」 YUKIJI 透露,在現實裡,家人要參與她的生活,主要還是藉由圖畫進來,「所以他們希望在作品裡有參與感。」

桌曆、手帳、icash卡、行動電源、文具貼紙...「ㄇㄚˊ幾」周邊商品早已進入大家的生活。去年12月全螢幕貼圖才剛上線,緊接著又要出LINE主題貼圖、農曆過年貼圖,說 YUKIJI 是「小超人」一點也不為過。

心情不好或沒靈感時,她寧可順其自然,也曾神隱好幾天沒發文:「在糟糕情緒下畫的圖,不會讓人看起來舒服。」但跟廠商合作有交稿期限,「這時就算情緒不好也要強迫自己畫,但就會非常痛苦,因為畫出來的東西還是要很快樂。」

YUKIJI畫圖跟鏡傳媒讀者打招呼。
YUKIJI畫圖跟鏡傳媒讀者打招呼。

收到粉絲親手信 邊看邊哭

對 YUKIJI 來說,粉絲的生活因「ㄇㄚˊ幾」』而有所不一樣,是她最大的成就感。

「我小時候會去一間漫畫店租漫畫,但它在我大學時忽然關了,『不道而別』的感覺讓我很難過。」 YUKIJI 於是畫了一張圖抒發情感。後來她收到一封粉絲寄來的手寫信,信的大概內容是:「因為我媽媽也是開租書店的,她看到妳的圖,就哭了。」 YUKIJI 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看到這裡,我也跟著一起哭。」

而「ㄇㄚˊ幾」療癒的貼圖,情侶傳久了,竟成為他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有些男生本來不喜歡兔子,因為女朋友的關係,『ㄇㄚˊ幾』就成為他們的共同話題。」有些情侶分手還會跑來私訊她:「雖然我們分手了,還是謝謝妳給我和她曾經美好的回憶。」 YUKIJI 尷尬的說:「這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YUKIJI畫租書店關門,讓粉絲的媽媽落淚。圖/取自ㄇㄚˊ幾臉書
YUKIJI畫租書店關門,讓粉絲的媽媽落淚。圖/取自ㄇㄚˊ幾臉書

鼓勵學藝術的孩子? 「沒立場說服他們」

家人的支持,是 YUKIJI 一路走來的幸運。

她如此形容母親的「隨興」:「小時候我有一次考11名,我跟我媽說『我考11名耶』,她竟說『很好呀』。」父母從來沒有叫她不要再畫畫,就連大學想考美術系,家人也是讓她適性發展。

因此,在被問到能否給學藝術的人一些勉勵時,她直白的說:「因為我家人是支持我的,我沒辦法去說服那些家裡千方百計反對他們,還要他們在那種狀況下去努力、堅持自己的夢想。」但話鋒一轉,她強調:「無論如何都不能停止做你最喜歡的事。」很多圖文作家也是一邊上班一邊畫畫,「現在可能沒有機會,但未來很難說。」語畢,她又笑著說:「可能我太樂天派了,既得利益者就是這樣。」

YUKIJI揣測「ㄇㄚˊ幾」拍照的模樣,相當有戲。
YUKIJI揣測「ㄇㄚˊ幾」拍照的模樣,相當有戲。

存在感被品牌壓過去 有時想當「 YUKIJI 」多一點

隨著貼圖愈來愈紅,也讓 YUKIJI 的生活起了化學變化。「剛開始被問到生活有什麼改變,我都會說『沒什麼改變,我還是我啊。』」直到後來有外國人買她的貼圖,才意識到自己的影響力,「對方可能是政治人物、藝人或各領域的人,但這一張貼圖,就是他們的溝通工具。」

如何取得「ㄇㄚˊ幾」跟「 YUKIJI 」間的角色平衡,讓這位24歲的開朗女孩,眉宇間露出一絲憂慮。

「只要知道我這個身分的人,他們開頭就會說『我有看妳的ㄇㄚˊ幾』『我有買妳的貼圖喔。』「就連朋友對外的介紹都是『她是ㄇㄚˊ幾,她是畫家。』而不是說『她叫某某某,她是我朋友』。」 YUKIJI 說,即使他們出於友好,「但久了會讓我覺得『你就沒有別的話要跟我說了嗎?』」她一邊笑說自己這樣好像很過分,一邊說:「你怎麼不問我『最近過得好嗎?私底下都在幹嘛?』我比較喜歡別人問我這種東西。」

她坦承這是種矛盾的心情:「存在感開始被品牌壓過去,雖然這光環是我現在賴以為生的東西。」「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會失去一樣,我現在要動筆、停筆,都是為了『ㄇㄚˊ幾』、為了這個品牌。」她說:「我還很努力在適應吧。」

「ㄇㄚˊ幾」跟「YUKIJI」的角色平衡,讓YUKIJI產生複雜心情。
「ㄇㄚˊ幾」跟「YUKIJI」的角色平衡,讓YUKIJI產生複雜心情。

畫陸客被曲解成「歧視」 傷心回憶

2014年9月, YUKIJI 畫了一張形容陸客「捲舌音」的圖,被曲解成「歧視」,成為她的傷心回憶,彷彿輕輕碰觸就會掀起一陣波瀾。

她解釋畫圖動機:「因為陸客愈來愈多,有時妳在夜市買個鹽酥雞,旁邊就突然會有類似『這兒,給你買一個兒』的捲舌音,讓我覺得很特別。」

但對岸網友開始砲轟:「妳強調那個捲舌音是怎樣,歧視我們嗎?」對陸客有不好回憶的台灣人也加入戰局,後來被大陸人說成「這隻兔子是台獨分子,要抵制。」 YUKIJI 無奈的說:「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為什麼要這樣說我?」

因為這件事,讓 YUKIJI 在2016年1月的周子瑜事件,回憶起當時心情,「憑什麼因為一句話,就要讓一個女生被這樣罵?」她在事發隔天畫了一張圖:兔子下方寫著「I'm Taiwanese」。她更在底下留言:「說出我的出生地、我來自哪裡,就跟呼吸一樣應該是件正常不過的事情;僅只是說出自己的母親是誰,卻遭受壓迫、還要被迫改掉母親的名字,沒人會覺得這種事該是合理的。」

「我那時就知道,只要被人轉到微博我就一定被罵翻。」果不其然,上千則留言湧入,兩岸網友開始論戰。但她強調:「那是我想講的話,你因為被罵就不敢講了嗎? 而且我沒有針對周子瑜事件做評論,我只是想說『我是台灣人』,這樣也要被罵?」

YUKIJI在周子瑜事件發生隔天畫的圖。圖/取自ㄇㄚˊ幾臉書
YUKIJI在周子瑜事件發生隔天畫的圖。圖/取自ㄇㄚˊ幾臉書

有別於其他圖文作家, YUKIJI 不避諱在臉書談政治,還會畫圖鼓勵大家去投票。

「我覺得很奇怪,大家只要談到政治,就會覺得它是一種髒東西。」她認為生活的每個部分都是政治,「你喝的水乾不乾淨、你呼吸的空氣乾不乾淨,全都是政治造成的結果。」她不懂為什麼很多人開口要先說「我無關政治」,「可能很多人怕被扯上『政黨』吧,但政治其實並不骯髒。」

「但現在這類文章的篇數愈來愈少了。」 YUKIJI 笑說:「因為大家在關注可愛兔子的時候,忽然來一篇政治文,心臟會受不了。」

看似柔軟的外在,YUKIJI藏著堅毅的心,也有24歲女孩的敏感與細膩。
看似柔軟的外在,YUKIJI藏著堅毅的心,也有24歲女孩的敏感與細膩。

要畫到130分 才有可能接近100分

談到未來目標, YUKIJI 除了想把「ㄇㄚˊ幾」打造成一個品牌,也希望往海外市場邁進,例如日韓或東南亞。

「我已經放棄對岸市場了。並不是說害怕他們,而是不想落人口舌,因為你只要去賺錢,你就沒辦法好好說話。」剛開始她也很猶豫,「畢竟這個市場真的太大了。」她舉例,書隨便賣就會有3、40萬本,「你會不心動嗎?」於是她轉念告訴自己:「只要你知道那不是你的,你就可以輕易放手,因為打從一開始你就不擁有。」

採訪尾聲,我請 YUKIJI 畫一張跟《鏡傳媒》讀者打招呼的簡單插畫,她一筆一畫相當細膩,畫完後發現某個線條有缺陷,又把圖修補到滿意為止。我隨口問:「妳都對自己這麼嚴格?」她邊畫邊說:「你畫到80分,人家可能只會感受到60分,所以要畫到130分,才有可能接近100分。」

後來我們到咖啡廳對面的公園拍照:跳躍照、俏皮照...來者不拒。她吐著舌輕輕的說:「應該沒有人猜得到這是在拍圖文畫家吧?」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採訪結束互道再見,她拎著「ㄇㄚˊ幾」手提袋,女孩與兔子,緩緩消失在街角。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2.08 07: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