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7.02.16 21:06

【司改放送頭】澄清無黑箱 許宗力驚拋陪審制違憲

文|劉志原    圖|總統府提供 
司法院長許宗力發文指出,期望全體法官均因司法改革而重享應有榮耀,並質疑陪審制違憲。
司法院長許宗力發文指出,期望全體法官均因司法改革而重享應有榮耀,並質疑陪審制違憲。

本刊前天報導司法院長許宗力因推薦高榮志、尤伯祥、林永頌、高祥輝及林實芳5人擔任司改國是會議律師代表,遭法官砲轟被推薦者是民間司改會成員、黑箱,法官論壇隨即引發不少討論,有法官直指許宗力「通敵」,許宗力今傍晚在法官論壇發表2千字文章回應,說自己踩到地雷,不知法官們痛恨民間司改會已到如此勢不兩立地步,許宗力還在文章加碼指陪審制有違憲疑議,也澄清他絕無針對法官退養金與副總統達成所得替代率打6折的共識。

對於推薦高榮志等5律師擔任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一事外流,許宗力在文中指出,沒想到只在籌委內部知悉的推薦名單會被有心人流傳出去,作為打擊他的工具,他也要當「鄉民」回應,許宗力除了說明推薦由外,他在文章中,還指自己認為陪審制有嚴重違憲之嫌,因為陪審制的判決是不附理由,他很難想像不附理由的有罪或不利判決在正當程序面前站得住腳,他認為,除非修憲,學美國憲法,明白規定人民有請求陪審團審判的權利,許宗力也在文章中期勉「讓司法的真實成為人民的感覺、期望全體法官均因司法改革而重享應有榮耀。」

以下為司法院長許宗力文章全文:

  • 標題:寫在司改國是會議前夕
  • 作者:許宗力
  • 日期:106/02/16 18:42:43

各位法官大家好:

看到近日論壇上法官的發言,不論是對我個人的批評指教,或對於法官退休給付可能的變動,我都有管道知悉、拜讀,並且強烈感受到法官們對此等問題的焦慮與憂心,作為司法團隊的一員,我何嘗不是如此?但有些問題發生得太突然,我來不及親自澄清,有些問題則公開回應未必是最好的方法,因此耽擱了大家的期待,敬請諒解。現在,容我在此也充當鄉民,向大家提出幾點說明:

首先,就我推薦五名律師擔任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的問題,因為是記者直接問祕書長,經祕書長問我後,答覆記者,而非我不親自說明。至於推薦理由,祕書長已在本論壇說明,我想再次強調,司改籌備委員會決議5位律師由對司改積極建言的民間團體的律師中推薦,所以我很自然地就推薦民間司改會、台權會與婦女新知等民間團體的律師(也有其他籌委推薦提倡陪審制的律師),且根本未徵求其同意,沒想到我踩到了地雷,也當然沒想到只在籌委內部知悉的推薦名單會被有心人流傳出去,作為打擊我的工具。

我不是法官出身,雖曾略有耳聞,但真不知法官們痛恨民間司改會已到如此勢不兩立地步,但總認為,即使意見不同,即使其平素批評法官有過當之處,但我們應該有寬宏胸襟,允許他們參加司改國是會議一起討論司改議題,召開司改國是會議卻不邀請倡言司改不遺餘力的民間司改會(不論你贊成或不贊成其主張)參加,總是有點缺憾。不知「通敵」(好可怕字眼,實擔當不起 ^ ^)問題可否就此打住?

其次,就法官退休給付的問題,我當然知道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也能體會社會上對此問題的敏感性,因此在我獲立法院審查通過正式就任之前,就請祕書長(尚未就任)及人事處長與年金改革委員會主事者協調、溝通,先將法官退休金問題,抽離與殺戮戰場幾無兩樣的該委員會,期待此議題可以在日後相對較有理性討論空間的司改國是會議討論。

當府方提議將處理此問題的時程提前,俾與公務員年金改革方案一併提出立法院時,我即率司法院四首長於總統府與負責年改的副總統、行政院林政委以及考試院周部長展開第一輪協商、討論,在此之前,我們行政團隊也已陸續利用機會詢問若干法院首長、基層法官們意見,雖未能全國性廣泛徵詢,但大略知道法官們心中的那條線落在哪裡至哪裡的區間,並以最有利的條件與府方協商,目標是獲致一個人民與法官都能接受的合理方案,協商過程,大家應該可以理解,我們有不能公開協商資訊的苦衷(媒體知悉,有心人一定打壓),但我們已提供說帖讓府方知悉法官的超量工作負擔,府方也認同沒有相搭配的誘因,非但吸引不了優秀人才擔任法官,也會造成現職法官的離職潮,最後是司法的災難,也是全國人民的大災難。總之,法官退休給付關係司法的運作與發展,重要性非同小可,我當然必須全力以赴。在此特須澄清的一點是,絕無所謂早已經與副總統達成所得替代率6成之共識一事(耳語不知從何而來?)。

再者,我深知目前司法的困境,法官們終日辛勞,並未獲得合理的肯定與信賴,司法已到非改不可的地步。因此,從被提名為司法院院長之時起,我就規劃了司法改革藍圖,並立下決心推動司法改革。有關我對司法改革的主張、方法、願景等,請參照我發布的新聞稿及就職演說。我不喜歡以華麗的詞藻作為妝點,我希望以務實的態度,進行深刻的、效率的、有感的改革,期望全體法官均因司法改革而重享應有榮耀。

而其中,如何減輕法官的工作負荷,又為司法改革成功的基本大前提,因此,不論在提到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中討論的議題,例如金字塔型訴訟程序與組織、中央機關總員額法的排除、訴訟外解決紛爭機制之建構等,或司法院預定自行推動的方案,例如簡化裁判書類、增加法官助理、簡化訴訟程序、擴大認罪協商、建議檢察官提昇緩起訴、職權不起訴比例、民事二審獨任裁判等等,均以改善法官工作負荷為目標。在法官必須依據法律審判的憲法要求下,許多改革都必須進行修法,時程上可能不是垂手可得,但我們會積極推動。

關於司改國是會議討論的議題,詳細內容請各位參考總統府司改國事會議網站,我們不迴避任何議題,且每一議題,都會適時提出司法院主張,盡全力說服多數國是委員支持、通過。其中,我不諱言,金字塔訴訟程序與組織的通過,需要花極大氣力說服律師,雖然不易,但我們會努力;至於法官們非常關心的人民參與審判問題,我可以在此坦然向大家報告我的看法,至少我認為陪審制有嚴重違憲之嫌,因為陪審制的判決是不附理由的,我很難想像不附理由的有罪或不利判決在正當程序面前站得住腳,當然,除非修憲,學美國憲法,明白規定人民有請求陪審團審判的權利。

最後,我要說明的是,絕大部分法官都非常認真與優秀,因此,如何將我們法官實際的表現,讓國人了解,有賴於司法與社會對話管道的建立與暢通,因此司法院將於近日成立專責小組,負責此一業務,讓司法的真實成為人民的感覺,如此法官要重享應有榮耀,應非不可能。

總之,改革向來不是容易的事,期待我們一起打拚,共同克服困難,迎向希望的未來。敬祝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如意。

許宗力 敬上

更新時間|2017.02.20 17:3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