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4.07 05:05

【川習會】冬宮搶鋒頭:川習會的華麗舞台「海湖莊園」

文|陳郁文
被稱作「冬季白宮」「南方白宮」的海湖莊園,不但是國家指定歷史古蹟,一度要被捐給美國總統,後來輾轉轉手到地產大亨手上,誰知道那個大亨後來真的成了美國總統!(圖截自海湖莊園官網)
被稱作「冬季白宮」「南方白宮」的海湖莊園,不但是國家指定歷史古蹟,一度要被捐給美國總統,後來輾轉轉手到地產大亨手上,誰知道那個大亨後來真的成了美國總統!(圖截自海湖莊園官網)

四季如夏的佛羅里達,從去年冬天開始,熱度更是直上雲霄。原因無他,新出爐的美國總統川普,整個冬天頻頻南下他在棕櫚灘的私人莊園,自接待日本首相安倍、到中美兩大強權領導人首度會面,這座被稱作「冬季白宮」、「南方白宮」的濱海豪邸俱樂部-海湖莊園,儼然成為現任元首的外交主舞台。

1995年俱樂部開放前,川普在海湖莊園的留影。
1995年俱樂部開放前,川普在海湖莊園的留影。

而你可能不知道,這座宅邸有其輝煌歷史,不但是國家指定歷史古蹟,且原主人40多年前曾大方捐給政府,希望作為美國總統的冬季行館。雖然事與願違,最後被一名財大氣粗的房地產開發商納入囊中,誰能料到,數十年物換星移,房地產商成了美國總統,更實現了海湖莊園作為南方白宮的宿願。

1920年代,美國史上一段紙醉金迷的浮華歲月,大亨小傳小說裡蓋茨比般的巨商富賈,在東岸蓋起一棟棟歐洲宮廷般的豪宅巨邸。當時因繼承了穀物食品企業,成為世界女首富的瑪喬麗. 斯波特(Marjorie Merriweather Post),斥資2500萬美金,以四年時間,在佛羅里達的傳統富人樂土棕櫚灘,精心打造了一座占地20英畝,前面海、後臨湖的西班牙風格豪邸,取名瑪阿拉哥(Mar-a-Lago),西班牙文原義為「海與湖之間」。

「海湖莊園」在1927年落成,擁有126間房廳,58個臥房,33座衛浴,一個大宴會廳,一座可以演出百老匯歌舞劇的劇院,以及一座九洞的高爾夫球場,內部裝潢陳設如博物院般雕梁畫棟,氣派恢弘。據說波斯特為了挑高10公尺的鑲金天花板,不但用盡美國境內的金箔,還得額外從歐洲進口。

1972年,波斯特過世前,特立遺囑將海湖莊園捐贈給政府,作為美國總統的冬季行館。只不過當時的尼克森總統,對波斯特的好意顯然缺乏共鳴,後來的卡特政府更不願意為一年至少一百萬美金的維護費買單,1981年將海湖莊園指定為國家歷史古蹟,還給了波斯特基金會。波斯特的三個女兒以及基金會,不堪高昂的養護成本,在市場上喊價兩千萬美金出售。

川普對海湖莊園一見鍾情,他幾乎年年到棕櫚灘過冬,一次晚宴路上無意間看到,「當下我就知道她必定歸我所有。」川普日後曾在文章中如此透露。

海湖莊園的川普時代,眼看將要拉開序幕,實際過程頗費了番周折。川普第一次出價2500萬美金,結果被拒絕了。他沒放棄,反而透過第三人用200萬買下莊園正前方的海邊小屋,聲稱要改建,這一來海湖莊園因為景觀可能被遮擋,身價大跌,乏人問津下,1985年以不到當初三分之一價格-800萬美金,連同屋內所有傢俱和古董,賣給川普。

川普大手筆翻修這座落魄的豪邸,除了網球場與泳池,更拓建了一座兩萬平方呎(約600多坪)的宴會廳,單單牆上的金箔花費便斥資7百萬美金,連浴室龍頭及洗手台也是鍍金的,總之,放眼所及,一片燦爛輝煌。酷愛金色的川普,終於在Mar-a-Lago實現他的終極夢幻家園。

雖然如願以償,川普卻不見得春風得意,因為,這時他快破產了。

1990年初,債台高築的川普卻不改一貫的硬頸精神,不肯賣掉海湖莊園,反而決定把私人物業開放,改成對外招收會員的私人俱樂部,並且發出豪語:「你們等著看!我會讓賠錢貨變成搖錢樹!」

30年前的棕櫚灘,全是些講究家世門第的老派富豪,各式高檔俱樂部,都是高牆聳立的封閉社交圈,別說猶太人與非裔不得其門而入,也瞧不起川普這樣的暴發戶。這些鄉紳原本對於川普入主地標建物,已經非常排斥,在聽到川普的計劃後,簡直忍無可忍。他們結合了文物保護組織,陳情上訴,讓地方政府否決川普的開發案。

被惹惱的川普毫不妥協,反過頭來對棕櫚灘鄉公所提出5千萬美金的訴訟。他還指控當地的私人俱樂部歧視,聲稱他的會所將歡迎所有符合資格的人加入,不因膚色種族黨派或性傾向,而有任何差別待遇。

川普與地方勢力的攻防,不用說,川普贏了。1995年,海湖莊園開始對外招收會員。當地報紙曾經以頭條報導,包括導演史匹伯、伊莉莎白泰勒等好萊塢巨頭、國務卿季辛吉、甚至查理王子和黛安娜王妃,都已經申請入會,並繳納了5萬美金的入會費。雖然日後川普自己承認,是他邀請這些貴客作榮譽會員,「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接受的。」(事實上,據後來的媒體報導,大部分受邀的人都婉拒了。)

俱樂部順利開張,當地社區與川普的對抗並沒有結束,雙方因日常事務,從庭院巨型國旗的尺寸和旗桿高度、宴會噪音,乃至於附近機場的起降權,都可以對簿公堂,一直到川普當選就職,這些抵制與反彈聲浪才逐漸沈寂。

20多年來,川普確實兌現諾言,海湖俱樂部對申請入不設資格限制,嗯,只要繳得起10萬美金的入會費(今年以來已調漲為20萬美金),以及每年1萬6千美金起跳的管理費與餐飲費,都可以加入現任總統的南方白宮俱樂部。對於美國富豪來說,這個門檻真心不高。

日前紐約時報取得一份會員名單顯示,海湖莊園目前約有近500名會員,大部分在川普當選前已經入會,其中包括數十名房地產商、華爾街金融家、能源產業老闆等,都是可能受川普政策影響的行業人士。而且會所目前仍在接受新的申請。

這樣的做法自然引發連串爭議,比如是否造成公私混淆的利益衝突,或國家機密外洩的質疑。畢竟海湖莊園是個營利機構,俱樂部的成員時不時可以在酒吧或沙灘,與川普以及他的團隊核心成員「偶遇」、哈拉兩句,甚至目擊如北韓發射導彈的國安危機處理現場。

然而,爭議對川普來說,可說家常便飯,算得上什麼困擾呢?正式就任總統後,川普毫不掩飾對海湖莊園的偏愛,接待國內外貴賓、處理內政外交事務等官方活動,都在這座私人宅邸進行。或許相較於華盛頓,這才是真正屬於他的、最自在也最有自信的王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Town & Country Magazine, Vanity Fair, New York Times, Politico, Wikipedia)

更新時間|2017.04.07 09:0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