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為妳勇敢 2015年楊又穎遭網路霸凌輕生事件

文|陳怡靜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彭仁鐸(圖右)原是理性樂天的人,妹妹楊又穎(圖左)輕生後,他開始學著感性與柔軟,不斷告訴自己,「黑暗一直都在,只有面向陽光,才能把黑暗拋在後頭。」

電影《BBS鄉民的正義》裡頭,女主角站在頂樓絕望大喊:「我要他們永遠記得,他們曾經用BBS殺死一個女孩子!」幸好,女孩被救下,人生重新開始。但真實人生遠比電影殘忍,2年前,年僅24歲的藝人楊又穎不堪網路抹黑攻擊,在邁向成名之路時自殺了,遺書中寫著:「我將帶著事實到別的地方去。」

楊又穎(本名:彭馨逸)走後,哥哥彭仁鐸投入網路霸凌防治工作,與生命線、張老師、兒福聯盟、婦援會、少年踹貢粉絲團等單位合作提供線上求助服務,今年還加入法扶會法律諮詢。但悲傷像黑洞,還牢牢吸著彭仁鐸與家人,他們只求帶來善的循環,而不是惡的影響,「希望不要再有第2個楊又穎。」

乍暖還寒的春天夜晚,我們造訪彭仁鐸位於台中科博館附近的住家,暈黃燈光在客廳角落溫柔亮著,寶寶房裡傳來輕柔的安撫音樂,他滿週歲的兒子才剛入睡。38歲的彭仁鐸窩在沙發上抱著筆電,眼睛盯著「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的臉書粉絲頁,手指快速飛舞,逐一回覆網友求助的訊息。

下班後,彭仁鐸習慣窩在沙發上管理粉絲頁,經常與網友一來一往聊到凌晨。

一門之隔 生死別

彭仁鐸與妹妹相差12歲,從小就負責照顧妹妹。

他經常都是這樣的,稱自己是「打四份工」的男人。白天上班,他是農產品牌的董事長,也是基金會的執行長;晚上回家,他是兒子的大玩偶、老婆的好男人,也是擁有33萬名粉絲的臉書專頁管理員,有時一來一往回覆訊息,眨眼間就凌晨4點。許多時候,他在沙發上睡著,然後天就亮了。

這裡是彭仁鐸長大的老家,搬進這裡時,他國一,妹妹楊又穎(藝名,本名彭馨逸)剛出生。小時候,他的責任就是陪妹妹玩,生活也繞著妹妹轉。時間忽忽過去,他的兒子也在這裡出生,跟妹妹在同一個衛生所打預防針,跟妹妹在同一片草地上蹣跚學步。只是,姑侄二人註定擦身而過。

楊又穎高中畢業時,彭仁鐸也出席參加,大學畢業典禮也沒有缺席。(彭仁鐸提供)

2015年4月21日下午,彭仁鐸接到母親著急的電話,說妹妹的房間反鎖,敲門不應。他飛車趕到父母家,想衝進去救,卻沒有鑰匙,驚慌等待鎖匠時,他趴在門縫間用手機拍照,想透過縫隙看裡頭狀況。「就是隔著這個門,生與死的交界。」他的手機裡還藏著那張其實看不清楚的照片,後來他反覆夢到當時場景,夢中的他仍無能為力。

離世時,楊又穎才24歲。夏花般的女孩俏皮亮麗,她出生在陽光暖暖的台中,父親是前農委會主委彭作奎,母親是大學教師,還有個大她12歲的哥哥彭仁鐸,他們總是親暱呼喚她「娃娃」,像是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一家四口感情緊密,生日時必定聚餐吹蠟燭,除夕夜要拍張年菜全家福,大年初一吆喝走春吃素麵。

楊又穎是網拍界的人氣模特兒,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時被發掘,成為電視節目《大學生了沒》的固定班底,曾與郭彥均、郭彥甫等人主持電視節目《愛玩咖》。出道3年,粉絲頁人數有21萬人,更從網拍界踏入電影圈,演出《五月一号》中的第一女配角蔡桃桂。她輕生時,距離電影上映,僅剩不到10天。

鍵盤真的 會殺人

原本是個夢想成真的甜美故事,就在星光即將燦爛的時候,網路上出現匿名攻擊,稱她「心機楊(楊又穎英文名Cindy)」,指她心機重耍大牌,造謠她抽菸、酗酒、當小三。最嚴重時,「靠北部落客」臉書頁出現超過60篇汙衊文章,用字狠毒。連續的匿名攻擊讓楊又穎崩潰,曾半夜情緒失控,打給哥哥哭喊尖叫。

楊又穎生前已跨足電影圈,在《五月一号》中飾演第1女配角蔡桃桂(左),大剌剌的模樣正是家人所熟悉的她。(翻攝網路)

網路霸凌是一把無形的刀,每每出現新的謠言或謾罵,就硬生生再刮去一點點的楊又穎。好友Vicky說:「她那時備受打擊,歇斯底里到一看網文就哭說想死,好想知道誰躲在鍵盤後面。」家人與朋友輪班陪伴她,就醫看精神科、求助自殺防治中心,但療癒速度遠遠追不上霸凌速度,女孩仍揮手說再見。

楊又穎輕生消息引發社會震驚,她在遺書中寫下,希望自己的死,能告訴大家「言語霸凌」值得被重視。一時間,報紙以「網路霸凌殺人」「宅男女神自殺亡」為頭版頭條,輿論斥責網路霸凌、中檢啟動調查、立法院開公聽會,大家終於理解,原來鍵盤真的會殺人。告別式上,各界人士連同粉絲,超過600人出席。

心思細膩 個性直

激情過後,療傷之路才要開始。楊又穎是彭作奎夫妻的掌上明珠。過去工作再忙,彭作奎只要北上開會,就是女兒的追星族,抓空檔相約喝咖啡。女兒出席活動站台,老爸就到現場拍照,只為見愛女一面。事發後,臉書回憶成了彭作奎不想喝光的孟婆湯,他常轉貼父女過去的合照,總說小天使到佛國留學去了。

彭作奎(左)與女兒楊又穎(右)感情極好,父女間留下許多親密的照片。(彭仁鐸提供)

彭仁鐸記得,妹妹從小喜歡表演,拿過校園歌唱比賽冠軍,說話時嘰嘰喳喳的,像隻小麻雀在身邊跳躍。事發前二天,家人才幫彭仁鐸慶生,楊又穎躺在哥哥的沙發上滑手機,還一起去家飾店買布,「她大學讀劇場服裝設計,我還跟她說,欸,妳有裁縫機,可以幫我們縫窗簾……。」這些日常不過的場景,卻再也不會出現了。

彭仁鐸是個理性大於感性的人,「我跟我妹南轅北轍,她非常感性,個性很直爽,但心思很細膩。她曾說,覺得哪裡不好,她會努力改。但無中生有的抹黑,她沒辦法改,這讓她很痛苦。」彭仁鐸那時總勸妹妹放寬心,別去理別去看。但少女的世界如此敏感,網友看來不過爾爾的字句,卻堆疊出讓楊又穎墜落的黑洞。

線上防治 設專頁

兒童福利聯盟曾進行霸凌調查,結果發現,有高達76%的兒少曾目睹或曾遭遇網路霸凌,最嚴重的場域就是社群網站,93%的網路霸凌發生在Facebook、Twitter或微博,Line、What’s App等通訊軟體也高達48%。最常出現的網路霸凌事件正是攻擊謾罵,包括盜用帳號亂發訊息、散布不實謠言等都有。

長期進行反霸凌研究的東華大學教授李明憲觀察,過去總說網路是虛擬人生,但如今已不是,「實體與網路都是真實的人生,而且互相影響。」他認為,除了推動立法重懲網路霸凌,更重要的是推動「旁觀者正義」,「同理心應該是一種公德心,有時候你按個讚、回二個字,或是旁觀不阻止,其實都是加害者。」

妹妹輕生後,彭仁鐸與家人沒有提告,也公開呼籲網友不要追究誰是霸凌兇手,「對我們來說,做任何事情,都已無法挽回她的生命。」當時楊又穎粉絲頁已有21萬名粉絲,常有網友傳訊抒發心情。彭仁鐸向臉書提出申請,將粉絲頁更名為「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的公益頁面,接手成為管理員。

同年7月,彭仁鐸與張老師、生命線、婦援會、兒福聯盟以及技術單位展開合作,試圖打造「霸凌防治線上求助工具」,讓活在網路上的年輕世代願意透過網路,主動求助專業社工。選在妹妹百日當天,彭仁鐸展開「Cindy的願望」網路募資,還製作了滑鼠墊等回饋品,「希望網友發文前先想一想,思考二秒後再按送出。」

千鈞一髮 救網友

網站工具有專業社工定時上線,臉書粉絲頁則由彭仁鐸與公司同事管理。2年來,幾乎天天都有網友來訊,傍晚到深夜是臉書網友求助高峰,許多網友會截圖求助,也有霸凌者坦言自己就是想霸凌,還有心碎的母親敲來訊息,痛苦難受地陳述,她的女兒是楊又穎學妹,同樣也因網路霸凌輕生。

彷彿在為自己的悲傷找出口,只要網友想聊聊,彭仁鐸就義不容辭,躺床滑手機回訊息、窩沙發抱筆電回訊息,「有些情緒能靠聊天緩解,比較嚴重的就轉介社工。」起初還被網友諷刺,「以為弄個粉絲頁,就不會有霸凌?」他也不在乎,他相信,只要做了就有開始,哪怕是愚公移山。

日日夜夜,他在訊息框中敲下「嗨,我是Cindy的哥哥……」網路那頭好似就被理解了一點點,願意說點什麼。彭仁鐸也遇過十萬火急的狀況,有遭霸凌的網友留下告別字句,「她說掰掰,說她很累了,想去找Cindy。」彭仁鐸一看嚇壞了,趕緊到派出所報案,同時在臉書社群上求助,千鈞一髮救回正想尋死的網友,類似案例還不只一起。

妹妹走後,彭仁鐸幾乎沒在外人面前哭過。但回憶像鉤子,想起妹妹的模樣,他還是忍不住落淚。

楊又穎輕生後沒多久,彭仁鐸的太太楊茲珺發現自己懷孕了,好一段時間身體不適,但先生天天黏在臉書上,「我有點埋怨,覺得他心思不在家裡。但或許這是他平復傷痛的方式,他覺得當初沒幫到妹妹,現在想竭盡所能幫別人,就算只幫一個都好。」楊茲珺還記得,事發初期先生經常做惡夢,在夢裡哭泣呻吟。

我們好奇,至今協助過多少人?彭仁鐸勉為其難計算,光粉絲專頁約莫近300人。但他沉默數秒後開口,「我說心裡話,就算只有3個、5個,我都覺得夠了。假設我們能夠幫助的網友,像之前也能有人幫助到Cindy,那對我們家來說,就很值得,是無價的。」語末,他艱難吐出,「我反而很希望,有一段時間都沒人來求助。」

若妳仍在 有多好

採訪當天,彭仁鐸帶著剛滿週歲的兒子在公園散步,寶寶剛學會走路,勇敢努力的模樣讓全家人忍不住為他鼓掌。右起彭作奎、彭仁鐸、Hudson、彭仁鐸妻子楊茲珺與彭作奎妻子謝佑立。

妹妹走後,彭仁鐸成了家裡的支柱。當年是他面對記者,代表家人讀聲明稿,唸到揪心處「其實愛她的人遠比抹黑她的人多很多很多」,他仰頭望天,嘴裡低喊:「娃娃,妳現在知道了嗎?」2年來,他小心翼翼保護家人,我們約訪他時,他思量許久,懇請我們不要打擾父母,「他們的痛,更甚於我百倍。」

彭仁鐸說,父親總是說,妹妹是以生命示現。那像是一個殉道者,用自己的方式,讓網路霸凌議題被提起,也讓世人記住鍵盤曾經殺死一個人。但對至親家人來說,他們想記住的,都是好的。他們記得女孩的笑聲、記得她跳舞的模樣,然後把求助的網友都當做是他們親愛的女孩,那是家人勇敢起來的方式。

「有時候晚上回完訊息,我都好想告訴她,娃娃,哥哥在努力去做了,妳託付給我們的事情,我們在做了。」春光燦爛的那天,彭仁鐸夫妻帶著孩子與爸媽見面,一家三代在綠地上為蹣跚學步的孩子鼓掌,那也是楊又穎曾經散步過的地方。「我很想告訴她,如果我們的人生還有她的話,不知道有多好。」

更新時間|2017.04.18 06:33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