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6.01 08:14

【祁家威番外篇】沒有人敢跟我fight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從少年到白頭,祁家威的同志平權運動之路走了30年。
從少年到白頭,祁家威的同志平權運動之路走了30年。

祁家威是台灣第一個公開出櫃的同性戀者,不像那年代其他同志族群的低調,祁家威不論行事或說話皆走浮誇路線,有時甚至不免令人納悶他究竟是怎樣之人,話語裡的真實成份又有幾分。

例如我們採訪他時,他誇口自己懂得25種專業領域,從政治學法學心理學無所不包。

或者,當我們問他,數十年來曾被人歧視嗎?他傲然答:「站在我面前的人,沒有。在我背後的,我看不到啊。」

又或者他說,聽他演講的人,100人聽完,有100人都能認同他的說法、認同同性戀。

自大狂嗎?與他聊久了才明白,他的話有時得從不同角度拆解,像玩一場文字遊戲。

例如他後來才提到,當年在街頭募款時,曾被兩位著名政治人物吐口水,甚至卡車司機經過他也是呸一聲。

原來,先前口中的沒有被歧視,只是:「在我背後的,我看不到啊。」他選擇無視。

30多年前,全台灣乃至全世界都認為同性戀是羞恥的疾病,祁家威已赤手空拳地走上街頭,訴求防治愛滋、支持同志。(聯合知識庫)
30多年前,全台灣乃至全世界都認為同性戀是羞恥的疾病,祁家威已赤手空拳地走上街頭,訴求防治愛滋、支持同志。(聯合知識庫)

又如他說100人聽完他演講,100人都能認同同性戀,他後來才自己破哏:「曾經有人問我,我去演講後,有多少人能聽完就認同我,我說100個人聽完有100人都能接受。對方說不可能,即使解放黑奴的林肯總統這樣偉大的演說家,演講完也只有83%的人接受,仍有17%的人反對。我說,其中關鍵點是,在我心裡面,聽完我演講還不能接受正確觀念的人,還算是人嗎?」

於是,自然100%的「人」都認同他。十足阿Q式正向思考。

他說,30多年前打算從事同志運動時,他為此讀了很多書,之後去拜訪一位當年建中老師,想知道自己準備是否充分、還缺了什麼。結果老師只說:「你信心不夠」。

他不滿意,信心這檔事乃他從小自認的強項。再問一次,老師答案還是一樣。第三次,仍相同。他恍然大悟:「老師講得沒錯。如果我信心夠,我不會去拜訪他。」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也許那時開始,他便不斷努力自我心理建設。他形容現在的自己:「我的心理建設已經強到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跟我fighting!」「任何刁難都無法在我心裡存活一秒鐘。」種種浮誇之詞,原來不過是他自我武裝的一道道壯麗城牆,讓他得以在這條漫漫長路有力氣一直走下去。

更新時間|2017.06.01 08: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