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經】不只一公升的眼淚

文|謝祝芬    攝影|吳貞慧
米格霜淇淋兄弟老闆中的哥哥高名岳(右)遺傳小腦萎縮症,但太太林淑娟(左)為了愛仍堅持嫁他。

高雄名店米格霜淇淋,日日推不同口味而走紅,帶動全高雄開了30多家義式霜淇淋店,甚至吸引好奇的日本機台廠商前來一探究竟。

但人氣背後,老闆兄弟中的哥哥高名岳遺傳小腦萎縮症,女友林淑娟流了不知多少淚,仍決定嫁他。雖然娘家媽媽擔憂落淚,公公也因不願拖累她而反對。但他們只在乎曾經擁有,堅持一起走。

這些年,一家人齊心協力,冰品生意蒸蒸日上。小倆口還剩多少時間無人能知,但肯定的是,這段霜淇淋之愛永遠不會消失。

林淑娟跨下摩托車,安全帽也沒脫,就抱住後座的丈夫高名岳。她小心翼翼地扶丈夫下摩托車,待丈夫站穩,再環抱丈夫的腰際,撐著搖搖晃晃的他,走進高雄澄清路的「米格義式手作霜淇淋」。

名岳從他媽媽家族那邊,遺傳到小腦萎縮症,我們結婚之前,他走路就有點晃了。
米格霜淇淋技術是兄弟老闆中的弟弟高名志(左)北上學回,但他覺得對家人有一份責任,開店也找哥哥、嫂嫂一起。

店裡,高名岳的弟弟高名志原在整理LINE群組上的訂單,見哥哥、嫂嫂進門,立刻挪出位置讓哥哥有地方可倚靠。一如往常,兄弟2人、林淑娟和店長賴明德照常備料,分工合作將水果原汁倒入霜淇淋機台;高名岳動作時,林淑娟總習慣用手摟著他的腰,或握著他的手輔助。

一直以來,米格就以天天推出不同口味霜淇淋而在高雄走紅,一度還因知名度太高,門口隊伍排太長,帶動高雄其他冰品店跟進販售義式霜淇淋。高名志說:「可能過去高雄很少吃到天然水果製作的義式霜淇淋,我們於2013年開店後,全高雄大約跟著開了30家。」一度,因採買霜淇淋機台的店家太多,一家日本機台廠商社長還跑到高雄一探究竟。

疾病帶給這家人嚴格的考驗,但他們總是用笑容來面對。(左起林淑娟、高名岳、高名志、爸爸高博勇)

熱潮過後,高雄地區的義式霜淇淋店漸漸收到剩5、6家,但米格的生意並未受太大影響,尤其放學、下班時間,門前總是排著人龍。

這天,他們準備的是紅豆牛奶、芒果和榴槤口味。一位員工聽到要製作榴槤霜淇淋,立刻戴上2層口罩作逃離狀,還嚷:「喜歡榴槤味的人覺得很香,但我不行,戴2層口罩還是受不了。」

員工誇張的動作,讓現場笑聲大作,若不是高名岳突然被口水嗆了一口,林淑娟急著幫他梳背理氣,我們都快忘了高名岳一會兒還得回去歇息服藥。

林淑娟雙腿盤坐在丈夫身邊。是刻意嗎?還是早預備好一身堅強?她的動作總透著一種大剌剌,連說起丈夫的病都不帶一絲哀怨:「企鵝家族這種病,你們都聽過吧?也就是小腦萎縮症,名岳的媽媽從家族那邊遺傳,生下名岳和名志,二分之一的遺傳機率,名岳是中獎的那二分之一,名志則是健康的。我們結婚前,名岳走路就有點晃,這一年已經要靠我撐著才能走。」

她低頭,拉了拉牛仔褲破洞處綻開的虛線,「你們也覺得我很堅強?我不知道,但,我就是愛他…」

 

逃避,拒絕,閃躲。林淑娟鐵了心不再接高名岳電話,就算他久站在家門前等候,她也不開門。

9年前,林淑娟和高名岳因工作結識而相戀。「剛開始交往時,他除了講話有點結巴,走路有時會顛一下,其他跟一般男生沒兩樣,騎摩托車載我過彎時還會耍帥壓車,對我又很體貼溫柔。有天他突然告訴我,他遺傳家族的小腦萎縮症,我整個人就像是被雷打到。」

林淑娟慌了,小腦萎縮症?那是什麼?她的腦裡一片空白,聽人說就是日本電影《一公升的眼淚》裡的女主角池內亞也得的那種病,身體從失去平衡開始,到最後癱瘓失能,「我去錄影帶店租來看了3次,3次都哭到不能自拔。」

林淑娟的娘家媽媽(左)從擔憂、不能接受,到支持女兒的選擇,她說:「沒有人願意生病,我們名岳真的是很好的人。」

逃避,拒絕,閃躲。林淑娟鐵了心不再接高名岳電話,就算他久站在家門前等候,她也不開門。最後是林淑娟的媽媽當和事佬,「我媽很喜歡斯文有禮的名岳,還唸我:『名岳說妳感冒,他很擔心,妳為何不幫他開門?』」

尚不知狀況的林媽媽意外為2人重牽情緣,一段時日後,卻被2人告知高名岳遺傳小腦萎縮症,林媽媽從驚訝,到煩惱,眼淚天天掉不停。林淑娟說:「媽媽自己的婚姻並不幸福,她從年輕就靠自己養大我和2個姊姊,她看名岳的媽媽從30幾歲就坐輪椅,至今已完全癱瘓,需插鼻胃管,她很擔心我以後要扛起照顧的責任會很辛苦,每次只要想到,就陪著我一起哭。」

 

我太了解箇中辛苦,但阿娟是個健康的好女孩,我們怎可讓她扛這些擔子?

但母女倆都是重感情的人,也清楚生病不是高名岳所願,因此媽媽對2人的交往不置可否。直到4年前有一天,高家高齡的爺爺奶奶問林淑娟,「怎麼交往這麼久,還不和阮孫(高名岳)結婚?」林淑娟轉念,「既然不想分開,也許結婚可以把握更多相處時間。」

這一回,林媽媽只問林淑娟:「往後只會更苦,妳若真要嫁,就要牽好他的手,當他的肩膀。」林淑娟很堅定地點頭,反倒是高名岳的父親高博勇持反對態度,高爸爸說:「我照顧我太太30年,耗費的時間、金錢、體力、心神不計其數,我太了解箇中辛苦,但阿娟是個健康的好女孩,我們怎麼可以讓她扛這些擔子?」然而,小倆口的堅持折服了他,從此高博勇都喊林淑娟「女兒」,而非「媳婦」。

3年前,林淑娟(左)決定嫁給高名岳(右),公公高博勇感動地喊她「女兒」,而不是「媳婦」。(林淑娟提供)

講起媳婦進門的經過,高博勇仍差點哽咽:「這世上應該沒有第2個女孩像阿娟這樣,名岳遇到她是他的福氣。」他頓了頓,「我也不忌諱地告訴阿娟,哪天若是名岳不在了,我希望這個『女兒』能再找到自己的幸福。」

但就像是高家客廳掛的Q版全家福,多了媳婦兼女兒的家,變得更加完整了。

「原本小叔(高名志)就曾到台北付費跟人學過義式霜淇淋做法,他很照顧哥哥和家人,5年前回到高雄後,便找他哥哥、我和他的大學同學賴明德一起開業,賣義式霜淇淋。」林淑娟說。

 

高名岳起初還能與弟弟一起攪料、搬重,四人也都持「只看當下,不去煩惱未來」的共識。
米格霜淇淋的原料主要來自鳳山果菜批發市場,高家爸爸高博勇偶爾也會幫忙挑選水果。

開店之初,高名岳還能與弟弟一起攪料、搬重,4人也都持「只看當下,不去煩惱未來」的共識;儘管開店地點選在少有走路人潮、多是汽車展售維修中心的澄清路「武市」,他們也都認為只要產品好吃,再冷僻的地點,客人都會過來。

每天,他們依節令推出2至3種不同口味的霜淇淋,口味從芒果、荔枝、奇異果、葡萄柚、鳳梨、香蕉、土芒果…到阿薩姆奶茶、起士、花生等都有。每天下午,四人先針對市場盛產的水果種類討論,決定隔天要推什麼口味後,隔天一早再自己去買水果,或請廠商送來。

2年多前,趁著高名岳(後)身體狀況還許可,林淑娟(前)和高名志、店長賴明德帶著他出國去旅行。(林淑娟提供)

負責調配方的高名志說:「我們走的是義式風味,不加美式霜淇淋常摻的鮮奶油,僅用水果、水、糖和牛奶當原料;吃來有水果芬芳,又較一般的霜淇淋清爽不膩,對許多怕胖的現代人更具吸引力。」

特別的是,店裡也推出紅酒和榴槤等特殊口味,高名志說:「榴槤是爸爸的靈感,他覺得喜歡的人,一定會愛死。」至於紅酒霜淇淋,他在研究時不知倒掉多少瓶酒,最後才發現:「和水果一樣,酒的口味不能挑太甜的,必須要有點微酸,加入一點糖製成霜淇淋,味道才會剛剛好。」

下課時分,米格總是擠滿前來買冰的學生。圖左為店長賴明德。

  

我很幸運,阿娟是老天爺送給我的天使。未來,不知還能陪妻子多久,「但我們只在乎曾經擁有」。

雖然這一年,高名岳已經無法操持粗重活,林淑娟除了早上幫忙備料,其他時間都要照顧丈夫,但2人只要體力許可就到店裡幫忙。高名岳說:「現在工作大部分都交給弟弟、阿德和阿娟,但我還能幫忙洗洗機台、收收東西,所以幾乎每天都會來。」

他看了看妻子,「雖然我生病了,但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阿娟就是老天爺送給我的天使。」未來,他不知道還能陪妻子多久,「但我學著努力放下,珍惜每一天去陪家人和妻子。」

高名岳突然像遇到大事般,緊張地說:「糟了!我今天沒刮鬍子,攝影師可以幫我修片嗎?」林淑娟大笑不已,「唉呦,就算生病,我老公還是隻『愛水貓』,之前還找人幫我紋眉。」不料,高名岳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出:「我很希望老婆開開心心漂漂亮亮的…」他還未說完,林淑娟立刻為了掩飾害羞而大笑:「就說你是愛水貓,愛水貓。」

高名岳推了推眼鏡,拚命地傻笑,林淑娟卻反射性地在他肩上輕輕地親了一口。

更新時間|2017.06.09 10:05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