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頭目阿莉芙之四】賣房籌錢拍片 王育麟:國片外銷才有活路

文|劉慧茹    攝影|楊兆元
《阿莉芙》劇組到台東部落取景,觀眾也可透過鏡頭窺見原住民入夜後的生活日常。(蔓菲聯爾提供)

王育麟從事影視工作30年,2007年成立「蔓菲聯爾」,專職電影製作,對台灣影視產業長期以來的籌資困境,認為國家部會應該要帶頭改變,「電影代表國家的話語權,別人可以藉由電影了解這個國家的人民、價值、生活或美學,從電影看出一個國家的樣貌,國家應該支持。」

王育麟(左)不僅2012年為籌拍電影《龍飛鳳舞》拿房產抵押,還變裝上街宣傳衝票房,相當犧牲。

國片票房長期低迷,對投資方而言,投資報酬率相對較低,王育麟於是從2010年,便選擇獨立籌資700萬元,拍了第一部院線電影《父後七日》,創造全台4,500萬元的票房。突如其來的成功讓他大膽起來,2012年竟抵押房子跟銀行貸款,共借3,000萬元拍《龍飛鳳舞》,票房卻不到500萬元,慘賠到必須賣房還債。「這讓我體悟到,獨立投資並不是常態的經營策略,《阿莉芙》一定要結合外來投資。」

他舉2000年韓國遇金融海嘯時,國家大力扶植文創產業,派人去好萊塢學習,再回國做產業改造;泰皇當年則是請英國老師到泰國教創意,如今才有這麼多創意廣告出現,文創產值已是台灣的10倍,讓王育麟很感嘆。

今年5月《阿莉芙》宣傳DM已在坎城影展市場展上出現。(翻攝自Reel Suspects臉書)

「不知為什麼,台灣人都不敢冒險嘗試投資新東西,有錢人只想投資房地產,搞到社會變得很扭曲。」他舉台灣遊戲產業為例,1996年期間產值是全球第3名(美、日、台灣),2000年發展線上遊戲後,大廠靠代理國外遊戲賺大錢,但20年後,台灣遊戲產業連前10名都排不上。

眼看中國已成為全球的電影工廠,台灣在沒環境、沒資金的情況下,根本留不住人才,但也沒有回頭路可走。王育麟認為,唯有靠創意和內容,台灣才能走出一條活路,「雖然不如美國早有一套完整的SOP,但不做永遠沒機會。」台灣有相對寬廣的創作空間,拍出好的類型片才有機會輸出國外,重新建立正常的產業生態。

更新時間|2017.07.31 11:28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