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7.08.14 15:20

左派右派都走向偏激 維州3K黨「暴衝」凸顯美國社會對立升高

文|謝樹寬
2017年8月13日,美國維州夏洛特維爾。鮮花與卡片追悼因抗議「右派大團結」(Unite the Right )遊行,遭汽車衝撞罹難的海瑟海爾。(東方IC)
2017年8月13日,美國維州夏洛特維爾。鮮花與卡片追悼因抗議「右派大團結」(Unite the Right )遊行,遭汽車衝撞罹難的海瑟海爾。(東方IC)

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週末(8月12日)爆發血腥衝突事件。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車朝反制示威群眾衝撞,導致一人死亡多人受傷。

自川普上任之後,美國極右派新納粹勢力明顯抬頭。

不過,《新聞週刊》的分析報導中也認為,一股反右的激進「反法西斯行動」也正悄悄興起,讓美國社會的衝突對立更加激化。

20歲的年輕白人男子菲爾茲(James Alex Fields Jr.),周末開著他自己的車子,衝進了在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反法西斯示威的群眾當中。

這場駭人聽聞的事件,透過新聞媒體與網路的快速傳播,引發巨大效應,美國大小城市都掀起追悼抗議的活動。

2017年8月13日,美國亞特蘭大,民眾聚集街頭追悼在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反白人至上遊行中不幸罹難的海瑟海爾。(東方IC)
2017年8月13日,美國亞特蘭大,民眾聚集街頭追悼在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反白人至上遊行中不幸罹難的海瑟海爾。(東方IC)

據媒體報導,如今被指控二級謀殺罪的菲爾茲,出生喪父、由母親獨力扶養長大。學校老師眼中,他是聰明但孤僻安靜的學生。從中學時代開始,就曾表達支持極右派團體的立場。過去他就經常出入白人至上團體Vanguard America的活動。

菲爾茲(左二)過去參與白人至上團體Vanguard America的活動。

追本溯源,這場衝突的起因,是州政府要移除南方聯邦軍名將羅伯特李(Robert E. Lee)的雕像,引發白人團體不滿,因而出現了美國多年來最大規模的新納粹與3K黨集會活動。

反對新納粹的民權人士,為了採取反制同樣在街頭集結。結果引爆了極右派示威者、反法西斯示威者、和警方三方之間的街頭大亂鬥。因此在衝撞事件之前,街頭的衝突就已經有數十人被逮捕或送醫。

這起不幸事件,反映了美國人對川普入主白宮之後,對於新法西斯主義抬頭的憂心。不過,新聞週刊記者Cristina Silva指出,在反川普陣營裡的「反法西斯運動」,它偏激暴力的傾向可能同樣值得擔心。

在美國,「反法西斯運動」(Anti-Fascist action)最早可以追溯到二次大戰之前在德國、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地的左派軍事行動。這個運動有濃厚的馬克思主義、反資本、無政府傾向,主張「摧毀一切形式的法西斯主義」,打破法西斯對性別、種族、階級的「三重壓迫」。

自從川普在選戰中吸引了極右派支持者公開表態支持後,「反法西斯運動」(或稱「反法」,AntiFa)就常涉入反制極右派的暴力示威。像是川普就職典禮當天,警方就逮捕了超過兩百名身著黑衣的示威者,他們砸毀商店、火燒街頭車輛、動手攻擊值勤員警。

2017年6月4日,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警方試圖在街頭分隔支持與反對川普的群眾。(東方IC)
2017年6月4日,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警方試圖在街頭分隔支持與反對川普的群眾。(東方IC)

立場保守的《國家評論》在今年六月標題為「左派暴力的根源」的文章裡就曾提到,「反法西斯運動不滿足於將人們貼上法西斯的標籤,還要人們為此流血。」美國的新納粹網站《每日衝鋒報》(Daily Stormer,名稱即取自納粹的衝鋒隊)也陸續收集「反法」暴力的相關資料,它的檔案新聞裡隨處可見像是「『反法』攻擊記者的街頭畫面」、「『反法』領導人慶祝O.J.辛普森獲釋,稱他可殺更多白人!」「『反法』是暴力的懦夫!」這類標題的文章。

美國的主流媒體,似乎最近才慢慢注意到「反法」運動的崛起。非營利新聞網站《Mother Jones》在四月份一篇報導提到了極右派進入加州柏克萊校園,和左派「反法」民眾的衝突:

總共大約有數百名的示威者,右派人數可能稍稍多於左派。 在川普支持者和反法西斯民眾的衝突最前線,一名白人男子頭戴紅白藍羽飾的斯巴達武士頭盔、胸前配著GoPro攝影機、穿著國旗短褲、身上披著川普的旗幟。「我不是法西斯!」他對著面前的示威者大喊。他身邊的女子,頭戴著粉紅色帽子臉,塗上國旗彩妝,對一名反法西斯民眾大喊:「你是xxx混蛋恐怖分子!你們這些人才是法西斯恐怖分子!」

《大西洋期刊》在「暴力左派的興起」文章裡,報導了反法西斯運動在波特蘭的抗議活動。它描述「反法西斯運動」是暴力的行動,並認為它的暴力策略可能趕跑了社會主流對左派主張的支持。

由於反西斯運動包含了許多無政府主義的思想,他們認為國家本身就寓含了法西斯和種族主義,因此對政府並不抱持信念,而偏向於「自己動手來」,直接採取行動。例如場所的管理單位施壓,讓被他們鎖定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沒有集會的空間,或施壓雇主開除「新納粹」的員工,施壓房東趕走「新納粹」的住戶。他們這些「自以為正義」的作為,當然也可能加深對立,造成社會的兩極化。

參考資料:

What is AntiFa? Anti-Fascism protesters and the white power groups were battling long before Charlotteville(Newsweek)

The Rise of the Violent Left(The Atlantic)

更新時間|2017.08.14 17: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