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在傳統保守的巴基斯坦社會中,女醫師工作上經常需面對強大壓力。如今,借助數位科技之助,她們有機會重拾工作,貢獻自己能力。

巴基斯坦合格的女醫師為數不少,但是在一般的醫院診所裡卻很少看到她們的蹤影。

根據2015年巴基斯坦官方的醫學與牙醫委員會統計,醫科女學生的比例,已經佔了醫科學生總數的七成以上。但是,有一半的女畢業生,卻從來沒有穿上白醫師袍執業。

這和當地傳統的社會觀念有關:多數女學生在畢業之後,馬上要面對「當醫師」還是「為人妻」的人生抉擇。對許多家族而言,娶一個醫科高材生的媳婦,是家族地位的象徵。不過一關起門來,他們多半會認為,妻子全部的心力都應該放在丈夫和子女身上。因此, 囿於保守的社會氣氛,女醫科生在嫁為人婦之後,就必須放棄行醫濟世的夢想。

不過在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喀拉蚩,一家醫療新創公司最近借助科技,要把女醫師重新帶回職場。

這家Sehat Kahani(烏爾都語原意為「醫療故事」)的醫療服務公司,利用網路諮詢和遠距問診的方式,讓女醫師們不需要步出自己家門,就可提供鄉間和都市貧民社區可負擔的醫療服務。

Sehat Kahani藉由遠距視訊科技,由具合格執照但未在醫院執業的女醫師提供醫療服務。

Sehat Kahani的共同創辦人莎拉・薩依德・古魯姆(Sara Saeed Khurrum)說:「(女醫師)在醫院專業、工時長的工作,對社會多數人而言仍是禁忌。而且一般醫院缺乏嬰幼兒托育中心、專業看護人員不足,更增加了身兼母職的女醫師們在職場上的挑戰。」

今年二月成立的Sehat Kahani ,與另一個更早成立的在家醫療諮詢服務doctHERs合作,目前總共經營14家診所,其中七家在喀拉蚩。目前為止,已提供四萬名病患直接的診療諮詢 。

這些診所預約掛號的程序就和一般醫院類似,只不過醫生們是透過電腦的螢幕問診。病患到這些診所之後,由護士將他們的基本病史輸入電腦,並進行簡單的身體檢查。隨後透過網路電話叩應,由醫師以視訊會議的方式進行診療。

Sehat Kahani招募醫師是根據嚴格的標準:所有醫師都必須有合格的證書和執業執照,同時她們離開執業的時間也不可超過三年。經過面試和審核程序之後,她們會接受電腦軟體的訓練課程,確認她們的遠距醫療能力後才正式上線。

目前Sehat Kahani已經建立了超過500名女醫師的網絡,不過由於目前只有14間診所,平均一間診所由兩名醫師看診,因此實際線上診療的醫師大約只有30人,她們透過網路在診所看診和進行預防醫療工作。

病患每次看診費用,大約在50-500盧比之間(約合台幣15-150元)。Sehat Kahani的目標,是在2018年達成收支平衡,並在2020年擴展為50家診所。

巴基斯坦全國人口超過1.9億,其中將近三分之二的人居住在鄉村地區。整體而言獲取醫療資源的管道相當缺乏,因此線上醫療服務有巨大的潛力。

不過,成員幾乎清一色年輕女性的Sehat Kahani 要取得民眾信任並不容易。 創辦人古魯姆說:「人們不喜歡女性在鄉村地區說東道西」,尤其是當她們被批評是「不成熟的女人」。

為了解決這類的問題,她們甚至找來男性公家單位人員幫忙,在保守的社區裡打通關係。

遠距醫療的另一個障礙,是許多人面對高科技設備時會感覺不自在。古魯姆說:「在我們提供醫療服務的社區,人們教育並不普及、視訊技術對許多人也是聞所未聞。」有些人並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或孩子被攝影。為了減輕他們的戒心,Sehat Kahani找了一名在當地工作多年的男護士加入她們的診所。古魯姆相信:「只要病患能信任他,自然也會信任我們。」

Sehat Kahani也會事先向宗教長老和地方領袖做簡報,同時,每一間診所也都有一名女性宣傳員,她負責挨家挨戶訪問民眾傳達遠距醫療的理念。

不過,這個醫療方式要觸及更多社區,仍需要網路基礎設施的升級。視訊對話需要網路,而巴基斯坦的網路穿透率目前仍只有18%。

此外,巴基斯坦供電並不穩定,Sehat Kahani打算在每個診所配備備用發電機和利用太陽能板發電,如果行動網路經常大塞車,或是電力三不五時中斷,都會影響到病患獲得即時的服務。

參考資料:

Pressured to give up their careers, Pakistan's "doctor-wives" are using tech to find work again(Quartz)

How to stop female doctors from dropping out in Pakistan(BBC)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