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10.17 06:30

「間諜學院」:美國中情局如何利用假研討會阻止伊朗核武發展(下)

文|謝樹寬
2017年10月14日,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頭民眾翻閱報紙。美國總統川普演說中以伊朗違反協定,揚言廢除核武協議。伊朗總統羅哈尼批評川普的指控是無的放矢。(東方IC)
2017年10月14日,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頭民眾翻閱報紙。美國總統川普演說中以伊朗違反協定,揚言廢除核武協議。伊朗總統羅哈尼批評川普的指控是無的放矢。(東方IC)

中情局不只透過白手套籌辦學術研討會,有時更為了政治任務用「假的」名義籌辦「假的」學術研討會。高登在書中提到最明確的例子是小布希時代,為了延緩伊朗核武發展,策動伊朗核子科學家叛逃的「榨腦行動」。

根據科學與國際安全研究院的創辦人兼現任主席歐布萊特(David Albright)在書中透露,在小布希時代,美國用來延緩伊朗發展核武的經費「錢多得要命」。其中一個計劃是中情局的「榨腦行動」(Operation Brain Drain,英文brain drain原指人才流失),目標鎖定伊朗的核子科學家。

由於伊朗的科學家平時難以接觸,因此中情局會設法在友好或中立國家的研討會上找機會慫恿他們。他們的做法是與以色列協商之後選定對象,透過中情局安排的中介人士,以五十萬到兩百萬美元之間的費用,在具有聲望的國際科學研究機構召開研討會。

這個中介人可能本身經營科技公司,或是中情局幫他創一個空殼公司,讓不知情的學術機構認定一切合法。而這個中介人只知道自己是在協助中情局辦事,但他並不知道目的為何,而中情局也「只會利用他一次」。

研討會的焦點會放在核子物理學的民間應用,同時也會契合到被鎖定的伊朗科學家的專業領域。基本上伊朗的科學家也都有大學任職的身分。和其他各國教授一樣他們也喜歡公費出國。伊朗政府有時會同意他們參加研討會,不過會另外派人隨行監視,除了宣傳目的,以了解最新研究並且與最新科技供應者接觸。

「從伊朗的觀點來看,他們顯然樂意派科學家參加核能和平用途的研討會。」
「他們可以說:『看吧,我們派了我們的科學家參加研討會,研究如何為民用目的來利用民用科技。』」
伯格曼(Ronen Bergman),以色列記者

負責任務的中情局人員可能假裝成學生技術顧問或是參展展示人員。他第一個工作是設法把監視科學家的安全人員支開。其中一例是中情局雇用的餐廳工作人員在監視人員的餐點下毒,導致他們不停腹瀉嘔吐。同時期望他們把他歸咎於飛機上的飲食或是當地不熟悉的飲食。

運氣好的話,中情局人員可以有機會和科學家單獨相處幾分鐘並展開遊說。他們事先會把對方底細查的一清二楚,如果對方懷疑他面對的是真的中情局人員的身分,他就告訴他所有身家背景甚至一些最私密的細節。一名中情局官員曾經對遊說對象說:「我知道你罹患了睪丸癌,你少了左邊那一顆。」

在成功策動科學家叛逃之後,中情局要開始安排他到美國之後的生活。例如設法把他的妻子小孩接送到美國。(不過曾有一名科學家要求把他的情婦一起送來,但最後卻沒法做到。)之後中情局必須安頓這個科學家的工作和住所,以及長期的福利,包括他小孩子上大學和研究所的學費。

伊朗核能科學家阿米里在2010年返回伊朗的檔案照片。他宣稱自己在2009年前往麥加朝聖時遭美國中情局人員綁架。中情局說法則是他自願叛逃而後又反悔。這位掌握伊朗核能機密的科學家返國後被伊朗當局秘密監禁,並在2016年8月被處決。(東方IC)
伊朗核能科學家阿米里在2010年返回伊朗的檔案照片。他宣稱自己在2009年前往麥加朝聖時遭美國中情局人員綁架。中情局說法則是他自願叛逃而後又反悔。這位掌握伊朗核能機密的科學家返國後被伊朗當局秘密監禁,並在2016年8月被處決。(東方IC)

熟悉這項行動的情報官員在書中透露,透過科學研討會和其他管道,已經有足夠多的科學家叛逃到美國,成功延阻了伊朗的核武發展計畫。不過他提到的另一段插曲,又揭露了情報部門與學術機構之間微妙的合謀關係。

他提到有一名為伊朗核能計畫組裝離心機的工程師,當初提出了一個同意叛逃的條件之一,就是讓他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班。不巧的是,中情局鼓動他離開伊朗時他並沒有帶著相關的學歷證明文件。因此麻省理工一開始拒絕了中情局的要求。不過中情局顯然動用了各種方法,最後讓這所聲名斐然的學術殿堂終於同意配合,放寬了他入學申請程序。校方召集相關系所的一群教授們對這名叛逃者進行審查。他在口試中辯答無礙順利獲准入學,並完成了博士學位。

麻省理工學院的行政主管們否認知情。機械系主任陳剛說自己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不過,高登在書中至少找到兩名教授證實確有此事。南加大學石油工程系的教授沙希米(Muhammad Sahimi)說他確知有個伊朗叛逃者,在麻省理工得到機械工程博士學位。另一位麻省理工機械系教授古托斯基(Timothy Gutowski)也說,他知道實驗室裡「有個年輕人以前在伊朗是在研製離心機」,這讓他感嘆「我們這裡怎麼了?」

伊朗在2015年簽署協議,限制核武發展以換取國際放寬禁運制裁。此後美國情報部門吸收叛逃者的計畫也失去了急迫性。不過,川普最近又頻發狂言,要廢除和伊朗的協議。

或許,中情局主辦假研討會的手法又會秘密捲土重來?

參考資料:

The Science of Spying: how the CIA secretly recruits academics(Guardian)

Spy School: Exploring the dark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lligence service and academia(Foreign Policy)

更新時間|2017.10.16 13: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