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11.17 22:14

失敬失敬 調情高手溫貞菱一根手指就讓他爽

文|熊景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溫貞菱不愧金鐘影后,與小鮮肉巫書維演出挑逗戲,她用手指在巫書維大腿遊走,兩三下就把他弄得非常舒服,順利拍完這場戲。(双喜提供)
溫貞菱不愧金鐘影后,與小鮮肉巫書維演出挑逗戲,她用手指在巫書維大腿遊走,兩三下就把他弄得非常舒服,順利拍完這場戲。(双喜提供)

電影《血觀音》以女性鬥權為題材,片中的女人各個都是狠角色,男人乍看都是魯蛇。當觀眾都把焦點放在「女版教父」惠英紅的心狠手辣,及文淇的外表純潔實則心機,令人不寒而慄之際,沒想到溫貞菱飾演的千金小姐林翩翩也是狠角色,只靠著一根手指就讓「底迪」巫書維高潮,果然人不可貌相!

《血觀音》講人性鬥爭,既講「人」,也講「性」。女性柔弱,最能善用的「武器」就是女色及肉體,片中飾演「棠寧」一角的吳可熙風情萬種,在戲中善用美色,誘惑了傅子純、應蔚民(小應)、施名帥、陳武康而達成目的,一女戰四男堪稱戲中最佳「肉搏女」的角色!事實上,導演在跟吳可熙試戲時,才發現她本人其實很怕肢體接觸,楊雅喆表示,有一場吳可熙用手指撫摸小應的戲,算是「輕量級」的色誘;一開始她僅先在楊雅喆的膝蓋上「試戲」,沒想到整隻手都流汗!後來正式跟小應演,也是手汗直流,讓她下戲後一直跟小應說不好意思!

片中豪放大膽、床戰數男的吳可熙實際上卻很怕肢體接觸,她僅用手撫摸小應,就讓她緊張地出了一手的手汗。(双喜提供)
片中豪放大膽、床戰數男的吳可熙實際上卻很怕肢體接觸,她僅用手撫摸小應,就讓她緊張地出了一手的手汗。(双喜提供)
平常話不多的「本土一哥」傅子純和吳可熙拍床戲時,被楊雅喆發現「很會叫」,原來也是個悶騷男。(双喜提供)
平常話不多的「本土一哥」傅子純和吳可熙拍床戲時,被楊雅喆發現「很會叫」,原來也是個悶騷男。(双喜提供)
片中男角不是陪襯的綠葉就是很「衰」,如王偉六飾演的議長扯上金錢糾紛,陳佩騏則飾演議長特助。(双喜提供)
片中男角不是陪襯的綠葉就是很「衰」,如王偉六飾演的議長扯上金錢糾紛,陳佩騏則飾演議長特助。(双喜提供)

大人們制伏、控制男人的手段高明,但片中溫貞菱飾演的未成年的千金小姐翩翩與馬伕譜出不倫戀,同樣也使出美色誘惑,一場在工寮溫貞菱用手指撫摸巫書維「該邊」的「類情慾戲」,只見溫貞菱用手指一路從男生小腿撫摸到大腿、再延伸到「該邊」,情慾高漲但又點到為止,儘管沒有裸露卻看起來更情色!楊雅喆原本擔心巫書維太害羞演不出來,還讓他穿了兩件內褲怕穿幫,沒想到溫貞菱實在太會帶戲,讓小男生「非常舒服」而很順利地完成!連原先準備讓他壯膽的酒都省下來工作人員自己喝掉!

《血觀音》的幾場情慾戲讓人臉紅心跳,也是電影中的關鍵劇情,楊雅喆自己也在拍攝前看了嗑藥做愛的紀錄片及女性觀點的A片來做功課,「我會先跟演員清楚告知鏡位及姿勢,而且會機械化的給指令,不做節拍或聲音上的指導,其餘讓演員自由發揮,因為我很怕工作人員影射是導演私人喜好的動作或反應。」有趣的是,導演在拍攝吳可熙與傅子純的情慾戲時,竟意外發現傅子純在拍這場戲時很會叫,跟平常話不多的他反差也太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