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尤金

原因是在西雅圖當地媒體與球迷、甚至許多美日專家的心目中,水手曾經是最有可能簽下大谷的球隊。去年12月5日,水手球團與大谷陣營在洛杉磯有過一場祕密會談,不過會後就連一向多話的水手總經理Jerry Dipoto也三緘其口。事實上水手球團對外也沒啥好說嘴的,因為大谷陣營根本沒有任何具體回應。

至於當地媒體與球迷志在必得的信心其來有自。首先,水手成為大谷陣營最後決選的7支球隊之一,其他6隊分別是美聯的天使、遊騎兵,以及國聯的道奇、巨人、教士、小熊。再就這7隊的地緣關係進一步分析發現,除了小熊和遊騎兵之外,其餘5隊都位於美國西岸。

小熊入選的原因,除了球隊本身歷史悠久,品牌在日本具有高知名度以外,總經理Theo Epstein和總教練Joe Maddon的號召力不言可喻;至於遊騎兵則擁有最高的國際球員簽約金額度355萬美元,加上日籍投手達比修有曾經效力該隊將近5年。可是如果撇開這些因素不談,其餘5隊所擁有的最大公約數「美國西岸」,恐怕就是大谷心之所向了。

至於這7隊當中除了道奇、天使、巨人外,其餘都被歸類為小市場球隊。回顧稍早洋基出局時,紐約媒體New York Daily News的頭版標題為「真是膽小鬼!日本球星拒絕洋基,因為害怕到大城市打球」,洋基總經理Brian Cashman則回應說:「我們不可能改變洋基成為西岸球隊或小市場球隊,......但當時的風向就是如此。所以如果我是西岸小市場球隊,我應該會感到興奮吧!」確實,媒體謠傳大谷傾向加盟小市場球隊,避免自己「投打二刀流」的特殊性,引來大城市媒體與球迷的巨大質疑與壓力。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水手似乎又多了幾分得標的可能性。

還有一個地緣關係則來自春訓場地,上述進入決選的7隊都是以亞利桑納州為春訓基地,過去兩年大谷和他的日職母隊日本火腿鬥士就是到此移地春訓。雖然日本火腿是與教士球團簽約,共同使用教士的春訓場地Peoria Sports Complex,但事實上水手也在同一個場地春訓。所以如果大谷選擇加盟水手或教士,那麼在他剛到美國春訓及熱身賽的這6週,確實會有更多「家的感覺」。

就算最後PK的是水手和教士,水手也有信心勝出。理由一,水手是美聯球隊,多了「指定打擊」的位置,但教士則否;理由二,自一朗、佐佐木主浩、城島健司、岩隈久志、青木宣親以降,水手球團網羅日籍選手的歷史悠久、經驗豐富,促使日本球迷開始關注大聯盟。

一項項條件比較下來,水手的志在必得,其實其來有自,所以後來的高度失落感似乎也就不難理解了。當大谷在春訓熱身賽期間投打都很掙扎時,西雅圖當地甚至有記者表明「看好戲」的心情。這種「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的心態固然不足取,但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當地媒體與球迷對大谷未能加盟水手的失望與不滿。

有趣的是,賽後大谷被問到他是否因此而對水手投得特別好時,他的回答展現了高EQ:「我不只想對水手投得好,也包括曾經對我感興趣的其他球隊。我想投出一場好比賽,證明他們球探部門對我的評價是正確的。」

在這場比賽贏球之後,天使戰績21勝13敗,以1場勝差領先去年世界大賽冠軍太空人,獨居分區首位。包括今天這場比賽在內,天使最近7戰先發投手的團隊防禦率只有1.94,再加上5月份以來Trout完全燃燒,22個打數12支安打(包括7支長打)、6分打點、8次保送。今年的天使和大谷,同樣值得期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