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6.21 03:31

【日本貧窮問題】「下流老人」高自尊 拒絕補助釀悲劇

文|劉映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日本政府的老年年金,是隔月給付,間隔較其他先進國家來得長。對此,「全日本年金者組合」要求政府縮短發放間隔,好讓老人家能活得安心。(翻攝自「全日本年金者組合」官網)
日本政府的老年年金,是隔月給付,間隔較其他先進國家來得長。對此,「全日本年金者組合」要求政府縮短發放間隔,好讓老人家能活得安心。(翻攝自「全日本年金者組合」官網)

不只是單親媽媽,老人貧困議題也已成為日本社會的話題。日本貧困老人,越來越多,但在羞恥感之下,卻不大願意接受政府福利補助。事實上,在日本,貧窮不只是婦女、老人等弱勢族群,而是全民都必須面對的課題。

日本老人家是世界數一數二的長壽,但貧困率卻高達2成以上(27%)。65歲以上、一般藉由老人年金過活的獨居老人尤甚之:男性貧困率達36.4%,女性更足足高達56.2%,貧困人口超過半數。

2016年度日本政府的「家計調查年報」顯示,無業的高齡人士,平均月收入為12萬2,000日圓,約合3萬台幣;年收則為147萬日圓,相當於40萬台幣。

若前文所述的薪資水準持續下去,日本的年金給付等福利制度,很可能會有崩盤的一天,而已占日本總人口1/3的老年人,恐有一大半將陷入貧困窘境。

 

「一接受補助,就等於是生活出現了破綻。」

截至今年(2018年)2月為止,日本全國接受生活津貼者,總共約164萬戶。其中超過一半是老人家,占了53%,相較於5年前(2013年)足足增加了26%。

然而,日本的「下流老人」自尊很高,以至於對接受政府生活津貼抱有偏見。由此可推論,政府的統計數字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社福團體「全日本年金者組合」的諮商處長芝宮忠美先生指出:「銀髮族視政府津貼為恥的現象,毫無改善。這成了救助在貧困中苟延殘喘者時的一大阻力。政府既不增加預算,行政上也不多加推廣生活津貼制度的使用,是箇中原因所在。」

6年前,曾向芝宮忠美諮詢的1位老翁,從公寓5樓跳下,自己了結了老命。他有接受政府的老人年金,但依舊貧困。芝宮先生也曾向案主建議:應該接受政府津貼補助,但對方以1句「我不想成為政府的負擔」拒絕了,理由是「老人年金是我長久以來付保險費得來的,但生活津貼不是」。

如此慘痛之悲劇,深深印在芝宮先生的腦海裡。也因此,「生活津貼是保障個人生存權的制度,極為重要。申請生活津貼絕對不是丟臉的事。我希望行政機關和傳播媒體能夠努力向大眾宣導。」他如此期待著。

 

在日本,貧窮是全民的共同問題

此外,厚勞省和總務省統計局的統計數字,都顯示日本人薪資水準的倒退,有著愈來愈嚴重的傾向。

勞動人口的薪資水準年年持續降低。40幾歲中年人可支配薪資的水準,幾乎已和60幾歲人口處於相同水準。非正規員工的增加,使得40幾歲人口的平均薪資水準,在20年間減少了1成。而30幾歲青年的可支配薪資,則正趨近於70幾歲老人的水準。

問題就在於日本的累進稅率制度―乍看之下非常公平,但低收入老人所負擔的稅率,和勞動人口中的有錢人一樣高。同樣稅率下,收入越多,納稅的負擔越輕。稅率並未有效地發揮累積性的效果。

日本經濟記者岩崎博充認為,要說每一世代的日本人都淪入貧困惡夢中,「全民貧困化」時代即將來臨,也不為過。2011年打著「我們就是那99%的人」口號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其所反映的嚴酷社會不平等,也已在曾被譽為「全民中產階級」(一億總中流)的日本社會中成為現實。

那麼,日本社會要怎麼解決愈來愈嚴重的貧窮問題?「支援單親媽媽的社福措施,以及加強職場針對老年勞工的配套措施,將會越來越重要吧,」岩崎說道。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資料來源:東京經濟新聞、中日新聞

更新時間|2018.06.21 06:3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