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6.30 02:41

《小美》劇情保密到家媲美漫威 演員只能看跟自己有關的劇本

文|翁健偉    攝影|李鍾泉

入選本屆台北電影節的《小美》,透過不同人物的第一人稱觀點,讓觀眾自行拼湊出劇中人小美的生平事蹟與命運。但拍攝時導演黃榮昇保密到家,所有演員拿到的劇本都不是完整的,只有跟自己扮演的人物有關,此等規格簡直媲美《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尤有甚者,每個演員也不知道還有哪些演員參與演出,加上幾乎每個人都是獨角戲、獨白居多,鮮少有對手戲。於是在台北電影節的放映活動上,彼此才赫然發現,「原來你也有演!」

除了少數工作人員以外,演員們都不知道整部片的來龍去脈,不過這樣的成績卻是監製鍾孟宏堅持的成果。導演黃榮昇回憶,當初鍾孟宏給予他各種建議,「他說這個不好,把底片殺掉(作廢),然後再把人找回來重拍。」所以在片中扮演小美的饒星星,就說自己一共經歷了至少三次的殺青戲。所幸最後的成果,有達到預期,黃榮昇說:「拍電影本身就是受挫的事,從廣告片拍攝轉戰電影,總之感謝在座各位一起加持。」

尹馨雖然演出《小美》,但整部片故事在導演的刻意保密下,她還是不清楚。
尹馨雖然演出《小美》,但整部片故事在導演的刻意保密下,她還是不清楚。

尹馨說參與《小美》演出的挑戰,在於電影本身的神祕吸引力,「我要看了電影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今天都是演員第一次碰面!」因為戲份都是獨角戲居多,台詞又很長,又必須打破第四面牆對著鏡頭做很長的獨白。例如她在片中有段台詞,「小美好像沒什麼朋友,就只有每天來我們這邊的快遞。」從頭到尾,尹馨都不曉得扮演快遞的演員是誰。她認為這相當考驗演員的想像力,「我剛剛很驚訝,原來這部片有在浴缸的情慾戲!」

而這場發生在摩鐵浴缸的情慾戲,相當考驗劉冠廷與饒星星,因為他們除了有肢體動作之外,劉冠廷還要負責對著鏡頭說台詞,而且直到拍戲前,才曉得要對著鏡頭做獨白。第一次拍床戲的劉冠廷要身兼二職,「好像沒那麼困難,只是把話講完,但是動作上又想讓水花四濺,在當下有一點抽離。」饒星星則說當下自己的任務就是盡量不要NG,不要害到劉冠廷,「因為是他要講台詞,我就賣命在演,不要害他NG,最起碼不要兩個人一起NG。」

柯淑勤在火車上拍戲,利用過山洞造成的頓點,詮釋很多話說不出來的無奈。
柯淑勤在火車上拍戲,利用過山洞造成的頓點,詮釋很多話說不出來的無奈。

柯淑勤在片中有一幕要搭火車,在火車上對著鏡頭娓娓道來對小美的回憶,但行進的過程會一直經過好幾個山洞,她必須在每次火車過山洞前把台詞講到一個段落。在銀幕上看起來無論語氣、情感都很到位,跟火車進行的速度搭配剛剛好。導演黃榮昇說工作人員要擠在很小的空間,火車上又很悶熱,過山洞時的空氣、氣味都不好,其實拍戲時非常不舒服。

「演員厲害的地方,就是丟在哪個環境,就是要利用那個環境。當時我知道隧道是無法避免,只能利用它。」柯淑勤說其實導演也很厲害,他們只有見過一次面就能有火花,「拍火車那場戲,沒辦法抱怨,只能利用,加上所有台詞。最可怕的是風,在隧道裡頭吹得不舒服,剛好契合這場戲的節奏。重要的是,他們抓到了我想表達的感受。」

陳以文拿到的劇本,長達三、四頁都是滿滿的台詞,「哇!這是多久才能碰上的機會!」之後跟監製、導演討論過後,把這個角色調整為來自香港的房東,「本來劇本寫的比較像是發牢騷,我覺得香港人有一種,把自己的事情當專業的感覺。」他看過以香港移民到台灣為主題的紀錄片後,就把台詞的口音順一順,讓大家都誤會他真的是香港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