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8.23 22:45

年收超過十萬美金! Vlogger時代來臨 人人都是歐普拉?

文|謝樹寬
美國脫口秀女王歐普拉,藉由自己在媒體的影響力建立了強大的個人品牌。(東方IC)
美國脫口秀女王歐普拉,藉由自己在媒體的影響力建立了強大的個人品牌。(東方IC)

「網紅」如今成為社會現象,過去在傳統媒體上可能毫無曝光機會的人,如今可透過自製的影片在網路平台獲得關注,藉粉絲的人氣加持名利雙收。

《金融時報》的一篇報導中,形容這些網路名人是「新時代的歐普拉」。他們創造了迥異於過往的商業模式。過去人們是先有了商品,再想辦法打造他們的品牌,如今「網紅們」則是先打造好個人的品牌,再來想該推什麼商品。

女星歐普拉號稱是美國的脫口秀女王。不過她真正經營的也許不是她的脫口秀,她經營的其實是個人的品牌。由於她的個人品牌所給予觀眾的信賴感,只要打出歐普拉的名號,不管她推薦的新書、電影、甚至各種家用產品,許多粉絲們一律買單。

不過,要成為歐普拉並不容易,除了公信力要服人,更重要的是需要媒體的管道。如今網路的生態環境急劇變化,YouTube這類影音平台大大降低了打造個人品牌的門檻。

《金融時報》報導中,提到八年前18歲的英國小子馬庫斯巴特勒(Marcus Butler)參加洛杉磯VidCon年度線上影音大會之後,興奮地向父母宣布他打算投身Youtube頻道。當時,他靠影音賺到的收入不過「幾十英鎊」。

如今的巴特勒,成了YouTube 上「英國入侵勢力」的一員,他與Alfie Deyes,Zoella和Caspar Lee等「網紅」朋友互相拉抬,知名度日漲。他在YouTube上最熱門的影音,觀看人次超過八百萬次。

他在自己的家鄉布萊頓買下了出租公寓,創辦了健康食品盒的訂購業務,以及一家音樂管理公司。他的收入來自自己在Youtube的影音所分潤的廣告。和其他成功的Vlogger一樣,他也幫忙宣傳品牌、產品、服務,其他現金流還包括巡迴演出、書籍出版、和相關商品。簡單說來,他已經成了新世代YouTuber爭相效法的典範。

這位「喜歡YouTube的怪咖」自己也承認,他一開始從沒想過自己也成了一個創業者。

2017年YouTube在加州主辦的vidcon大會,眾多粉絲爭睹他們心目中的偶像vlogger(東方IC)
2017年YouTube在加州主辦的vidcon大會,眾多粉絲爭睹他們心目中的偶像vlogger(東方IC)
只要你在YouTube有大批觀眾,你就可以過非凡的人生。
Greg Goodfried,經紀人

現在任何人只需有支手機,就可以觸及到YouTube19億的登錄用戶。YouTube創作者的經濟規模實在難以估計。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雖沒有公佈 YouTube的總營收,不過根據公司的說法,在 YouTube年收入超過十萬美元的頻道數量,正以每年40%的速率成長。

今年第一季YouTube觀看次數達17億次,其中84%觀看的是所謂的「影響力人士」(influencer,也就是網路上具知名度和號召力的人)的自製內容。這類別中也包括影藝明星的頻道,不過「素人」的影音部落客觸及率也毫不遜色。例如今年初因為在日本自殺森林自拍影帶引發爭議的洛根保羅,他的頻道訂閱人數達到1800萬人,甚至多於流行音樂天后級的愛黛兒(1780萬)或碧昂絲(1710萬)。

網路無國界,讓內容的創作者可以很快觸及其他國家的觀眾。以英國而言,影音部落客製作的內容有四分之三的觀眾來自國外。按照YouTube副總裁凱莉梅里曼(Kelly Merryman)的說法,YouTube的成長和規模給創作者帶來了美妙的機會,讓他們可以觸及全球的觀眾和打造自己的事業。

Vlogger從最早期就是YouTube重要的商業模式。在2007年,YouTube平台初問世兩年後,它設下規定影音創作者可以分潤55%的收入。

英國18歲網紅Unjaded Jade她的頻道擁有20萬追蹤者,光是看她大清早五點起床後上學前做的各種例行活動,就有破百萬的觀看次數。她說廣告收入沒有一般人想得那麼多。她說「我沒辦法靠廣告維持生活。它只是零用錢。」

不過相對對部落客而言,靠瀏覽數來賺取廣告費用已不是唯一選項,甚至還不是最主要的收入。

由於許多部落客依靠與品牌簽約結盟來賺錢,YouTube乾脆買下了Famebit——一個專門連結創作者和行銷商的媒合公司。在2016年的VidCon大會上,YouTube更宣布部落客們可以在自己頻道募集付費會員,透過YouTube的平台提供他們粉絲專屬內容和相關商品。

當創作者開始在YouTube,他們講自己的故事。隨著時間累積,他們創造了一個品牌、一個社群、一個粉絲團體。這讓我想到我年輕世代看歐普拉在下午四點做的電視。
她進入到我們家家戶戶,跟我們談人生:包括歐普拉的讀書俱樂部、推薦值得一看的電影、值得買的家用產品,因為我們信賴她。
凱莉梅里曼,YouTube副總裁

在過去五年來,YouTube的生態系有了劇烈的變化。過去許多企業透過UGC(user-generated content,使用者自製內容)打造品牌,做為在社群媒體上的行銷策略。如今情況反了過來,有些YouTuber先有了線上的「人格」設定,然後再開始構想他們的事業。

洛杉磯的凱西何(Cassey Ho)2009年把她第一個皮拉提斯的影片傳上YouTube。她當時剛畢業應徵到人生第一份工作,根本還沒有自己事業的打算。不過,不久之後她辭去了工作,擔任全職的皮拉提斯教練,她花更多的時間在自己的頻道最後她發行了頻道的系列商品,包括韻律服和各種運動配備。如今她年收入達數百萬美元,80%來自這些商品。其他收入有七成是品牌贊助有三成是廣告。她雇了12個人,有一間產品工作室和一間倉庫。

凱西何(左二)在 YouTube自製皮拉提斯影片,並以此打造個人品牌創設oGorgious Inc(東方IC)
凱西何(左二)在 YouTube自製皮拉提斯影片,並以此打造個人品牌創設oGorgious Inc(東方IC)

如今,許多影音創作者要借助經紀公司或經理人來敲定廣告的代理。費雪(Scott Fisher)創立的Select,就是所謂的「數位創作者經理公司」,專門協助客戶與星巴克或露華濃這類公司簽約。他形容在YouTube上賺上「七位數的美金」已是稀鬆平常。而這些「YouTuber」底下雇用的人,包括影音製作的助手、會計師甚至造型設計師,可能比傳統的明星還要多。

做個獨立的創作者,比連續五年固定上電視節目還要好。
費雪,Select創辦人

最受歡迎的YouTuber名利雙收的程度就和傳統影視名流一樣,同樣也有成名後的煩惱。網路永遠不缺毒舌的評論,個人的隱私也可能被挖掘窺探。此外,每天必須構想新的內容,也是巨大的壓力來源。西班牙部落客古恩德森(Ruben "Eirubius" Gundersen)以自拍自己打電玩而知名,今年五月他向自己的三千萬訂閱者宣告,他因為焦慮症必須暫時休息。「我需要看醫生,因為過去幾天我感覺無法呼吸,睡得很糟。」

而且話說回來,製作網路影音工作看似輕鬆、自由、成本低廉,成為「YouTube歐普拉」可能比過去要成為「電視歐普拉」的機會要高得多。但blogger何其多,專家們不忘提醒大家,真正成功成名的依舊是鳳毛麟角。

其中一個最困難的部分是如何引人注意。德國奧芬堡大學應用科學教授巴特爾發現,在2016年,YouTube金字塔最頂端3%的頻道,觀看數就佔了整個網站的90%。八年前以30歲「高齡」開設自己YouTube頻道的裘利(Jonathan Saccone Joly)就不建議年輕人放棄學業做專職的YouTuber,他認為如今市場已經嚴重飽和。「有人嘗試做些更極端的事來引人注意」,但是想成為網路的名人,機會「就和買樂透彩一樣」。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Financial Times

更新時間|2018.08.23 15: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