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8.30 04:11

上千人丟死魚抗議 要先這樣處理過

【電影引爆議題四】

文|項貽斐     影音|原萱容 李政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電影中分別扮演法醫、檢察官與刑警的吳慷仁(右起)、姚以緹和陳家逵都為角色做不少功課。(牽猴子提供)
電影中分別扮演法醫、檢察官與刑警的吳慷仁(右起)、姚以緹和陳家逵都為角色做不少功課。(牽猴子提供)

電影《引爆點》在2013年以《阿海》為片名入選金馬創投,但之後一度找不到資金,陷入停擺。這段期間推動項目進行的監製馬天宗、導演莊景燊與編劇王莉雯用時間換取資源的整合,先申請長片輔導金,後來高雄市的「高雄人」願意投資,台中市也有補助。

影片在去年7月開鏡,儘管莊景燊已有不少拍片經驗,但第一次執導電影仍面臨許多挑戰,尤其海上漁民抗議和群眾聚集祭拜的場面戲,都是難題。為此製片組提前一個多月下高雄,與當地居民、漁會建立交情,取得信任,拍片時也獲得協助。

拍戲前莊景燊先請繪圖師畫出漁船排陣、人群聚集的想像場面圖,讓劇組更有概念,「大方向確定後,我花兩、三個禮拜設計分鏡,再和攝影師、導演組、製片組溝通,用準備充足的心情到現場。」

為了讓漁船在拍攝時不晃動,工作人員下海幫忙定錨。(牽猴子提供)
為了讓漁船在拍攝時不晃動,工作人員下海幫忙定錨。(牽猴子提供)

這場動員上千人次的戲,花了5天拍攝。因有陣列要排,怎樣讓船下錨後不亂漂、不相撞,固定穩妥,是最困難的。導演莊景燊說:「還好是白天的戲,不必打燈光,因此製片組、燈光組全部下水,一個人顧船頭、一個顧船尾。總共16艘船,三十幾個人在水裡。」拍戲時,漁民臨演的丟魚抗議,「為避免魚鱗和魚鰭傷手,所有的魚都經過處理,還因為經費有限,魚丟出去後又再撈回來使用。」

另外一場群眾聚集祭拜的戲,導演莊景燊一樣在開拍前把分鏡畫好。雖場面調度範圍很大,不過導演組很有經驗,把所有的戲拆成不同的部分,人員互相借調,精準執行完成。

進入後期製作,莊景燊與另一剪接師先按劇本,以首尾都是親情戲的結構粗剪。但資深剪接師、監製廖慶松卻強烈建議,以抗議開場,由男主角的情感戲收尾,再帶到俯瞰空景。莊景燊坦言 :「開始我坐立難安,想問『老師,這樣好嗎?』,但廖桑(廖慶松)覺得應該更冷一點。沒想到張姐看了,也覺得這樣比較俐落。」剪接時廖慶松還提出「用剪感情戲的節奏,來剪案情」,形成獨特的節奏。

《引爆點》劇本是王莉雯北藝大研究所畢業作品,擔任指導教授的廖慶松在影片入選金馬創投卻苦無金主時,主動建議申請國片輔導金,並擔任監製背書,影片才出現轉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張艾嘉與廖慶松都是台灣新電影重要人物,此次聯手監製具社會批判企圖的《引爆點》也別有傳承意義。張艾嘉說:「年輕人面對這個議題是勇敢的,在許多人一窩蜂做同樣的某種商業片的環境中,他們會是辛苦的,所以我希望努力讓新的觀眾看到不同的台灣電影,這很重要。」

更新時間|2018.08.30 04: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