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05 10:07

【諾貝爾和平獎】為解救族人 納迪亞.穆拉德不惜一再自揭傷疤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Nadia Murad(左 )2016年12月獲頒歐洲議會人權獎,右為Lamia Aji Bashar,同樣曾淪為伊斯蘭國的性奴隸。(東方IC)
Nadia Murad(左 )2016年12月獲頒歐洲議會人權獎,右為Lamia Aji Bashar,同樣曾淪為伊斯蘭國的性奴隸。(東方IC)

2018年新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納迪亞.穆拉德(Nadia Murad)不惜一再揭開自己的傷口,指證伊斯蘭國暴行的勇氣,激勵了許多她受苦的族人,本刊採訪過一位在台的亞茲迪人胡薩拉(Salal Hasan Khudaida)便在專訪中特別提及穆拉德,他說,「我無法想像她經歷了些什麼,她鼓舞了我們所有人,尤其是倖存者,讓我們覺得我們還有希望。」

「納迪亞受了這麼多苦,我覺得我也必須(為我的族人)做些什麼,」胡薩拉說。

納迪亞2016年上電視受訪,聲淚俱下地控訴當年伊斯蘭國對她族人的暴行

新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納迪亞.穆拉德隸屬於中東一個古老而獨特的群體:亞茲迪。

亞茲迪人屬於庫德族,說庫德語,然而,伊拉克庫德族人多數信奉遜尼派伊斯蘭教,亞茲迪人則自有一套信仰,主要聚居在伊拉克北部的辛賈爾地區(Sinjar)。

他們獨樹一幟的信仰,在環伺的穆斯林之中,顯得更特殊,也讓他們一再遭到邊緣化、暴力相向的命運。抱持激進伊斯蘭教義的「伊斯蘭國(IS)」,便認為亞茲迪人膜拜魔鬼,攻入伊拉克後,立即對亞茲迪人恣意殺害,意圖消滅這個族群。

據統計,2014年8月,IS就殺害了至少3000亞茲迪人,綁架近7000女性。在歷經IS魔掌的亞茲迪人當中,現年25歲的穆拉德(Nadia Murad)是當年慘劇的倖存者之一。

2014年8月15日,IS圍攻納迪亞和家人居住的村莊Kocho,一小時之內,便殺害了村裡312個男性,包括納迪亞的六名兄弟,她目擊了一切。IS把年輕的女孩擄至伊拉克大城摩蘇爾,「分配」給IS的激進份子當性奴隸。

納迪亞落入一名已婚男子手中,在某次試圖逃脫失敗後,她遭到痛毆,並被六名IS激進份子輪暴,以示懲罰。

「他們持續侵犯我的身體,直到我昏過去,」納迪亞在一次受訪時痛苦陳述。YouTube上還可以找到納迪亞回憶那段痛苦回憶時,痛哭到不能自己的畫面。

經過三個月的虐待和折磨,她終於重獲自由,最後在德國尋求庇護。

重獲自由後,納迪亞成了亞茲迪最著名的代言人,四處奔走,要國際社會解救仍落在IS掌控下的亞茲迪女孩,協助依然流離失所的亞茲迪族人。

納迪亞‧穆拉德在聯合國作證,指出激進團體伊斯蘭國的暴行。左為國際人權律師Amal Clooney(影星喬治克隆尼的妻子)。

「我個人的生命暫停了」

如今,納迪亞在公益組織Yazda、以及國際人權律師Amal Clooney(影星喬治克隆尼的妻子)協助下,尋求把IS送上國際法庭,以違反人權的戰犯身分受審。

去年3月9日,她在聯合國見證IS的暴行,她說,「我身心俱疲,就像Farida、Lamia、Shireen和許多其他出面控訴IS暴行的亞茲迪女孩一樣,為了追求正義公理,我個人的生命暫停了,我沒有專心在自我康復,或設法在我的新國家德國重建生活,我們的決定附帶著很大的代價。」

每一次的演說,納迪亞就得把自己遭到強暴與虐待的遭遇重述一遍,內心沒痊癒的傷口一再被掀開。「在其他被綁架的女性能回歸正常生活、當我的族群有了安頓的處所,以及當我見到這些人為自己的罪行負責時,我才會找回我的人生。」

往下繼續閱讀

納迪亞‧穆拉德的勇氣和決心,激勵了許多亞茲迪倖存者。在台的亞茲迪人胡薩拉便在訪問中告訴我們,「我無法想像她經歷了些什麼,她鼓舞了我們所有人,尤其是倖存者,讓我們覺得我們還有希望。」

更新時間|2018.10.05 10: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