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0.22 03:48

法庭現場針鋒相對 亞裔指控哈佛「多重且系統性的歧視」

文|查修傑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哈佛的入學公平性問題,再度成為媒體焦點。(東方IC)
哈佛的入學公平性問題,再度成為媒體焦點。(東方IC)

積極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在美國是有半個世紀淵源的社會政策,原本用意是保護女性、非裔等弱勢和少數族群,但隨著施行時間久了,近年來也引發白人和亞裔不滿,認為刻意優待非裔,等於是變相歧視其他族群。

而最近幾年,美國名校哈佛大學已成了平權爭議的主戰場,在連續幾起白人學生控訴大學錄取程序不公的官司之後,這回則是輪到了亞裔學生告上法院,指控哈佛大學校方在審閱亞裔學生入學申請時,普遍給予較低評分,導致亞裔難以擠身這間美國最高學府。

「哈佛對於亞裔美國人曾經、並持續給予歧視性待遇,」代表亞裔學生團體的控方律師Adam Mortara在法庭上稱。

哈佛律師團的首席律師William Lee則予以駁斥。「哈佛從未將申請者的族裔視為負面條件,即使真的納入錄取考量,也是從正面角度來考慮種族身分,」Lee對法官表示。

提起這項訴訟的「公平入學學生協會」在法庭上拿出歷年入學統計資料,聲稱哈佛的招生委員會在許多主觀個人特質上,如「領導力」和「同理心」都給予亞裔學生偏低的分數,相較之下,其他種族學生普遍得分較高。

亞裔學生的入學機會不只因為平權措施而受擠壓,同時也因為哈佛對金主與名人後代的「特殊待遇」,而進一步遭到邊緣化。根據控方取得的校方內部「系主任名單」,上頭所列全都是權貴顯赫的兒女,而這些人的入學比例明顯高出其他申請者,控方律師認為這證明了亞裔學生在申請哈佛時,面臨的是多重且系統性的歧視。

本案的審理預計將持續3星期,隨後將由主審法官Allison Burroughs做出裁決,但無論判決結果如何,輸的一方預料都將繼續上訴,直到告上最高法院為止。

另外,本案於15號開庭時,辯方召喚的證人之一──哈佛現任招生委員會主任William Fitzsimmons,由於出身底層,也受到媒體的額外關注。根據Fitzsimmons自述,他的父親是開加油站的,他本人則是家族裡第一個有機會上大學的人,而當年給他這個機會的學校,正是哈佛大學。Fitzsimmons表示,他自己就是哈佛有教無類,不論任何族裔背景都能進入哈佛的最佳例證。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資料來源:New York Times, Washington Post

更新時間|2018.10.22 03: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