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2.09 22:58

【紅火蟻襲全台】晚一步就致命 一個里百人遭紅火蟻恐攻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當地老農拔草時被咬,蟻毒在他的手上留下大片黑色斑記,數度就醫都好不了。
當地老農拔草時被咬,蟻毒在他的手上留下大片黑色斑記,數度就醫都好不了。

12月5日下午,本刊記者造訪淡水屯山里,適逢休耕季節,農田裡看不見稻穗搖曳,倒是遠遠的就能看見旗海飄搖,每塊農田都插著幾十支黃色小旗,乍看像是慶典或遊戲,但每1支旗子都代表著超毒紅火蟻窩。

實際走到田裡,紅火蟻蔓延的情形更加誇張,路邊、田埂甚至水溝旁,處處都能發現凸起的蟻丘,大小從10公分到50公分不等,其地下蟻穴甚至可達20公尺,屯山里的居民則每天都生活在小紅蟻的惡夢中。

「只是在水溝撈水,一起來就看到大腿有2、30隻紅火蟻,如果沒有馬上送醫,我可能就真的去了。」農夫盧銘棕表示,被咬得當下只覺得刺痛灼熱,還有力氣自行就醫,但半小時便開始過敏發抖,緊接著心悸抽搐,症狀嚴重到讓診所醫生嚇傻,緊急送往淡水馬偕醫院急救才撿回一命。

淡水四處可見紅火蟻肆虐,無孔不鑽的侵入力讓人防不勝防。
淡水四處可見紅火蟻肆虐,無孔不鑽的侵入力讓人防不勝防。

盧銘棕並不是唯一的受害人,有老農拔草時被咬,還有人踏上尚不明顯的蟻窩便被攻擊,甚至引發過敏而產生全身性蕁麻疹,住院1週才痊癒。連本刊攝影記者也被雜草上的紅火蟻狠刺,毒性在短時間發作,患處在數分鐘內便形成白色水泡,灼熱的癢痛感讓人又叫又跳,即時上藥才讓病況紓解。

根據里長統計,屯山里就有近百位居民遭到攻擊,但里長多次向新北市農業局反映,只得到「經費不足」的答案,連投藥都沒有依照1年4次的標準流程,聽聞當地議員和記者在關注此議題,才匆忙的到農田插旗表示有在處理,敷衍態度讓里民氣翻。

屯山里農民自發性撒藥對抗紅火蟻,但新北缺乏中央統籌角色,難以將其全數撲滅。
屯山里農民自發性撒藥對抗紅火蟻,但新北缺乏中央統籌角色,難以將其全數撲滅。

「各局編各局的,沒有人在中央統籌,這樣怎麼可能防的了?」新北市議員鄭宇恩說,約2年前,新北農業局不願承擔防蟻重任,要各局處自行編列預算以處理負責的土地,預算規模小,連外包廠商都興趣缺缺,除蟻策略出現嚴重疏漏,也難怪紅火蟻怎麼滅都滅不完。

「自掃門前雪的態度只會讓事情越來越嚴重。」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主任黃榮南說,新北的部門間各行其事,水利局負責河濱公園,教育局處理學校,農業局則只管農地,還有局處根本沒有編列除蟻預算,明明2塊地相互緊鄰,卻因權責單位不同而不處理,「紅火蟻哪會管這塊地是城鄉局還農業局,哪邊有漏洞往哪住就對了。」

更新時間|2018.12.11 07: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