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2.18 03:31

【素顏恐攻?(下)】上妝前至少12步驟 南韓女性憤卸「束腹」加入#MeToo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韓國網紅Lina Bae卸下大濃妝後,開心做自己。她說「不漂亮也沒關係,不要因為別人的視線而作賤自己,你本身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誰也不能傷害你。」(翻攝YouTube)
韓國網紅Lina Bae卸下大濃妝後,開心做自己。她說「不漂亮也沒關係,不要因為別人的視線而作賤自己,你本身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誰也不能傷害你。」(翻攝YouTube)

毫無疑問,韓國是全球最愛美的國度之一。女性從小就被迫接收撲天蓋地而來的訊息,公車、捷運和電視廣告不停地告訴她們:身材要苗條,皮膚要吹彈可破,面容必須毫無瑕疵,還要有張完美的瓜子臉。

此外,韓國根深蒂固的父權文化以及厭女心態,也讓這種僵固的審美觀更牢不可破。

在韓國,一個人能否成功,也和她/他的外表畫上等號。去年一項調查顯示,88%的求職者認為在找工作時,外貌是一個重要因素,更有高達半數的受訪者為了求職順利,會考慮整容。

韓國的人均整容花費是全球最高,而且數字還在繼續攀高。韓國的美容產業更是一門熱門生意,早擠入全球前十大,據Mintel的數據,去年韓國化妝品和護膚產品產值高達130億美元。

確實,男用美妝產品的市佔率正逐漸擴大,但美貌的壓力主要仍堆砌在女性身上;動輒擁有百萬追隨者的網紅,在影片中傳授繁複精緻的化妝技巧;常常大幅度修過臉的K-pop紅星,被公認是美的標準。

22歲的金姬娥(音譯)從7歲起就知道自己要整形,在她20歲那年,父母終於付錢讓她做了正顎手術,術後她毀掉自己之前所有照片。整形後,為了維持美麗的容貌,她每天耗費兩小時化妝,每月需花上約台幣6200元購買美妝產品。

「正式開始化妝、使用基本美妝產品前,至少有12道步驟,這就是問題所在。」

她開始懷疑,為何需要這麼煞費周章?於是,她把一頭長髮剪短,敲碎所有的化妝品。

許多加入韓國這股「脫下束腹」運動的女生,都把頭髮剪短,並棄絕所有化妝品。

拒絕單一審美觀

在全球Me Too運動風潮下,韓國女性開始覺醒,除了拒絕長期以來被強加的單一、武斷審美觀,也對性騷擾、以及社會中各個領域的男女不平等發出怒吼。

韓國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在所有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國家中差距最大;韓國國會中,女性僅占六分之一席次;企業管理職中,女性比例更僅有十分之一。

也是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脫下束腹」風潮得以蔓延開來。

然而,在價值觀仍由男性主導的韓國社會裡,外表一丁點的改變也會引來極大的反彈。

韓國女主播尹玄珠(音譯)戴眼鏡播新聞,因為公然挑戰韓國僵固的審美觀,引起很大爭議。(翻攝Business Insider)
韓國女主播尹玄珠(音譯)戴眼鏡播新聞,因為公然挑戰韓國僵固的審美觀,引起很大爭議。(翻攝Business Insider)

33歲的MBC女主播尹玄珠(音譯)只不過是戴眼鏡坐上主播檯,在韓國竟被認為是個大膽的決定。她的隱形眼鏡和假睫毛讓她眼睛疲憊不已,一天就得用掉一瓶人工淚液,今年4月12日,她決定戴上眼鏡播晨間新聞,使她成了韓國第一個戴眼鏡播新聞的女主播。結果,這演變成網路上熱議的話題,尹玄珠訝異地說,「沒想到這件事竟變成新聞。」

節目製作人斥責她,觀眾也寫信來抱怨,但很多女性卻在公開場合走向她,對她表示謝意。

「我自問,戴眼鏡真的錯了嗎?當然,如果是打光的問題,男主播也不該戴眼鏡才對,但他們根本想也沒想就戴了,那為何女主播不能戴眼鏡?」

不戴隱形眼鏡,讓她在播出時更自在,連帶地,她平日的穿著也開始選擇讓自己更舒服的襯衫和長褲,「我感到更自由,彷彿我的眼鏡給了我一對翅膀,名為自由。」

如今,她偶爾會戴眼鏡播新聞,她想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是,應該用她的專業度來評斷她,而非她的外表。

這意味著,「脫下束腹」運動在韓國不單單僅是不化妝,更是身處保守社會的女性找到了表達自己的自由。

許多女性認為「脫下束腹」運動對美妝產業產生了一些影響。近期彩妝品牌Missha推出一支新廣告,起用的模特兒留著短髮,臉上還有雀斑,廣告詞是這樣的:「來吧,把你的缺點暴露出來,你只需遵守你自己的標準,不必理會其他人。」

參考來源:BBC、紐約時報

更新時間|2018.12.18 06: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