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不怕被潑糞!這屎能吃還是花生巧克力口味

文|廖佩玲
吳慷仁飾演法扶律師為殺人犯辯護,慘遭抗議民眾潑糞的畫面引起網友熱議。(公視提供)

公視年度大戲《我們與惡的距離》上週日播出兩集後,如預期獲得一面倒好評,每個角色都能引發話題。其中飾演為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擔任法扶律師的吳慷仁,身上佩戴的律師徽章,以及首集被抗議民眾潑糞都成為網友熱議焦點。

金鐘編劇呂蒔媛歷經兩年寫出《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全球各國都能產生共感的無差別殺人事件為背景外,也深入探討現今媒體報導跟風、往往求快不求真實的亂象,並藉林哲熹飾演的思覺失調症患者角色,呈現社會對弱勢族群的不理性對待,多線人物及事件的發展,帶觀眾深入理解加害者與被害人各家屬的心理狀態。

首集播出的劇情中,吳慷仁飾演的律師「王赦」,因為幫在戲院中犯下隨機殺人的犯人擔任辯護律師,走出法院接受媒體採訪時,遭到氣憤的抗議民眾潑糞。因為這桶糞太過擬真,播出時讓不少觀眾忍不住驚呼「好臭」「彷彿在電視前就能聞到屎味」!

這麼真的整桶「大便」,是怎麼做出來的呢?吳慷仁在花絮透露,其實這屎一點都不臭,聞起來還「甜甜的」,還猜出這桶道具糞汁,是由花生醬、巧克力醬和水組成。事實上,劇組還加入顏色相仿且撕碎的瓦楞紙增添「顆粒感」,果然讓這桶糞看來極為真實。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佩戴的日本律師徽章,象徵「擁護基本人權,實現社會正義」的使命意義。(翻攝自https://twitter.com/sammy950154Fang)

經過吳慷仁的成分精闢解析後,不少網友打趣表示「原來吳慷仁身上的糞又香又甜!」「看來這桶糞很美味呢!」此外,眼尖的網友看戲時也發現,吳慷仁飾演的律師角色,身上佩戴的其實是日本律師徽章,並指出台灣律師規定得穿法袍,徽章應是律師組織團體自行製作的。也有網友認為,因捷運隨機殺人事件鄭捷及小燈泡殺人事件的辯護律師身上有別徽章,可能是刻意做這樣的設定影射吧!

《我們與惡的距離》在豆瓣上的評分高達9.5,可謂十分難得。(翻攝自豆瓣)

根據了解,日本律師身上佩戴的「天秤葵花徽章」,象徵律師擁護基本人權、實現社會正義的使命,和吳慷仁在戲中飾演的律師角色性格十分吻合。總之,《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兩集後已成功引起關注,也振奮了低迷許久的台劇,連向來嚴苛的中國大陸網友在豆瓣都給予9.5的高分,後續公視將連續播出四週共8集,還會引發什麼新話題,十分值得期待。

更新時間|2019.03.26 10:20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