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好萊塢分鏡插畫家 戴夫勞瑞精準剖視電影

文|祁玲    攝影|蕭志傑    影音|王顯瑜 原萱容 李政達
大成本製作的電影如《 侏羅紀公園》在開拍前需要分鏡圖協助工作人員了解故事發展。(翻攝自thenewyorktimes.com)

好萊塢資深分鏡插畫家戴夫勞瑞(Dave Lowery),業界資歷近30年,累積作品約90部,如《侏羅紀公園》《鋼鐵人》《與森林共舞》等,合作名導包括史蒂芬史匹柏、朗霍華和詹姆斯柯麥隆等。

他表示,分鏡插畫家的工作是把文字視覺化,用分鏡圖替導演建構世界觀。因此一部電影的故事是否有意義且引人入勝,角色是否引起觀眾關注,隨他們一起經歷悲歡苦樂,感受刺激或潸然淚下,都仰賴分鏡圖,是它難以取代的價值。

二十多年前,戴夫勞瑞還是菜鳥,有位同業正在做《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該片的分鏡插畫組編制約5至6人,為節省成本,想招募一位資歷較淺的插畫家。於是問戴夫:「想跟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一起工作嗎?」他歡欣鼓舞,從此踏上與名導合作之路。

好萊塢資深分鏡插畫家戴夫勞瑞入行三十年,參與過的製作有電視廣告,也有動畫長片和真人電影。

戴夫表示,史匹柏眼光獨到,與他所認識的導演都不同。史匹柏會先畫尺寸較小的分鏡圖,分鏡插畫家把它放大、豐富細節。「史匹柏的分鏡圖不太精確,他不是在畫圖,而是呈現每個鏡頭。他對拍片很有想法,畢竟電影就是一個個鏡頭組成的。」

 

史匹柏會先畫較小的分鏡圖,分鏡插畫家再把它放大、豐富細節。

分鏡插畫家的任務,就是盡全力把導演想像的場景創造出來,讓導演據此調整,做出想要的東西。戴夫強調,好導演都是頂尖的人,他有時自認畫出最棒的一幕, 心想他們一定會喜歡,哪知導演看了卻說:「那如果把這場戲變成這樣呢?」

戴夫勞瑞表示,分鏡插畫家的工作是把文字視覺化,用分鏡圖替導演建構世界觀。 (翻攝自dlstoryboards.blogspot.com)

戴夫說:「每次史匹柏提出更好的角度,我就會懊惱自己怎麼沒想到。但如果我提供了一個想法,是史匹柏沒想到、但也很喜歡的,我就會因此開心一整天。」戴夫有一張和史匹柏的合照,後者題字寫下「我的得力助手(My right hand man)」,成為他最喜歡的照片之一。

戴夫合作過的導演還包括執導第一代《蜘蛛人》(Spiderman)系列的山姆雷米(Sam Raimi)、 《鋼鐵人一、 二》(The Iron Man)的強法夫洛(Jon Favreau)等。他表示,這些導演的共通點是都很勤奮,促使他更努力、才能追上他們的腳步,把事情做得迅速確實且有創意,獲得好的成果。

日前,戴夫應「台灣角色動畫論壇」之邀,來台舉行電影與動畫講座和工作坊。他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好萊塢製作分鏡圖的傳統,可追溯到早期華特迪士尼的動畫電影。其功能在於讓工作人員預覽、拍攝起來更方便。這種方法也沿用到真人電影,尤其在1970年代大受歡迎。

分鏡圖可把導演想像的場景創造出來,讓導演據此調整、做出想要的東西。 (翻攝自dlstoryboards.blogspot.com)

當時,電影的製作規模愈來愈大,特效鏡頭愈來愈多,分鏡圖有助於工作人員了解導演的想法。他說:「分鏡圖可讓大家拍攝前先了解某個場景的規模,比方有多少人、多少隻恐龍、多少個外星人或太空船有多大等,在開拍前對故事發展有概念。」

通常一部大成本的電影會有4到6位分鏡插畫家,由導演分配工作,大家各自完成。聽從導演指示之餘,也要同時和美術或特效部門討論,最後再和導演核對一遍內容,以確保如實呈現導演在腦海中打造的世界觀。

好萊塢資深分鏡插畫家戴夫勞瑞應邀來台舉行講座和工作坊,分享工作經驗和心得。(台灣角色動畫論壇提供)

但正式開拍前會有很多調整,不會百分之百照分鏡圖來拍。視覺特效團隊會根據預算,把原本要拍的50個鏡頭刪成5個,要如何讓這5個鏡頭發揮功用很重要,也是導演最大的難題。不能因為預算不足就犧牲電影的品質,此時分鏡插畫家就要想方設法、用更少的鏡頭達到想要的效果。

 

不能因預算犧牲品質,分鏡插畫家要想方設法,用更少的鏡頭達到想要的效果。

入行30年,戴夫曾參與製作電視廣告,也有動畫長片和真人電影,每個類別的製作流程不盡相同。真人電影的故事各異,每次都要用新的方式去呈現,刺激又充滿挑戰。不過,劇本是真人電影的精髓,片商在開拍前就投注很多資金和時間,甚至邀請奧斯卡得主操刀撰寫,拍攝現場絕不容許隨便修改。

他以和史匹柏合作的《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為例:「我們可不會心血來潮,聲稱為男主角湯姆克魯斯想到一些更好的台詞、並奢望他們改劇本,那是不可能的。」

動畫片的製作流程獨特,分鏡插畫家要蒐集更多資料,而且有機會一起參與設計場景。圖為戴夫勞瑞參與的動畫長片《飆風雷哥》(上圖)和分鏡圖(下圖)。(翻攝自canacopegdl.com、animationguild.org)

至於動畫片的製作流程更獨特,工作的辛苦程度和真人電影差不多,卻要蒐集更多資料,好處是有機會一起參與設計場景。他觀察動畫界只要是很會說故事的人,通常身兼漫畫家和編劇。他們樂於為角色創造一段旅程、打造全新場景,有時會增加新角色,或是更動劇本或台詞。

 

很會說故事的人,通常身兼漫畫家和編劇。他們樂於為角色創造一段旅程。

例如戴夫參與製作的夢工廠動畫片《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故事總監在電影分鏡圖已完成、要進入動畫製程時,突然向高層提案,打算加入企鵝的角色。由於點子太有趣,大家只好中斷製作,思考怎麼加比較好,後來甚至發展出以企鵝為主角的電視卡通和外傳電影。

動畫片《馬達加斯加》的企鵝角色逗趣討喜。(翻攝自cinemaviewfinder.com)
以卡通、電影為主題的《瘋狂雜誌》為戴夫勞瑞打下繪圖基礎。(翻攝自dvdbash.com)

戴夫在娛樂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NBC電視台畫黑白廣告。他表示,為電視廣告繪製分鏡圖,必須在15或30秒內講一個故事,每個鏡頭都要在快節奏的敘事裡展現角色的定位和所做的事,非常有挑戰。

談到專業養成時他表示,自己從小喜歡畫角色和有趣的人物,也會看以卡通、電影為主題的《瘋狂雜誌》(MAD Magazine)或軍事漫畫書,為日後畫分鏡圖的功力打下基礎。至今他閒暇作畫的對象仍是實景和人物,持續不懈。不過近年他已捨棄素描本、改畫在索引卡上,畫完就當成禮物送人。

戴夫勞瑞講課時幽默風趣,受訪拍照也流露童心,在鏡頭前搞笑演出。

身為好萊塢頂尖的資深分鏡插畫家,戴夫自認成功的不二法門是「盡可能和團隊合作,認真畫好每個場景的分鏡圖,就算修改,也要又快又好。」畢竟拍電影分秒必爭,工作人員愈早拿到分鏡圖,就能愈快完成任務。

即使每天工作12小時,有時截稿日前夕還是得熬夜趕工。完成了可以爭取加班費,但多數人會選擇回家休息。他說:「交不了差是大忌諱,這種事絕不能發生。」

更新時間|2019.04.12 09:4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