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4.14 02:18

邵雨薇用豬內臟練習解剖 莊凱勛只能演獅子老虎豹

文|翁健偉    攝影|楊兆元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緝魔》在金馬奇幻影展放映的「dress code」是紅色,邵雨薇(左)很配合穿著紅色的Bra,莊凱勛則是紅色長褲。
《緝魔》在金馬奇幻影展放映的「dress code」是紅色,邵雨薇(左)很配合穿著紅色的Bra,莊凱勛則是紅色長褲。

走變態恐怖題材的《緝魔》,參加金馬奇幻影展,但受限於劇情曲折離奇,演員受訪時都不能透露太多,以免爆雷。但大家都承認,拍這部片真的會有些後遺症。

扮演法醫的邵雨薇,開拍前請專業法醫指導,並用真實的豬體、豬內臟讓她做練習,也看了完整的解剖人體影片,讓原本怕血的她,漸漸習慣,「逼自己一直去看一些很恐怖、或是皮開肉綻的片,或者是解剖的整個影片教學,讓自己去習慣。在那個階段的時候,其實對那些突然無感。突然間好像覺得也沒什麼,就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讓我去做檢驗。」

她承認拍到後來,都會有陰影,「尤其到快殺青的時候,可能拍到某一些場次是讓我,有點不太好受,所以就是會有一些陰影產生。這個角色其實讓我一度演完的時候有點害怕,心理很多障礙,所以隔天大家看到我殺青酒,突然間剪了一個超短的瀏海,就是為了想要自己照鏡子的時候,不要看到那個角色的樣子。」

傅孟柏(右)在戲裡形象非常陽光,卻打扮成頹廢造型出現。吳翔震在戲裡是頹廢造型,戲外卻陽光型男。
傅孟柏(右)在戲裡形象非常陽光,卻打扮成頹廢造型出現。吳翔震在戲裡是頹廢造型,戲外卻陽光型男。

吳翔震在片中扮演關鍵人物,承認拍完後經過半年後才走出來,「分不清角色跟自己的差別,如果沒有走出來,也不會來這邊。因為那個角色很重,其實演到後面一直在哭,有工作人員都覺得是自責演不好,其實不是,我感覺到那個角色太可憐。」

飾演整形外科名醫的傅孟柏,透過拍戲的機會,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因為角色離我非常遠,因為這樣就可以很享受,有一些奇妙的感應、宣洩。一直在想整形外科醫生怎麼定義自己的職業?比較著重的方向是心態,如何治療每個患者,如果要治療,不光只是要吃藥、擦藥治療,所以比較技術面的東西。」

導演盧豐淵也安排他,去醫美診所實習,甚至跟著醫生幫自願者縫雙眼皮。傅孟柏提到縫皮的心得,事前在家用豬皮、人工皮訓練,「但是人工皮沒有什麼彈性,縫一縫會破掉,所以手要更巧一點,這樣你縫真皮就會很成功。」

其他演員都要努力去進入距離自己很遠的角色,唯有莊凱勛不用,自認扮演的警察角色是全片最寫實的,「戲一開始的時候,他其實也是有過一個家庭、有過小孩的。因為這就是剛好緊扣著我現在的生活,有家庭、有小孩。那些價值觀,每次在拍攝的過程當中。總會讓我覺得離自己好近。因為這個戲在探討心魔。很多掙扎糾結的,都是跟人性有關。也有很多是在講門裡門外,人前人後,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當我在接近角色的時候,都很害怕。在拍攝期間一直在調整自己的精神狀態,這反而是我覺得辛苦的部份。」

莊凱勛說,導演盧豐淵不要他演人,「入行這麼多年,沒有聽到這種要求。表演學來說,就是他會用動物做比喻。比方說我在打壞人的時候,他叫我過來看,『你這個不是我要求的動物,只給你3種動物,獅子、老虎、豹,你不要離開這3種動物。』因為我們在打鬥的時候,有時會很猙獰,他會說你這是土狗,『你不要把角色高度低於這3種動物。』」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只能演這3種動物,那還有別的嗎?莊凱勛笑說:「可能山豬有出現,都被剪掉了!」

更新時間|2019.04.14 02:1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