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5.17 11:23

威尼斯雙年展中最酷兒的台灣館展覽 讓世界看見台灣社會的接納性

文|鏡文化    攝影|鏡文化
台灣館的主展場有一座擬18-19世紀最著名環景監獄的塔,過去由一個警衛監控所有在環形牢房的犯人,而囚犯不會知道他何時正在被監控。鄭淑麗反轉此權力結構,不是由高塔監視所有人,而是由高塔投射出社會的性異議者群像。
台灣館的主展場有一座擬18-19世紀最著名環景監獄的塔,過去由一個警衛監控所有在環形牢房的犯人,而囚犯不會知道他何時正在被監控。鄭淑麗反轉此權力結構,不是由高塔監視所有人,而是由高塔投射出社會的性異議者群像。

早在剛剛中午立法院通過同婚專法之前,我就已經跟來參觀的外國觀眾這麼介紹著:「再過幾天,台灣就要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 ...」不少人在這句話的一半就打斷我,說:「我們知道,很為你們開心。」這些回應不只代表台灣背負著民主與平權的期待,也代表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能理解,藝術家鄭淑麗在這個小小的台灣館展覽空間,想要掀起的「未來性別」革命。

每當有媒體試圖以台灣館歷年來第一位參展的「女性」藝術家標註鄭淑麗,她都會先露出一個困惑的表情,再跟策展人保羅普雷西雅多(Paul B. Preciado)一起論述,「應該說是第一位『未來性別』(gender of the future)的藝術家。」這個展覽中呈現藝術家和策展人,與國際上知名性別法律專家的研究成果,並翻轉角色的性別與種族;像是薩德侯爵由一位女性演出、情聖作家卡薩諾瓦是由台灣人演出,就是試圖要打破社會道德與常規中,被刻版化的性別角色與想像。

藝術家鄭淑麗參與5月11日台灣館公共活動「電子規訓之失能:性別與性異議者討論會」,舉辦在威尼斯19世紀隔離「精神疾病」聖塞沃洛精神醫院島。用以呼應本次展覽性別、隔離與規訓的主題。唐鳳的機器人亦到現場參與。
藝術家鄭淑麗參與5月11日台灣館公共活動「電子規訓之失能:性別與性異議者討論會」,舉辦在威尼斯19世紀隔離「精神疾病」聖塞沃洛精神醫院島。用以呼應本次展覽性別、隔離與規訓的主題。唐鳳的機器人亦到現場參與。

即使在3x3x6展覽的入口,貼了兩次醒目的標示:「此展覽含有相當程度的裸露與性影像。」還是有不少頭髮早白的高齡觀眾,或是帶著襁褓中嬰兒參觀的家長,無畏地走入展場。我最常聽到觀眾的回應是:「這是一個很強烈的展覽,你們的呈現真是太令人驚喜了。」其中有一位中國的觀眾這個告訴我,「這個展覽相當體現了台灣的精神,我想只有在你們那裡,才做得出這樣的作品。」

3x3x6是藝術家鄭淑麗為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做的展覽,3x3x6暗指現在世界上最高規格監控的監獄空間,總共是3x3=9平方公尺,加上6支攝影機,24小時監控犯人。在這個展覽裡,藝術家在16世紀的舊監獄建築裡,安裝了掃描觀眾臉部與結合大數據的程式演算,作為當代社會體制監控的隱喻。她和策展人並從歷史上或當代社會中研究,有哪些人因為悖離世俗的性傾向和相關行為被監控或是定罪,找來10位酷兒演員重新詮釋這些「不被接受的性」。

其實我理解他話語中的意思,這個展覽呈現性與監控的歷史,挑戰不同政權或是社會對於性的世俗想像,藝術家前衛的十部電影:有飛舞的保險套、被閹割的生殖器,女性不再是性受害者的反派,甚至是性愉悅的影像,都是展覽中不斷出現的意象。這不只挑戰觀者對於認同、身份與性別二元化的想像;一位20多歲的英國籍的展場維護員Megan與我分享,即使是像她這麼開放與支持性別多元的人,看到其中一個取自德國的案例,還是會超乎她的眼界,迫使她思考遊走在社會道德邊緣的性,與性關係的許可。

2001年曾經震驚歐洲的事件,即是一名德國男子到有食人傾向的網站「人肉咖啡」(The Cannibal Cafe),「尋找18到30歲擁有良好體格,願意被殺後被吃掉的人。」在眾多報名者中,其中一位自願者試圖切下自己的陰莖,與案例中的主角一同料理吞食,最後那名自願者失血過多死亡。

在該法律事件中,兩人都經過彼此的同意,也簽下合約。維護員Megan說,是看到鄭淑麗把這麼爭議的案例涵蓋在展覽中,她才有機會反思,自己一開始對這個案例產生的噁心感,一方面她想著:「兩名男子都沒有做超出彼此協議之外的事,也說好若有一方不同意,可以隨時退出。」即便如此,這還是太超乎「道德邊界」了。另一方面她又掙扎著:「但是為什麼是由我來界定道德?什麼才是道德的邊界,誰有資格規定這件事呢?」

這樣的思考也體現了策展人普雷西雅多與藝術家藝術家鄭淑麗一再強調的,展覽中呈現的不是紀錄片,因為這些案例中許多人仍在服刑;這種藝術呈現,也不代表他們認同這些人有罪或是無罪,藝術家不應該是道德評論者。他們能做到的,是用重新詮釋的虛構劇本請演員演出,在跨龐克的輕鬆電影風格中,觀眾得以衝撞自己既定的思想與設定,重新用不同角度,看待這些在新聞事件或法律文件中,被妖魔化或道德批判的嚴肅議題。

 第二展間有十部藝術家跟策展人共同創作的劇本短片,每一部十分鐘,都是根基於新聞或真實事件,請演員以跨龐克電影的輕快音樂和畫面,呈現關於性與監控歷史的多元想像。
第二展間有十部藝術家跟策展人共同創作的劇本短片,每一部十分鐘,都是根基於新聞或真實事件,請演員以跨龐克電影的輕快音樂和畫面,呈現關於性與監控歷史的多元想像。

往下繼續閱讀

我想起穿梭在這個展覽裡來來去去的面孔,他們帶著困惑的表情走進來,走出時往往是與夥伴激烈討論的話語;或者老夫婦看到演員在螢幕中呈現的性愉悅後,這麼前衛的性詮釋不旦沒把他們嚇跑,反而瞬間變回害羞的小情侶樣貌。最開心的是,許多酷兒們(意指「不被性別論述界定身份與認同的人」)走入展場露出舒適、被理解的放鬆神情,像是回到家一樣。因為在鄭淑麗創造出的烏托邦裡,性沒有禁忌,你也不必急著標籤化你自己或他人。

更新時間|2019.05.17 11: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