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6.10 22:58

【阿宅殺校花3】傳簡訊布疑陣 凶手還寫綁架日記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為了強化林嫌自白的證據力,警方出動警犬在校園內搜索證物。
為了強化林嫌自白的證據力,警方出動警犬在校園內搜索證物。

2012年聯合大學林姓校花命案,係於6月28日下午發生,隔日屍體被發現,警方過濾出入人員,已經鎖定住在二樓的林昆翰,但他人間蒸發,30日凌晨,林嫌打簡訊給父母,聲稱被綁架,嚇得雙親向桃園平鎮分局報案,苗栗警方接獲通報,立刻接手,當逮捕到林嫌時,他滿嘴胡言,為了強化證據,警方出動警犬,搜出林嫌逃亡時寫下的「綁架日記」,裡面都是他幻想的情節。

林女28日下午遇害,但一直到隔日才被發現,苗栗分局立即清查該棟學生雅房所有房客,結果只有林昆翰「人間蒸發」,加上在案發時間前後數小時,僅林昆翰出入,警方認為他涉嫌重大。

就在警方想找他釐清案情的時候,30日凌晨,林昆翰的父母接到兒子簡訊,說是被綁架,嚇得兩老趕緊向桃園縣平鎮分局報案,苗栗警方接獲通報,立刻表明接手此案,因為,辦案人員認為他故佈疑陣,企圖脫罪,從其手機發射訊號的基地台研判,他就藏匿聯合大學附近,下午,分局長陳家銘(現任台中市保大大隊長)下令搜索校園以及學校後山。

時任苗栗警分局長的陳家銘(圖)透露,當時搜山抓不到人,相當擔心林嫌自殺。
時任苗栗警分局長的陳家銘(圖)透露,當時搜山抓不到人,相當擔心林嫌自殺。

陳家銘說,當時動員上百名警力,到了30日傍晚還一無所獲,他擔心林昆翰自殺,如此真相無法釐清,幸好,校方願意幫忙過濾監視器畫面,很快的發現林昆翰曾進入舊傳播學系大樓,很快的,警方在頂樓找到滿身酒氣的林嫌,他身邊還有半瓶還沒喝完的高梁酒,陳家銘說:「他想自殺,卻沒有勇氣」!

陳家銘說,林昆翰不知是陷入現實與想像的泥沼,還是在自我欺騙,他不但發出虛構的簡訊,落網後也滿嘴囈語。他給母親的簡訊內容寫著:「媽,我被襲擊,被困,我不曉得在哪裡?感覺像是鐵皮屋;別打手機,簡訊就好,我怕被發現、他說我不順從的話,你們也會有危險,只要我不抵抗,應該會有機會,他不知道我有手機,儘管快沒電,你那邊有什麼消息?」

林昆翰因課業嚴重落後,必須延畢,但他還是與同學合拍畢業照。(翻攝畫面)
林昆翰因課業嚴重落後,必須延畢,但他還是與同學合拍畢業照。(翻攝畫面)

發給父親簡訊則說:「爸,有事簡訊,鈴聲會害死我,我被關在一個小房間……我猜我應該在農舍之類的……不知道,不過有聽到他跟401(林女房號)的起爭執,應該是401前男友之類的……」

林嫌落網時,他身上沒有任何證物,凶刀、血衣都不見了!但他身上有林女的抓痕,這讓警方稍微放心點,此時,他訴警方:「凶手要我玩捉迷藏,中午以前如果沒被捉到就放我走。」一下子又扯說:「她(死者)跟男友吵架,我好奇敲門就被那個男的拖進去,對方挾持我…」

到了晚上,警方在林嫌住處搜出沾染血跡的脫鞋,林昆翰也坦承是因為要不到電話號碼而惱羞成怒殺人,但警方還不敢宣佈破案,因為血衣沒找到,林女指甲裡的皮屑、林嫌身上的傷痕採驗……種種微物跡證鑑識報告還沒出爐。

隔日,為了強化林嫌自白的可信度,警方出動警犬,逐層搜索行政大樓,要找出林嫌供稱的白色包包,最後在六樓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裡面有一瓶高樑酒、衣物、筆記本、隨身碟、手機連接線,而筆記本裡面還寫著虛擬的「綁架日記」,假裝是在被拘禁期間偷偷寫下的,至於作案的血衣,他供稱殺人丟進垃圾車裡,最後也在資源回收場裡找到。

更新時間|2019.06.11 07: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