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06.13 22:30

【反送中612】占中2.0 港人爭自由與認同的「最後戰役」

文|劉瑞芬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香港反送中示威被比喻為「占領2.0」,也就是四年多前「雨傘革命(占中運動)」的延續,然而,《衛報》分析,這回示威者更悲觀也更憤世嫉俗了,許多人也把最新這波示威看作是爭取自由,與爭取自我認同的「最後戰役」。

2014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革命(占中運動)」癱瘓香港市中心長達79天,當時示威者被強制驅離後留下以各式貼紙張貼的訊息:「We’ll be back(我們會捲土重來)」。

四年多後,他們實踐了諾言。自週二傍晚起,成千上萬示威群眾湧上街頭,包圍政府大樓。他們封鎖道路、設置路障、並占領了2014年「占中運動」的同樣區域。也如同2014,這回鎮暴警察也動用了催淚瓦斯,並爆發警民衝突。

但被比喻為「占領2.0」的這波最新抗議,和之前的雨傘革命有些重大區別。這回,他們有一個更特定的目標:撤回預定修訂的《逃犯條例》,這項法案一旦通過,將給予中國引渡罪犯的權力。

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時,中國允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在這個框架下,「港人治港,馬照跑,舞照跳」,香港擁有自己的法治與司法系統,擁有言論自然與不受羈絆的網路。

馬照跑 舞照跳?

中國方面表示,《逃犯條例》是為了對付犯罪,不會被用作政治用途,但論者說,這條法案等同於「合法綁架」異議人士、運動分子和其他批評中國政權的人士,長期以來,香港一直是這群人的基地。

在雨傘革命落幕的四年多來,香港政府曾拘捕了雨傘革命靈魂人物黃之鋒等人,並撤銷獲選民主派議員的勝選資格,並興建昂貴的基礎建設,讓港島與中國大陸相連,中國保安當局也曾羈押香港的獨立書店負責人。

這基本上是積累了許久的憤怒傾巢而出,」美國聖母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Victoria Hui告訴《衛報》,「不只是關於這項法案,而是北京一切侵蝕香港自由舉措的總和。」

民主派議員毛夢靜週三告訴立法會外聚集的群眾,「說到底,這是香港人民力量的展現,尤其是年輕人的力量。」

另一個很大的不同是,如今的示威者悲觀多了,也更憤世嫉俗。儘管上周日破百萬港人上街頭吶喊,要求撤回惡法,週三的封鎖行動也成功延後了原預定的二讀,但大家的無力感也更深了,似乎沒有人能夠阻止立法會最終通過這條法案。

民眾支持度更高

相較於2014年的抗議,這次市民的支持可能更廣泛,數百家企業罷市、數萬人罷工、教協發動罷課。律師、法官、投資銀行和教會統統反送中。

就某些角度來說,如今香港的示威者裝備更好,在立法會預定週三針對《逃犯條例》進行二讀討論前夕,週二夜裡和週三早晨,群眾動員了大量補給品:食物、水、急救箱以及口罩和雨傘,以防港警施放催淚瓦斯,並且把這些物資傳遞給和警方對峙的第一線人員。

雖然,他們封鎖立法會周邊道路,阻擋議員進入大樓開會的策略成功,這回港府手段也更靈活了。為避免抗議群眾重施故技,長期占領市中心,警方迅速採取了驅離行動,而且手段更強硬:強力衝撞、水柱、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全部出動。

憤怒的示威者對警方丟擲從人行道卸下的磚塊,言語譏諷警察。而有目擊者貼在臉書上的影片顯示,警方以警棍痛打抗議人士。香港電台網站報導,有72人被送往醫院,其中兩人傷勢嚴重,港府不惜代價,迅速清場,把示威人潮從立法會與港府總部附近驅離。

國際社會同情港人

結果,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對北京的看法也更嚴峻了。歐盟發表聲明稱,「過去這幾天,香港人民行使了集會和自由和平表達意見的基本權利,這些權利必須被尊重。各方都應該有所節制,避免暴力以及強硬回應升高緊張局勢。」

即將下台的英國首相梅伊也呼籲,中英在1984年針對香港前途簽署的協議中對人權與自由的保障必須落實。英國外相杭特也呼應梅伊的說法,呼籲港府「聆聽人民以及國際社會友人的關切,暫緩下來,檢視這些備受爭議的措施。」

美國民主黨議員麥高文(James McGovern)也表示,香港和平示威群眾竟遭遇保安部隊的暴力對待,是不能接受的,美國兩黨不分黨派對此同感憤慨。

參考來源:衛報、CNN

更新時間|2019.06.13 16:0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