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9.07.21 22:20

【遊戲裡也有真情(下)】生命危急時刻 他仍心心念念著寶友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板橋紅隊寶友與蔡天亮固定會在板橋第二運動場集合,在周圍一兩公里處抓寶、打道館。
板橋紅隊寶友與蔡天亮固定會在板橋第二運動場集合,在周圍一兩公里處抓寶、打道館。

四月底某天,一向熱心的蔡天亮忽然在群組「消失」,兩天都沒有PO訊息,電話也沒接。寶友擔心有狀況,開始打聽他的下落,廖麗惠甚至到他的住家按門鈴,但沒有回應,她還在門口貼了尋人公告,希望他平安歸隊。直到蔡天亮家人在臉書說明,才知道他生病住進醫院。

後來寶友動用人脈,才循線找到蔡天亮在板橋的某家醫院。住院期間,寶友們把握加護病房一天兩次的探視時間,有人幫他復健,有人給他打氣,還有人帶著蔡天亮最愛的寶可夢「沙奈朵」到病房陪伴他。

除了家人,最常去探視蔡天亮的就是這群寶友,但因為每天都有生面孔,「我們進去的時候,護士還會問蔡大哥『這個人是誰』,他病得很嚴重的時候還會說『我們是寶友』,然後護士還會問他『寶友』是什麼。」回憶這段往事,廖麗惠苦笑了出來。

蔡天亮在病床上時仍惦記著寶友。(寶友李健安提供)
蔡天亮在病床上時仍惦記著寶友。(寶友李健安提供)

黃瑞媛在蔡天亮過世前見過他,「他心心念念的,是因為他住院所以沒辦法幫寶友賺P幣。我跟他說,你已經住院了不要再想這些,可是他心裡還是很掛記。」後來蔡天亮不敵病魔於6月13日過世,寶友在告別式前一天發起撒櫻花送別行動,也拿了蔡天亮的手機出來占塔,「把他最愛的寶可夢都站上去,希望他在天上會看到。」

最後道別 寶友「天亮」集結

蔡天亮的名字曾被寶友懷疑是綽號,「因為他常打到『天亮』,結果他的本名真的就叫『天亮』。」為了紀念他,攝影同事建議大夥可以在清晨的「天亮」時分集結拍照。凌晨四點半集合是件苦差事,原本擔心沒人來,但太陽出來前,共來了11名寶友,從年輕人到壯年人都有,地點就在寶友與蔡天亮的初識之處-板橋第二運動場。

此時有寶友忽然指向遠方,感慨地說,「以前半夜蔡大哥都會帶著我們打塔,沿路這樣掃到(板橋)車站,掃完回家就會很滿足,這個遊戲真的帶給我們很大的互動...」黃瑞媛也說,自從蔡天亮過世後,少了很大的動力玩寶可夢,「因為帶頭的那個人不見了。」也許對他們來說,「人」才是寶可夢最吸引人的地方,人走了,遊戲宛如沒有靈魂的空殼。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天亮了,寶友們拿著蔡天亮最愛的寶可夢「沙奈朵」合照,對他們來說,更像一個向蔡天亮道別的儀式。斯人已遠,但蔡天亮卻如同他的名字般,永遠在寶友心中發光。

寶友廖麗惠(中間深色衣者)DIY蔡天亮最愛的寶可夢「沙奈朵」,沙奈朵看起來柔弱文雅,但攻擊力相當強,也是蔡天亮喜歡它的原因。
寶友廖麗惠(中間深色衣者)DIY蔡天亮最愛的寶可夢「沙奈朵」,沙奈朵看起來柔弱文雅,但攻擊力相當強,也是蔡天亮喜歡它的原因。

更新時間|2019.07.21 22: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