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9.10 21:58

【血汗孩子王3】一天只能喝一杯珍奶果腹 焦糖哥哥為錢發愁做惡夢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嘉行(後排右二)表示哥哥姐姐看似開心快樂,其實不少人因工作及生活壓力太大而備受精神困擾。(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IG)
陳嘉行(後排右二)表示哥哥姐姐看似開心快樂,其實不少人因工作及生活壓力太大而備受精神困擾。(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IG)

兒童台的姐姐哥哥每天唱唱跳跳,總是開心快樂的面對觀眾,事實上,他們的酬勞卻不成正比,比較資深的1集主持費有5,000元左右,但1,000元1集其實很普遍。而大家都認為哥哥姐姐活動接不完,但是momo 給他們的活動費只有1,000或是500元一場。哥哥姐姐天天做上10小時,有時連飯錢車錢也賺不回來,十分心酸。

陳嘉行補充:「不論活動在多遠的地方舉辦都是這個價錢,所以大家聽到要去外縣市都蠻崩潰的;而且我們的合約上載明,其中5場是完全沒酬勞的,要免費出席。」陳嘉行清算自己在兒童台時期的收入,他說1年主持收入8萬元,出席活動雖然一場有5,000元,但還要給經紀公司抽35%,只剩3,250元;活動1年最多大概也只有30多場,有時1個月連1場也沒有,因此他月薪平均僅1萬6,000元,不僅連基本工資都沒有,還相當不穩定。

陳嘉行在momo親子台當了7年焦糖哥哥,主持及活動等工作看似很多,實際月薪卻低於基本工資。(東方IC)
陳嘉行在momo親子台當了7年焦糖哥哥,主持及活動等工作看似很多,實際月薪卻低於基本工資。(東方IC)
陳嘉行(右)2012年時曾受邀到東南衛視錄影。左為黃小柔。(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右)2012年時曾受邀到東南衛視錄影。左為黃小柔。(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也坦白,自己曾有段時間因為收入太過拮据,要另外打工賺生活費,還曾面臨付不出房租的窘境,而且自己還要養家,「我曾經一天只喝一杯珍珠奶茶,為何要喝這個?因為珍珠有飽足感。我窮到每天都為錢發愁,晚上還會做惡夢嚇醒。」他說離開momo親子台後,跟好友合夥開餐廳,不僅月收入比從前多好幾倍,最重要的是生活安定,不用再擔心錢從哪裡來。

在兒童界擁有高人氣的焦糖哥哥(左),當年不少商演及電影活動都會找他站台。右起為果凍姐姐、姚元浩。(東方IC)
在兒童界擁有高人氣的焦糖哥哥(左),當年不少商演及電影活動都會找他站台。右起為果凍姐姐、姚元浩。(東方IC)

焦糖哥哥表示,因他個人有經紀公司關係,酬勞已經比其他哥哥姐姐為高,簽約momo本台的哥哥姐姐,酬勞絕對令人心疼,不要說繳房租,吃飯都不夠。所以有一些哥哥姐姐因生活及工作的困擾,常情緒很不穩十分可憐。

陳嘉行表示當焦糖哥哥只是表面風光,其實私底下過著沒錢繳房租、吃飯的窮日子。(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表示當焦糖哥哥只是表面風光,其實私底下過著沒錢繳房租、吃飯的窮日子。(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還是焦糖哥哥時,曾與彤彤姐姐一起主持momo親子台的節目《momo小玩家》。(翻攝自momo親子台)
陳嘉行還是焦糖哥哥時,曾與彤彤姐姐一起主持momo親子台的節目《momo小玩家》。(翻攝自momo親子台)

此外,陳嘉行表示,哥哥姐姐們的訓練,像正音班、舞蹈課等都得自費,momo親子台一毛錢也沒出。據他所知,早前有個姐姐幫忙編了一支舞,momo親子台也沒給她酬勞,簡直就是吃乾抹淨。

陳嘉行這回拚命爭取自己權益,他相信正義站在自己這邊,希望藉自己的遭遇,讓外界知道在momo親子台的哥哥姐姐們的處境。他也呼籲想當兒童台哥哥姐姐的朋友們,看清楚真實面,不要天真地以為哥哥姐姐們在台上唱歌跳舞,輕輕鬆鬆就能賺錢,窮到沒錢吃飯的大有人在,至少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更新時間|2019.09.10 11: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