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10.04 23:28

【全文】監聽驚悚得知不從即射殺 運鈔車搶案未得逞先被逮

文|傅崇琛    攝影|攝影組    繪圖|欒昀茜、林媛婷、鄭雅紋 
張鎮棋(紅圈處)夥同共犯合謀搶劫運鈔車,沒想到連錢都沒看到就被逮捕。(翻攝東森新聞)
張鎮棋(紅圈處)夥同共犯合謀搶劫運鈔車,沒想到連錢都沒看到就被逮捕。(翻攝東森新聞)

好萊塢影星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關鍵報告》,講述美國政府利用「先知」系統讀取人類腦波,預先偵得犯罪企圖,在犯案前就由犯罪預防組織警察將其逮捕歸案。

類似情節2006年曾在台灣發生,只不過警方靠的並非科幻的先知系統,而是獲得當時在桃園擔任郵差的28歲男子張鎮棋南下買槍情資,監聽後,進一步得知張嫌將夥同友人搶劫運鈔車,警方立即與保全公司合作,派員藏匿於運鈔車中,更因掌握張嫌等人偷車時間,研判犯案時機進行圍捕,成功預先阻止張嫌等人的犯行!

時任桃園縣刑警大隊偵六隊隊長的呂芳逸,提到當年這件「準」運鈔車搶案,至今仍印象深刻,對於是否曾在犯罪行為發生前,就先將嫌疑人逮捕歸案的經驗?他笑笑說:「我個人之前的偵辦經驗是沒有過啦!」

專案小組成員之一的呂芳逸表示,監聽時已得知張嫌等人有開槍傷人的打算。
專案小組成員之一的呂芳逸表示,監聽時已得知張嫌等人有開槍傷人的打算。

 

行搶遇反抗 開槍不留情

呂芳逸進一步解釋:「對偵辦刑案來講,這種手法叫誘捕偵查,因為我們沒辦法證明張嫌是不是真的有買到槍,都是監聽到他自己講的而已,這樣並不構成犯罪,所以我們也沒辦法立即行動,只能等他『著手』(犯案)。」

「所謂著手,就是他依計畫出現在犯罪現場,並掌握同夥前1天偷了2部機車藏在附近,疑似準備犯案之用,等行為已實際進入犯罪階段,才動手抓人。」呂芳逸坦承警方行動之前,其實相當忐忑,別說是搶運鈔車,萬一張嫌等人身上連槍都沒有,動員大批警力抓到的可能就只是偷車賊!

專案小組在張嫌及共犯身上,查獲2把改造手槍、多枚子彈及電擊棒。(翻攝東森新聞)
專案小組在張嫌及共犯身上,查獲2把改造手槍、多枚子彈及電擊棒。(翻攝東森新聞)
警方在球場外圍捕張鎮棋等人時,張嫌一度欲開槍拒捕,而遭壓制在地。(警方提供)
警方在球場外圍捕張鎮棋等人時,張嫌一度欲開槍拒捕,而遭壓制在地。(警方提供)

「不過因為在監控過程中,張嫌等人有提到,只要一遇到保全員反抗,就開槍警告,必要時直接射殺,承辦檢察官認為若等他們動手再抓人,萬一真有槍,恐怕會出現死傷,因此下令只要看到人就直接逮捕,畢竟人命跟治安不能拿來賭!」呂芳逸回憶說。

 

為卡債娶妻 四魯蛇齊聚

此案起於2006年7月,刑事局偵四隊與高雄市警局三民二分局聯手,偵辦以蔡姓男子為首的槍械走私販賣集團,搜證過程中意外得知在桃園擔任郵差的張鎮棋,透過與蔡為屏東同鄉的關係,向蔡收購槍械,並表示要用來搶奪金融機構。

由於事關重大,專案小組立刻通報桃園縣刑警大隊支援,並報請檢察官指揮監控張男行蹤。呂芳逸表示:「我們當時就先申請上線監聽張男,發現他有聯絡一些朋友,言談中有討論到因為欠了很多卡債,想要做一票賺一筆錢,甚至提及已經有人在中部地區幹了一票,拿到2、30萬元。」

檢警調查,張男找來因想娶越南新娘但缺錢的楊嫌合作,另名俞嫌則因牽線友人向地下錢莊借錢,結果友人借了上百萬元之後落跑,地下錢莊找上門要他替朋友還債,逼不得已只好加入張男的犯罪行列,至於另一名李嫌也因負債累累,而被張男拉攏。

行動當天專案小組請來保全公司研議,派員警在車廂內當「暗樁」埋伏。
行動當天專案小組請來保全公司研議,派員警在車廂內當「暗樁」埋伏。

呂芳逸說:「據我們觀察,這些人都沒什麼正常工作,張男下班後會約他們到桃園各地的泡沫紅茶店或公園討論犯案細節,休假也會聚在一起討論,我們派人在旁邊偷聽,藉此掌握所有人的代步工具,嚴密監控他們的行蹤。」

 

運鈔車增班 警變裝誘敵

「案發前大概2個禮拜,我們發現犯嫌已經在討論探勘犯罪地點,跟監2、3次後,得知他們都是去龜山附近的台北高爾夫球場,甚至還在現場模擬犯案過程,這才確定他們是要搶球場的運鈔車。」呂芳逸表示。

因台北球場是運鈔車最後一站,張嫌等人認為車上現金應頗為可觀才鎖定目標。(翻攝台北高爾夫俱樂部官網)
因台北球場是運鈔車最後一站,張嫌等人認為車上現金應頗為可觀才鎖定目標。(翻攝台北高爾夫俱樂部官網)

更讓專案小組震驚的是,透過監聽得知,搶劫計畫由楊嫌負責開車接應,其他三人則騎乘偷來的機車尾隨,打算趁運鈔車上的保全員下車之際,由張嫌先持槍射擊駕駛腳部,並直接將運鈔車開走,俞嫌則持槍遏止其他保全員,若有不從立即射殺!

得知犯罪計畫後,警方商請保全公司派出具防彈功能的運鈔車當餌進行誘捕。(翻攝東森新聞)
得知犯罪計畫後,警方商請保全公司派出具防彈功能的運鈔車當餌進行誘捕。(翻攝東森新聞)

因無法確定張嫌等人確切的犯案時間,加上只靠監控恐無法完全掌握犯嫌等人行蹤,專案小組與檢察官商量後,決定用「誘捕」的方式請張嫌等人「入甕」,因此破天荒地找上負責球場運鈔業務的台灣保全公司合作。

原本台灣保全的運鈔車並非每天都到台北高爾夫球場收錢,而是1週只去4趟,專案小組確定張嫌等人犯案目標後,便請保全公司每晚6點到6點半之間,固定開一班有防彈功能的運鈔車到球場收錢,以免歹徒另尋其他目標,反而難以掌控。

專案小組掌握張嫌等人偷機車的資訊,準確研判其犯案時間,才能一舉成擒。(翻攝東森新聞)
專案小組掌握張嫌等人偷機車的資訊,準確研判其犯案時間,才能一舉成擒。(翻攝東森新聞)

 

偷機車洩蹤 入甕進法網

專案小組掌握12月22日晚間,楊嫌等人在長庚醫院附近偷了2台機車,並藏在球場附近一處閒置的倉庫旁,研判張嫌等人應準備於隔日動手行搶,旋即在23日早上找來保全公司研議,安排2名員警在車廂內當「暗樁」,除隨時回報車輛位置外,也可保護車上保全員的安全。

張鎮棋等人頭戴安全帽持槍埋伏在台北高爾夫球場外,殊不知犯罪計畫早被警方掌握。
張鎮棋等人頭戴安全帽持槍埋伏在台北高爾夫球場外,殊不知犯罪計畫早被警方掌握。

專案小組更要求運鈔車保全員抵達球場後不要下車,萬一張嫌等人動手行搶,還可利用運鈔車的防彈功能抵擋,以便爭取警方圍捕的時間。

當天晚間6點15分,專案小組在鄰近的林口交流道,發現開車等待接應張嫌等人的楊嫌,立即一擁而上,控制楊嫌的行動。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自東森新聞)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自東森新聞)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自東森新聞)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自東森新聞)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畫面)
俞姓、楊姓、李姓等人皆因遇到經濟或債務問題,而成為張嫌的犯罪共犯。(翻攝畫面)

10分鐘後,專案小組人員又發現張嫌等3人分乘偷來的2部機車,戴著全罩式安全帽及口罩,全身黑衣埋伏在高爾夫球場對面的樹叢內,立即通報員警動員圍捕。

張嫌等4人到案後,對相關犯罪計畫坦承不諱,更透露其實前一天就打算動手,但因運鈔車抵達前還沒偷到機車,才延遲一天犯案。沒想到偷機車這件事,卻成為專案小組掌握他們犯案時間的關鍵,創下國內罕見的「犯罪預防」案例,只能說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最佳寫照!

更新時間|2019.10.04 11: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