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11.17 13:30

【全文】走出牢獄入圍金馬 張作驥影像自剖敬母親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影音|洪偉韜 林雅菁
導演張作驥(左)與呂雪鳳(右)3度在大銀幕合作,新片中重要的母親角色更是為呂雪鳳量身打造。 
導演張作驥(左)與呂雪鳳(右)3度在大銀幕合作,新片中重要的母親角色更是為呂雪鳳量身打造。 

曾2度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導演張作驥,走過牢獄沉潛推出的第9部長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獲邀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他與演員呂雪鳳也以該片分別入圍金馬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

張作驥在片中融入更生人重回社會、失智照護、母子情結等親身經歷,藉影像自剖療傷。電影也因他堅持創作自主,身兼導演、編劇、美術、剪輯及音效等職,個人色彩更強烈。

「母親」向來是張作驥電影的重要命題,《當愛來的時候》影射他對母愛束縛的反抗、《醉.生夢死》反映入獄前對母親來日無多的憂懼,新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以下簡稱《陌生人》)則是向母親的致敬與告別。

張作驥將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等狀況轉化為《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情節。(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張作驥將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等狀況轉化為《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情節。(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編導後製一手包 張作驥
  1. 1961年12月26日出生於嘉義
  2. 學歷:文化大學戲劇系影視組畢業
  3. 重要得獎紀錄:
    • 2015年《醉.生夢死》金馬獎最佳剪輯、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
    • 2011年國家文藝獎電影類得主
    • 2010年《當愛來的時候》金馬獎最佳影片
    • 2002年《美麗時光》金馬獎最佳影片
    • 1999年《黑暗之光》東京影展最佳影片、金馬獎評審團大獎、最佳原著劇本
    • 1996年《忠仔》釜山影展評審團特別推薦獎、鐵撒隆尼卡影展最佳導演

因性侵案服刑的2年4個多月期間,有一天張作驥讀到蘇軾〈定風波〉,「那首詞寫到『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我忽然覺得應該寫東西,但剎那間我對母親、家人,感覺空白,所以想寫關於『記憶』的題材。」身繫囹圄的他,構思一個失智症的角色,只是沒想到出獄不久,高齡近90的母親竟罹患同樣的病症。

恢復自由身後,張作驥原想盡速開拍新片,但他身為獨生子,在籌拍工作與照顧母親間兩頭奔忙,後來更因母親病情嚴重,不得不中斷半年。

母親去世後,張作驥重新修改劇本,並在去年夏天開拍《陌生人》。片中重要的母親角色一開始就是為演員呂雪鳳量身打造,她曾以張作驥電影《醉.生夢死》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在新片中則飾演照顧失智丈夫與年幼外孫的歌仔戲團員。但張作驥只簡單告知呂雪鳳角色背景,每場戲演出前她才知道接下來的劇情。

呂雪鳳(左)因《醉‧生夢死》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呂雪鳳(左)因《醉‧生夢死》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演《醉.生夢死》時,導演讓呂雪鳳準備的是「驚恐」,這次則是「慌」。

呂雪鳳透露,「演《醉.生夢死》時,導演讓我準備的是『驚恐』。他很成功,因為他內心對母親死亡的恐懼,也造成我很大的恐懼。這次對我來講,則是『慌』。拍片狀況跟以前不大一樣,他釋出的訊息愈來愈少。以前拍完戲會說,哪裡可以稍微調整,這次他在玩魔法,你永遠不曉得他要什麼?」但張作驥解釋,「她在戲裡的狀態就應該這樣無助,她不能知道。」

雖然張作驥不與呂雪鳳討論表演,但她一到場景就能感受當下的氣氛。尤其此次,張作驥同時擔任美術指導,他將老家的家具搬來布置主角住家,連父母親泛黃的黑白照片都掛滿牆上。他坦言,拍攝《陌生人》時心情很複雜,因為片中不只有昔日家裡的陳設、家庭照片,有些呂雪鳳的對白還是母親說過的話,甚至母親的遺書也局部修改成為電影的一部分。

繼《醉.生夢死》之後,張作驥(左四)《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也在蟾蜍山、寶藏巖一帶拍攝,以此地山坡上的老舊房舍為主景。(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繼《醉.生夢死》之後,張作驥(左四)《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也在蟾蜍山、寶藏巖一帶拍攝,以此地山坡上的老舊房舍為主景。(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有一次拍攝劇中人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的戲,有些曾協助張作驥照顧母親的工作人員,在現場大哭、連攝影師都落淚,「只有我沒哭。但我內心其實很怪,好像時時刻刻拿刀戳自己。」

從第一部電影《忠仔》以來,張作驥都會要求飾演一家人的演員先住在一起、培養家庭氣氛。《陌生人》開拍前,只要時間能配合,他也希望呂雪鳳、張曉雄、李英銓等幾位主要演員到現場共同生活。大約1個月相處、排練後,自然產生默契。「一個地方像不像家庭,看吃飯就知道。」同桌吃飯幾次,就曉得誰愛吃什麼、怎麼夾菜,這讓當時10歲的演員李英銓更有安全感,也以自然的演技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電影部分場景在八斗子實地拍攝,並透過小演員李英銓的觀點呈現。(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電影部分場景在八斗子實地拍攝,並透過小演員李英銓的觀點呈現。(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5年前張作驥的《醉.生夢死》曾在蟾蜍山、寶藏巖取景,《陌生人》同樣以此地山坡上的老舊房舍為主景,重新整修。因當地分屬幾個公家單位所有,租借過程較複雜,後來透過台北市影委會協助順利借到。但張作驥希望原本獨特的聚落景觀更豐富,因此部分場景以特效將蟾蜍山景與八斗子海景合成,另創依山面海的寬廣視野。

獨立製片就應在創意上自由,也許做不到炫目大型特效,但可以做簡單的合成,把想像空間拉大。

張作驥曾在拍攝短片《一九四九穿過黑暗的火花》時,以特效合成創造戰火下的金門。他說,「獨立製片就應在創意上自由,我很想告訴年輕新導演,我們也許做不到炫目大型特效,但可以做簡單的合成,把想像空間拉大,只要有耐心,可以慢慢修。」只是特效合成場景拍攝較不方便,得拉上藍幕,影響到走位動線,有時素人演員無法在藍幕前憑空想像表演,還得盡量避免。

張作驥(左一)除了拍攝蟾蜍山獨特的聚落,也透過特效合成讓景觀更豐富。(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張作驥(左一)除了拍攝蟾蜍山獨特的聚落,也透過特效合成讓景觀更豐富。(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不過張作驥也指出,特效合成技術,最重要的是讓拍片場景沒有限制,可以把心中所想的畫面放在任何地方,不一定要花很多錢。片中特效處理均走寫實風格,「存在於無形」的技術,也入圍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

張作驥相信,沒有高額預算或非常專業的技術,就用自己的時間來換取空間。

《陌生人》預算三千多萬元,除了輔導金1,500萬元與製片高文宏籌到的6、700萬元,其餘約900萬元都由張作驥負擔。他本以為拍攝過程沒那麼困難,希望資金組成單純、自由度更高,所以婉拒一些投資者,但難度超過預期,為了自行周轉,連母親留下的遺產都幾乎用光。

《忠仔》是張作驥編導的第一部電影,他先行剪接8個月,再請廖慶松幫忙剪。(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忠仔》是張作驥編導的第一部電影,他先行剪接8個月,再請廖慶松幫忙剪。(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從找錢到拍片,張作驥都追求自主與完美,後期的剪接、音效工作也常由他一肩扛。當年《忠仔》因張作驥連NG片段都要重看,通常1個月可剪完,結果他剪了8個月,再請廖慶松幫忙剪。2007年張作驥編導電影《蝴蝶》之後,所有作品都親自操刀,並曾以《醉.生夢死》獲金馬獎最佳剪輯,《陌生人》剪接更耗時約1年。他相信,沒有高額預算或非常專業的技術,就用自己的時間來換取空間。

呂雪鳳(右)在片中細心照顧張曉雄(左)飾演的失智症丈夫。(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呂雪鳳(右)在片中細心照顧張曉雄(左)飾演的失智症丈夫。(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這次張作驥以《陌生人》回顧從《當愛來的時候》到《醉.生夢死》裡他對母親沉重糾結的情感,「想把該記憶的事,全部放到電影,一起留在歷史裡。」此後就不拍媽媽了嗎?他說,「還是會拍呀,但以後媽媽是搞笑的。」

張作驥(左)親自參與後期的剪接、音效工作。(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張作驥(左)親自參與後期的剪接、音效工作。(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更新時間|2019.11.17 17: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