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1.04 13:42

【全文】金鐘導演《黑熊來了》磨11年 麥覺明影像美學為保育發聲

文|陳立妍    攝影|楊兆元    影音|洪偉韜 余孟儒
麥覺明身兼導演、製作人、節目主持人多職,並以《MIT台灣誌》《繽紛台灣再發現》《MIT台灣誌》等節目榮獲5座金鐘獎肯定。
麥覺明身兼導演、製作人、節目主持人多職,並以《MIT台灣誌》《繽紛台灣再發現》《MIT台灣誌》等節目榮獲5座金鐘獎肯定。

台灣生態電影《黑熊來了》耗時11年拍攝,跋山涉水深入山林,詳實記錄長年致力於台灣黑熊保育、有「黑熊媽媽」之稱的黃美秀研究團隊,透過捕捉繫放的研究過程,拼湊出台灣黑熊的分布地圖。以行腳節目《MIT台灣誌》榮獲3座金鐘獎的製作人兼導演麥覺明,用影像呈現台灣獨特美景,以及人熊之間的深情守候,進一步探究台灣保育現況。

身兼導演、製作人、節目主持人多職的麥覺明,以《台灣古道誌》《繽紛台灣再發現》《MIT台灣誌》等節目斬獲5座金鐘獎,但大學就讀會計系、一畢業就任職會計事務所的他笑說,一頭栽進電視圈全是「因緣際會」 。

麥覺明於大學時擔任登山社社長,熱愛登山和戶外活動,曾在1995年入選台灣聖母峰遠征團隊。工作幾年後,麥覺明因衛視中文台《台灣探險隊》節目尋找具備豐富戶外專業的企劃人員規劃路線、確保登山安全,他毅然決然辭去會計經理的職務,加入《台灣探險隊》團隊,這個節目也開啟台灣行腳節目的風氣。

麥覺明熱愛登山及戶外活動,長期以影像記錄台灣山林之美。(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熱愛登山及戶外活動,長期以影像記錄台灣山林之美。(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長期關注台灣自然生態,台灣野山羊也是他鏡頭下的珍貴嬌客。(翻攝自MIT台灣誌臉書)
麥覺明長期關注台灣自然生態,台灣野山羊也是他鏡頭下的珍貴嬌客。(翻攝自MIT台灣誌臉書)

麥覺明說:「雖然當年對這行很陌生,但因為這份工作可與興趣結合,所以轉換跑道,之後也開始學習攝影、剪接。」2002年他自立門戶成立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因中視委託製作戶外節目,遂發想出記錄台灣人、事、物,以生態、風景為主題的社教節目《MIT台灣誌》,一做就是18年。

電視節目做久了,麥覺明也將觸角延伸至紀錄片,並承接林務局、國家公園的委託案,如林務局東勢林區委製的紀錄片《大雪山有熊森林》。聊起和台灣第一位進入深山繫放台灣黑熊的女性學者、台灣黑熊保育協會理事長黃美秀結緣的契機,麥覺明說兩人認識超過20年,從黃美秀仍是博士班學生、開始研究黑熊時,就曾主動登門拜訪她。

黃美秀研究團隊藉捕捉繫放台灣黑熊,拼湊出其分布狀況。(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黃美秀研究團隊藉捕捉繫放台灣黑熊,拼湊出其分布狀況。(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我跟黃美秀老師提議想拍攝『台灣黑熊』與研究團隊,黃老師當時主持的是國家公園的專案,沒有機會拍攝,但也因此機緣認識黃老師,彼此有了默契。」2014年,黃美秀重啟台灣黑熊捕捉繫放的計畫,欲調查台灣黑熊的分布地圖與狀況,麥覺明終於如願跟著黃美秀的研究團隊共同深入山林,開啟漫長的「尋熊之旅」。

 

電影排除殘忍血腥的部分,挑選適合闔家欣賞且富特色、代表性的畫面。

為什麼選擇拍攝台灣黑熊?麥覺明表示:「很多喜歡拍片或做節目的人,都會對這個神祕、夢幻的明星物種感到好奇,拍攝過程也是很大的挑戰。」

台灣黑熊神出鬼沒,畫面累積需長時間。麥覺明原預計在2016年推出電影《黑熊來了》,為積累更豐富的素材及故事,擴大影片的視野與格局,決定拉長拍攝時間,包括2018年轟動台灣的「南安小熊事件」與馬來熊的保育問題,都是後來加入的內容。

生態電影《黑熊來了》耗時11年拍攝,詳實紀錄台灣黑熊研究團隊照養、野放南安小熊的過程。(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生態電影《黑熊來了》耗時11年拍攝,詳實紀錄台灣黑熊研究團隊照養、野放南安小熊的過程。(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如何將眾多素材去蕪存菁為兩小時的電影?麥覺明排除較殘忍血腥的部分,挑選適合闔家欣賞且富特色、代表性的畫面,以「艱辛的研究及拍攝過程」「黑熊捕捉繫放」「大雪山尋熊」「赴印尼婆羅洲拍攝馬來熊」「南安小熊照養野放」等主題作為電影重心;並邀請歌手陳昇編曲、演唱主題曲〈Tapushuuan帶小熊回家〉,旁白則由陳綺貞擔任。

《黑熊來了》邀請嗓音柔美自然的陳綺貞擔任電影旁白。(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黑熊來了》邀請嗓音柔美自然的陳綺貞擔任電影旁白。(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事必躬親,從拍攝到初步剪接多由他及工作室同仁完成。

長時間記錄黑熊導致電影拍攝成本不斷增加,製作費粗估超過3000萬元。麥覺明坦言:「前往馬來西亞、婆羅洲拍攝都需要大筆資金,在當地申請拍攝許可也需費用。除了自己的資金,剛開始是找親朋好友幫忙,還有一些合作企業贊助。」其中,長年贊助公益活動的玉山銀行與玉山文教基金會為主要資金來源,電影亦獲全聯福利中心、TPK天來文化藝術基金會資助。

神祕的台灣黑熊對拍攝團隊極具吸引力,近距離拍攝更是一大挑戰。(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神祕的台灣黑熊對拍攝團隊極具吸引力,近距離拍攝更是一大挑戰。(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黑熊來了》拍攝團隊跟隨台灣黑熊研究團隊深入山林,每人背負超過20公斤行囊跋山涉水。(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黑熊來了》拍攝團隊跟隨台灣黑熊研究團隊深入山林,每人背負超過20公斤行囊跋山涉水。(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笑說:「決定把紀錄片做成電影的規格時,我也找電影行銷公司來聊。感覺做紀錄片的人好像都很慘烈,不是賣房子、就是抵押房子。那時候大家就想,目標是至少不要讓我賣房子。」為精省預算,麥覺明事必躬親,從拍攝到初步剪接多由他及工作室同仁完成,比較專業的調光、配樂則委外製作。

麥覺明(右)與「黑熊媽媽」黃美秀(左)相識逾20年,期盼藉《黑熊來了》喚醒大眾對台灣保育危機的認知。(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右)與「黑熊媽媽」黃美秀(左)相識逾20年,期盼藉《黑熊來了》喚醒大眾對台灣保育危機的認知。(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之所以選擇以電影而非電視的形式與觀眾見面,麥覺明指出,兩者的能量不同,議題、規格也不一樣,在行銷宣傳上,電影可能更有力量。麥覺明透露:「台灣的山椒魚也是目前一直在記錄的對象,也許拍到一段時間,有很完整的故事,可以再做成生態電影。」雖然生態議題目前在台灣不是這麼熱門,但麥覺明仍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報紙的頭條新聞,看到有關生態或環境的議題,並期盼藉由《黑熊來了》的上映,獲得大眾對保育及生態議題更多的關注。

熊熊遇見 麥覺明小檔案

1965年12月22日生於高雄

實踐大學會計學系畢業

獲獎經歷:

  • 2018年 《點亮臺灣之光,螢火蟲飛吧》美國休士頓影展 最佳生態紀錄片金獎
  • 2017年 《MIT台灣誌》金鐘獎 自然科學紀實節目主持人獎
  • 2013年 《MIT台灣誌》金鐘獎 行腳節目獎
  • 2008年 《MIT台灣誌》金鐘獎 非戲劇類節目導播(演)獎
  • 2007年 《繽紛台灣再發現》金鐘獎 綜合節目獎
  • 2006年 《台灣古道誌》金鐘獎 教育文化節目貢獻獎

更新時間|2019.12.30 23:0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