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20.03.11 06:28

【陳建仁專訪5】「我驚嚇到無與倫比」 一份報告讓他直呼比SARS更難纏

文|黃驛淵 劉榮    攝影|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建仁認為防疫的盾牌與劍是快篩工具及抗病毒藥物,國內已有初步成果,但須加速研發腳步。
陳建仁認為防疫的盾牌與劍是快篩工具及抗病毒藥物,國內已有初步成果,但須加速研發腳步。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疫情擴大,身為公衛專家的副總統陳建仁5日接受本刊專訪透露,武漢肺炎比起2003年的SARS,情況確實是相當嚴峻,因此台灣在疫情爆發初期也一直在問一個問題:輕症會不會傳染?直到看到中部一家醫院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刊登的研究報告,「說老實話,我們的驚嚇是無與倫比!」

陳建仁口中讓他「驚嚇到無與倫比」的報告,指的就是世界頂尖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在2月12日所刊登的〈台灣新型冠狀病毒本地傳播感染案例〉一文,該報告由台灣彰化基督教醫院急診醫學部團隊發表。

因應疫情,中國臨時建了14間方艙醫院(圖)收治輕症患者,隨患者陸續痊癒,至今已有11間休艙。(翻攝微博)
因應疫情,中國臨時建了14間方艙醫院(圖)收治輕症患者,隨患者陸續痊癒,至今已有11間休艙。(翻攝微博)
野味一直被中國認為是武漢肺炎可能的感染源頭,中國直到1月下旬才承認有人傳人現象。(翻攝網路)
野味一直被中國認為是武漢肺炎可能的感染源頭,中國直到1月下旬才承認有人傳人現象。(翻攝網路)

陳建仁說,SARS本身傳染較有限、致死率高,而武漢肺炎人對人的傳染力卻遠高於SARS病毒,因此感染者絕大部分都屬於輕症或沒有症狀,重症或死亡只占少數;而台灣在疫情爆發初期也一直在問一個問題:輕症會不會傳染?直到看到中部醫院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報告、以及指揮中心內部疫調的資料發現,確診病例的症狀即便很輕微也會傳染,「說老實話,我們的驚嚇是無與倫比」。

「現在還不是鬆懈的時候!」陳建仁說,他每天去教堂都祈禱,台灣當前的防疫工作可以備而不用,雖不曉得敵人何時要來,堡壘必須先做好,而不是敵人來了才築牆;一旦武漢肺炎流感化,抗疫的二隻腳就是醫療體系與武器,前者指要先準備醫學中心、應變醫院的能量,若病毒大規模傳播,屆時輕症需要隔離,重症再去醫院治療即可。

習近平(左)帶頭示範量「手腕溫」而非「額溫」的照片被瘋傳,網友猜測可能是忌諱「槍對腦門」的動作。(翻攝新華網)
習近平(左)帶頭示範量「手腕溫」而非「額溫」的照片被瘋傳,網友猜測可能是忌諱「槍對腦門」的動作。(翻攝新華網)

此外,「武器也要備妥。」陳建仁說,抗疫必須像羅馬武士一樣,要握有「盾牌跟劍」,盾牌是快篩工具,劍則是抗病毒藥物及疫苗,但現在只有「很重的盾牌」(中研院已開發出15分鐘快篩工具,但尚未量產),至於由美國吉立亞藥廠研發的瑞德西韋,除了在中國展開臨床實驗,台灣也將進行臨床實驗,他建議這些藥不能只給病危的人,也要給輕症的患者,因病人在醫院一待可能就是45天,吃藥後或許能縮短至5天就痊癒,兩者相比,防疫及醫護照顧就差了9倍,「重症用藥是救命,輕症用藥則對防疫有幫助。」

他並以2009年4月墨西哥發生H1N1流感為例,指當時台灣即因準備好快篩跟藥物,最後死亡率是全世界倒數第三,成績僅次日本跟比利時。台灣現階段在官民合作下已有藥物、疫苗的初步成果,但必須加快腳步研發這些「武器」,才能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更新時間|2020.03.10 23: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