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4.07 06:16

【瑞典不封城(上)】疫情當頭當局鎮定如常 專家跳腳:我們正走向大災難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國王花園櫻花盛開,吸引許多遊人前來。(東方IC)
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國王花園櫻花盛開,吸引許多遊人前來。(東方IC)

當前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新震央歐洲,在一片風聲鶴唳之中,瑞典無疑是個異數:學校、健身房和商店照常運作,邊界也依然維持開放;瑞典選擇不採取鎖國政策,以一貫的沉著鎮定應對疫情,然而,隨著當地確診病例與死亡人數攀升,越來越多專家對當局的泰然自若深深不以為然,他們憂心忡忡,說「當局正帶領我們走向大災難」。

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Malmö),《衛報》記者Derek Robertson說,一個春陽暖暖的週末,咖啡館的生意好極了,青少年一如往常團團圍坐,嘰嘰喳喳地聊天,附近還有幾位帶著嬰兒的母親;戶外,情侶手挽著手在陽光下散步,不見有人戴口罩。

Robertson寫道,推特上看到的盡是歐洲其他城市彷彿被遺棄、或者義大利出動軍用卡車運送死者的貼文,對照瑞典的若無事然,「感覺相當超現實」。

倒不是瑞典政府毫無作為,他們下令禁止人數超過50人的集會(3月27日之前上限為500人);年過70歲的長者,或生病的人應和他人保持社交距離,在家自我隔離;儘量在家工作;餐廳和酒吧的櫃台座位不再開放;這些預防性措施似乎已足以安撫瑞典民眾,令他們相信,義大利和西班牙那些驚悚的畫面不會在這裡上演。

瑞典總理勒文(Stefan Löfven)敦促國人行為要「像個成人」,不要散播「恐慌或謠言」。 可是,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瑞典科學界和醫界專家開始恐慌,日前逾2000位醫生、科學家和教授共同簽署了請願書,要求瑞典政府採取更嚴格的防堵措施。

全球最具威望的醫學院之一──卡羅林斯卡學院病毒免疫學教授Cecilia Söderberg-Nauclér說,「我們檢測得不夠、我們沒有追蹤、隔離措施也不足,我們任由病毒擴散,他們正帶領我們走向大災難。」陳請人當中也包括諾貝爾基金會主席Carl-Henrik Heldin教授。

近來,斯德哥爾摩確診案例開始飆升,截止4月8日瑞典全國確診個案為7693人,死亡591人,光是週末期間確診人數就多了822人(瑞典人口約1000萬)。

面對呼籲當局封鎖首都斯德哥爾摩的聲浪越來越大,瑞典依然不為所動,持續以平靜的態度面對, 主導瑞典危機處理的首席流行病學家Anders Tegnell說,「確實有增加,但還不至於到令人如坐針氈的地步,當然,我們正進入未來幾週病例將大幅增加的階段,會有更多人住進加護病房,但這和其他國家沒什麼不同,沒有任何地方有辦法大幅讓病毒蔓延速度慢下來。」

瑞典的近鄰──丹麥、芬蘭和挪威幾週前已紛紛下達封鎖令,關閉學校、公司行號和邊界。即使瑞典公共衛生署已提出警告,最糟的還在後頭,斯德哥爾摩當局仍不願採取激進的封城手段。Tegnell說,「採取這種策略會讓整個體系疲乏,你不可能維持鎖國數月之久,這是不可能的事。」

截至4月2日,瑞典的確診人數在北歐國家中僅次於挪威,死亡人數則是最高。

Tegnell主張瑞典採取緩解策略:讓病毒緩慢地蔓延,不至於讓醫療體系潰堤。

不過,病毒學家Björn Olsen不認為瑞典人口會如同衛生署的預測般快速產生免疫力,他說這可能得耗上一年多,也懷疑溫暖的夏季來臨後感染率就會下降。

或許到頭來封城終究無可避免,卡羅林斯卡學院病毒免疫學教授Cecilia Söderberg-Nauclér說,「政府認為他們阻擋不了,乾脆決定放手讓民眾死亡,他們不肯聆聽我們提出的科學數據,而是盲目地相信公共衛生署,但他們的數據疲弱,簡直令人難堪。」

「我們已經開始看到病例翻倍的速度比義大利更快的跡象,斯德哥爾摩很快會出現加護病房嚴重短缺的情況,他們不明白,到那時再採取行動就太遲了,這一切太危險了。」

於這類批評,Tegnell僅輕描淡寫地說,瑞典目前並未失控,「我們相信我們已經實施了最重要的措施,當然,我們可能必須做得更多,但還沒到那時候。」

資料來源:衛報 BBC

更新時間|2020.04.08 11: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