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6.01 07:15

疫情與西方之沒落(下)防疫無章法 戳破了「美國例外論」神話

文|謝樹寬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證明病毒不分國籍,「美國例外論」論據基礎更顯得薄弱。(東方IC)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證明病毒不分國籍,「美國例外論」論據基礎更顯得薄弱。(東方IC)

在美國的文化裡,長久以來因為歷史和地理的因素,自視為「天選的子民」,相信這個國家有著特殊的命運,巍然獨立於世界其他地區各種紛擾。

不過,美國這個全世界最富裕、最強大、科學最先進的國家,卻也是武漢肺炎疫情死亡數和病例數最高的國家。這種帶有先天優越感的「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也受到嚴厲的考驗。

《紐約時報》的作家薛斯勒(Jennifer Schuessler)在最近的評論文章提到,美國疫情的失控引發了關於公衛政策、社會不平等、及政黨政治等問題的辯論,不過它同時也衝擊到了美國人對歷史觀、價值觀、以及國家認同的重新認知。對一些人而言,疫情危機的嚴重性和政府荒腔走板的反應,大大動搖了他們對國家既有的概念。

一名66歲伊利諾州的退休工人在訪問中說,政府防疫缺乏準備讓他感覺「尷尬」,「在我的認知中,(對於疫情)我們應該是大棒一揮打出再見全壘打。因為這裡是美國,我們的自視甚高。」

美國人對疫情的反應,可能受政黨、世代、以及其他社會、文化上差異的影響。不過普遍看來,許多人同意這場危機讓他們心目中的美國形象大打折扣。

薛斯勒說,過去美國人經歷驚惶、混亂的危機時,往往可以從歷史上找尋一些安慰,從珍珠港事變到九一一恐怖攻擊,這些重大的挑戰可以看成是讓美國人變得更強大、更好、更團結的「美國故事」。同時它也強調了美國的特殊性,會遭受這些攻擊,是「因為我們是美國」。

不過這次病毒的攻擊,這種自我吹捧的敘事顯然已經無效。武漢肺炎的危機說明了病毒不分國籍。疫情的危機不只沒有凸顯美國的獨特性,反倒是顯露了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沒什麼不同——甚至做得更差。

薛斯勒提到,「美國例外論」雖然是個長期受到質疑的概念,不過在美國文化中根深蒂固,1630年溫斯洛普(John Winthrop)著名的演說,就宣告美國移民者將建立「山顛之城」,為世人所仰望。從二十世紀中到冷戰時代,這個想法更堅定了美國式民主優越性的信念。

基於歷史因素,美國人常自視為天選的子民。(網路截圖)
基於歷史因素,美國人常自視為天選的子民。(網路截圖)

薛斯勒說,這種唯我獨尊的想法近年來逐漸消散,另一方面,美國在世界其他國家的形象則是日趨低落。而美國在防疫工作的毫無章法,更加損害了美國在世界的地位。

一名紐約皇后區35歲的退伍軍人說,「雖然我們有許多的第一,我們的確診病例人數也是第一,原因是我們不聽從警告。我想全世界對美國未來會有不同的看法。」

參考資料:Korea Times, New York Times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